个人资料
正文

死棋: 一 天才的平常心

(2005-05-10 12:00:00) 下一个

天才的平常心

 

平常心,是围棋中的术语,所谓心中无胜负,乃是围棋中追求的一种最高境界。

 

唐浩是天才,他自己虽然还有点不好意思逢人就夸耀,他的太太,董彬彬,可是深信不疑,而且替他扬名。唐浩自然也不好驳妻子的面子。因为她说到了自己心坎上。不说他是名牌院校毕业的高才生,就拿个业余爱好---围棋来说吧,有几个人会的?可唐浩是业余五段!瞧瞧,这不就很说明问题了吗!不过,唐浩自己可从来没承认过他有多聪明,自己夸自己,多没味道 ,好像是自己比别人多长了一个脑袋似的。他不说,却更显得他聪敏,而且谦虚呢!唐浩觉得自己现在就有了这种平常心。

九十年代初,人们突然发现在忙碌完吃喝之外,自己有了好多闲暇时间,于是就想到了精神生活这个新鲜东西。晚上吃完饭,遛弯的人少了,看电视,听广播的人多了。因此,大人小孩都知道了女排,知道体操王子李宁。也就在这时候,由于陈祖德的自传体小说“超越自我”, 围棋几乎在一夜之间家喻户晓。聂卫平,马晓春,芮乃伟,江铸久……甚至日本的棋手小林光一加藤正夫韩国的李昌镐……这些名字天天挂在人们嘴上,不管懂不懂吧,人们都愿津津乐道,透着有学问不是!

彬彬也就在这个时候,每天中午的小说连续广播时间,和唐浩一起,在他们的饭厅兼卧室的宿舍兼新房里,听到了围棋是怎么回事---满楼道都是一个节目,容不得你不听!她不敢说很明白,可毕竟有了点概念。她很佩服陈祖德,知道下围棋是极费脑子的事情。彬彬可不愿意费着脑子,有这工夫,还不如看会电视呢!可是,从此她佩服了那些会下围棋的人,觉得他们的脑子一定很聪明,且不是一般的聪明。自己的丈夫,当然是属于高智商一类,即使不是大天才,也是中等以上天才。

唐浩喜欢下棋,多数时候是自己和自己下---不是他故意摆谱,实在是对手太少,故而英雄总是无用武之地,显得有点寂寞。有朋友来串门,经常看到唐浩一手里拿棋谱,一手拿着黑白子。神色凝重,不言不语。每当这个时候,彬彬都不敢打搅他,知道他在动脑筋。彬彬不懂围棋,有一次她拿起一本棋谱翻了一翻,什么定式呀,立,挂,靠,打,眼……好像挺神奇的,隐约觉得里面似乎包含着许多哲理。她看不大明白,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唐浩可以自己一下下好几个钟头。

可是,唐浩近来不大下棋了。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平常心”受到了刺激。这刺激来自他的大学同窗苏伟。苏伟是唐浩大学时宿舍里的老八,来自河南农村。个子小,不到一米六;其实他实际年龄不小,而且比唐浩还大一岁。可苏伟学习吧,说不上好,由于个头小,其貌也不扬,大学四年里,也没有得到女生的青睐。唐浩当时在宿舍里可是拔尖的,还参加过全国大学生围棋赛,拿了冠军呢。苏伟和他睡上下铺,对唐浩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整天形影不离。要不是后来彬彬来了,人们简直怀疑他们俩是不是同性恋。唐浩对苏伟也是挺照顾的。强国对弱小民族者施与同情和保护,不更显强国的优势吗?再说,俗话说的好:红花还得绿叶衬呢!            毕业的时候,苏伟很紧张,他就怕把他分回原籍老家,他和唐浩嘟囔说:“我可真不想回去呀!”唐浩于是劝他:“那你和我一起考研。”当时老师是建议唐浩靠研的,“不然太可惜!”这是指导老师的原话。唐浩也这么想。苏伟说:“不中(念二声)!”苏伟一急,家乡话就出来了,“你当然行了。我?我知道我几斤几两。考也不重中!”唐浩也知道苏伟不是念书的料,可看他一副可怜相,也蛮同情他的。不过心里想,就凭苏伟的成绩,十有八九得打回原籍。

            没想到分配的结果是苏伟留校任教!苏伟激动地告诉唐浩学校领导找他谈话的事情时,唐浩有些愕然。心说这小子哪辈子积的德,还真有造化。好在当时唐浩已经知道自己考上了研究生 ,所以也就没太理会。回到宿舍,他拿起了棋谱。唐浩在有心事的时候,就会自己和自己下一盘。平常心,唐浩默默告诫自己。可是,他觉得今天这些黑白子都象长了眼睛,在看自己,在嘲笑自己。他稍稍有点,就稍微有一点,酸溜溜,因为毕竟,没有人找他谈话。他瞪着它们,一颗黑子,一颗白子,走得很慢,很细,渐渐地,他恢复了平静。“‘先手得利’未必最后胜利”,他看到棋谱上写着这样一句话,他笑了。

            两年后,唐浩研究生也快毕业了,当时大学里的八个室友,已经有六个出了国。李嘉去了日本,詹炯和杨光辉去了美国,方一言去了新加坡,窦立明去了……反正不是英国就是比利时。只剩下他和苏伟。唐浩没有着急,他心里有底。他是希望导师能推荐他去,或者分在科学院也不错。所以他保持着他那颗平常心,耐心地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时机。

这一天终于来了。有一天导师把他找到办公室,认真地说:“唐浩,你品学兼优,学校准备……”刚一开头,唐浩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显得很是从容。给导师倒了杯水。导师接过水,满意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多慈祥啊,包含的是无限的关心和疼爱,唐浩这么觉得。他的嘴角已经向上翘起来了,觉得自己好像是要走到冠军领奖台上的运动员,就等着裁判宣布上台,而他,必定是向最高的台上走去。

可没想到导师接下来的话是:你品学兼优,学校准备发展你入党。然后,我准备推荐你去基层干两年,然后……

            唐浩以为自己听差了,等导师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嘴角就耷拉下来了,而且险些跳起来。他把眉毛竖起老高,瞪着导师半天,心里那个冠军从高台上掉下来。他鼓着嘴,喉咙里咕哝了着,咽了口唾沫,终于没有和导师撕破脸。他说,老师,我要考虑考虑,今天我有点头疼。

回到家,唐浩心情糟透了。这时候,彬彬回来,带回苏伟的信,说他要出国了,是公派,去瑞士。唐浩“啪”把信摔到了地上,吓了彬彬一跳,看到唐浩脸通红,以为出了什么事。唐浩的平常心此时早已跑到九霄云外里了。他只觉得十二分的不平衡。怎么?就凭苏伟那小子,什么好事都让他捞上了!

唐浩拿出他的围棋,一心一意地下起来。彬彬知道,如今,唐浩只有在做重大决策的时候才下棋。她知道每次下完棋,唐浩的心情就会好。不过,彬彬不知道,这次唐浩的心,却从此再不会平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苏伟可能走通了路子,唐浩也在那儿志在必得的傻等,智商高情商低,在社会上混岂是全凭所谓的学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