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林黛: 陽臺上的鴿子

(2004-07-17 00:11:42) 下一个
陽臺上的鴿子 鳳凰城 林黛 我居住的公寓是三層樓建築﹐均為一室一廳﹐有前後陽臺﹐與客廳相連的是前陽臺﹐與臥室相連的是後陽臺。從前陽臺可以遙望馬路對面的社區學院﹐從後陽臺則可以看到公寓的大門及停車場。我偶而會到前陽臺上去站一站﹐看看綠綠的樹青青的草和艷艷的花﹐後陽臺則很少光顧﹐只是偶而往陽臺的大壁櫥中放一些不太常用的雜物。因為住在頂層﹐時常會有鴿子落在後陽臺休息﹐“咕﹐咕﹐咕”的叫聲不絕于耳﹐天長日久﹐在陽臺的避風拐角建了一個鴿子窩。 一天﹐意外地發現一只灰鴿子在鴿子窩裡靜靜地臥着﹐她在孵蛋呢。蛋共有兩只﹐幾天後﹐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一隻蛋落在了窩的外面﹐彈殼裂了露出了濃濃的蛋黃﹐那只未來的鴿子媽媽則耐心地孵育着僅剩下的那一只蛋。終於到了日子﹐只見那只鴿子在離窩不到一米左右的地方來回踱着步子﹐眼睛裡充滿期待地盯着那只蛋。我站在玻璃窗的後面也緊張地盯着那只蛋﹐我希望我能看到小鴿子破殼而出的壯觀情景﹐可是鴿子窩裡的蛋卻沒有任何動靜。那只鴿子漸漸不安起來﹐來回移動的步子也亂了﹐小腦袋略顯神經質地來回扭動着﹐眼睛裡流露出不解的神情﹐似乎在問﹕“怎麼我的小寶寶還不出來呀﹖”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徹底失望了的鴿子媽媽放棄了等待﹐飛走了﹐我也轉身離開了。陽臺的拐角只留下拿到鴿子窩﹐窩中留下的是那個經過了孵化期卻沒有蘊育出小鴿子的蛋﹐窩的旁邊是那只蛋黃已流出殼的蛋。很久很久﹐這是我陽臺上的一幅靜物寫生。 可憐的鴿子﹐可憐的我的陽臺。 春風送暖﹐鬥轉星移﹐又有一隻灰鴿子在原已破敗的鴿子窩裡孵蛋了﹐我的陽臺又恢復了生機﹐我的心中也多了一份牽掛。每天早晨睜開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鴿子﹐每天下班回家後﹐如果天還沒有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還是看鴿子。鴿子好乖﹐她總是靜靜地臥在那裡﹐只是有時會把頭支撐在牆的拐角。 大約過了十多天吧﹐我終於看到了小鴿子﹐是兩只﹐全是均是棕黃色的絨毛﹐一點兒也不象他們的媽媽。雖然我錯過了小鴿子的破殼而出﹐卻絲毫也沒有減輕我心中由衷的喜悅。恭喜你了﹐鴿子媽媽。 小鴿子的出世並沒有減輕鴿子媽媽的負擔﹐她仍然日夜不息地守候在孩子們的身邊﹐把他們護在自己的羽下﹐遮擋着夜半的涼意和正午的暑氣。 一次我不小心碰響了窗戶﹐驚飛了鴿子媽媽﹐可是僅僅不到四十秒鐘﹐她就飛了回來站在了陽臺的扶手上﹐眼睛盯着我的窗子﹐嘴裡發出“嗚﹐嗚”的叫聲﹐象及了狼嚎﹐只是不如狼嚎那麼高亢那麼久遠吧了。她在威脅我呢。 鴿子媽媽﹐您多慮了﹐我不想打擾您﹐更不會傷害您的孩子的﹐您難道沒有注意到嗎﹐只從您住進我的陽臺後﹐我再沒有打開通往陽臺的門嗎﹖在我的心中這陽臺已不屬於我﹐它已屬於您和您的孩子了。 小鴿子在漸漸長大﹐鴿子媽媽已不能象先前一樣臥在那裡﹐她需要半跪着才不會壓着孩子而且還會給他們以溫暖﹐略知武功的人都知道這種馬步蹲檔式最累了﹐而鴿子媽媽正是這樣看護着她的孩子。 小鴿子好幸福﹐鴿子媽媽好辛苦。 小鴿子的毛變成灰色的了﹐鴿子媽媽不需要時時守在他們身邊了﹐大多數的時候﹐窩裡只剩下兩個小傢伙甜甜地睡着。 小鴿子可以站起來了﹐他們瞪着圓圓的眼睛大量着這個新奇的世界。小鴿子可以步出窩外散步了﹐我窗臺上的動靜驚動了他們時﹐他們會立即跑回窩中﹐他們知道﹐窩就是他們最安全最溫暖的地方。 小鴿子翅膀長硬了﹐他們神氣活現地出現在了陽臺的扶手上﹐仿彿在驕傲地象整個世界宣佈﹕我們可以飛了。 是的﹐你們可以飛了﹐天空屬於你們﹐太陽屬於你們﹐未來屬於你們。 悠揚的歌聲從東方傳來﹕“鴿子啊﹐在藍天上翱翔﹐帶上我慇切的希望﹐我的心永遠伴隨着你﹐飛向遠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