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文 章: 夏日里,让我们野营去

(2004-04-04 10:47:03) 下一个
夏日里,让我们野营去                 ·文 章·   学期结束,上小学四年级的儿子拿回在学校做的作业,有一个问题是:你的FAMILY FUN是什么?他的回答是:看电视。这电视当然不是电视节目里永远演不完的肥皂剧,而是国内带来的中文电视连续剧。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短至七八集,长达二、三十集的电视连续剧不知不觉中成了周末一家人在一起的重要消遣。尽管这样,对儿子的回答我还是很吃惊,记得二年级时老师问过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是:野营。于是我问他,咱们家的FAMILY FUN不是野营吗?他说,已经好久没野营了。我这才记起近两年一到暑假就忙回国省亲,野营这个项目就被合理地挤出了日程表。看来,该去重温一下餐风饮露的滋味了。   翻出帐篷、气垫,被子打包,捎上三副折叠椅,又采购了一大盒方便面、土豆片、巧克力,外加可乐、果汁、矿泉水,防晒油、驱蚊露,塞了整整一车厢。平时不让吃的零食,度假期间全部开戒。儿子乐得手舞足蹈,说我都等不及了。一放假,一家三口就开着那辆黑色丰田吉普像脱缰的野马窜上了401高速公路。   营地   一路上仔细翻阅营地(CAMP GROUND)介绍的小册子,发现尽管措辞有异,有实话实说的,也有极富煽动性的,实则万变不离其宗。露营地的硬件包括地点,面积,交通便利情况,软件包括淋浴系统,水电服务,小卖部规模,娱乐设施等等,描述可谓面面俱到。等到真的住进去,才发现隐藏在这些干巴巴的名词、数字后面的内容才更生动呢。   魁北克北部JARQUE-CARTIER国家公园的营地位于群山环绕之中。参天的古树诉说着法国人占领印第安人居住地后又被英国人驱赶,最终固守这一片风景优美资源丰富的土地的历史。从营地走出不到两百米就是一个镜泊小湖,走过湖面的木桥就来到了山脚下。沿着山间的泉水攀援而上可以一直寻到水的源头。论环境和自然风光这里堪称露营地中的极品。遗憾的是,洗漱条件非常一般,这么大的营地只有一处规模中等的厕所和冲凉房,在早晨和晚上的高峰时间绝对是供不应求的。   与此截然不同的是离市区比较近的KOA露营区(QUEBEC CITY KOA)。KOA是一个很大的泛美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的许多旅游城市都有它的领地。刚到那里时我们比较失望,眼前是一大片草地,营地之间由几撮灌木丛分隔开来,连棵像样的大树都没有。加上到达时天色已近黄昏,等到我们手忙脚乱地把帐篷支好,营地已是一片黑暗了。这时气温也降了下来,很有点凄惨的味道。但当我拿着洗漱用具走进洗手间时,眼前一亮,阴郁的情绪顿时一扫而光。这里宽敞明亮,整洁温暖,贴瓷的墙壁上嵌着雅致的图案,连椭圆形的穿衣镜周围都贴有彩色碎玻璃组成的花边。野营地有如此讲究的洗手间实属罕见。而且热水充足,一天二十四小时供应。可以说KOA完善的服务和交通的便利大大弥补了环境上的不足。   渥太华南部BANK大街边的CAMP HITHER HILL也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这个拥有120个露营点的产业属于一对老年夫妇。下至秘书,上至经理他们俩全包了。注册以后拿到一个长方形的木牌,上面绑着一根绿色的橡皮筋,木牌上写着:蓝色星期一失效,红色星期二失效,绿色星期三失效……我们住到星期三所以是绿色。自己找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地点刚把帐篷支好,老太太开着车来了,看到我正企图把计算机电源插进对面拖车点的插座充电,马上拉长了脸说,你不能用这个电源,因为你没有付电钱。实际上她根本不用说这句话,因为那个插座是专为拖车用的,计算机电源根本就插不进去。我说我可以支付电钱,请问适合我的插座在哪儿?她答不出来,事实是她本来就没给帐篷地预备电源插座。我们刚把篝火盆里的垃圾拾掇进塑料袋,放在路边,老头又来了,说你们不能把垃圾袋放在路边。丈夫说这不是我们的垃圾,我们只不过帮着收拾好。老头叽哩咕噜罗嗦了半天才满脸怒气地走了。   晚上洗澡更让我们领教了主人的厉害。且不说几块木板钉成的到处透风的冲凉房有多简陋,就看看它的淋浴水头就知道这家人有多吝啬。水头没有开关,代替它的是一根从高高的淋头吊下来的细铁链。冲澡的时候你的一只手要使劲儿往下拉这个铁链,否则水流马上停止。所以平时习惯了的两手同时用的动作此时都用不上,这当然是很别扭的,尤其是洗头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碰上,我想象不出世上竟有如此缺德的装置。丈夫说这个动作让他联想到十七世纪时吊死的犯人。我记起这个营地的说明上自称提供友好的服务(FRIENDLY SERVICE),真是绝妙的讽刺。   尽管态度如此恶劣,来入住的人却络绎不绝。或许他们都是抱着和我们同样的想法,就是从这里去渥太华的各大旅游点非常方便。营地前的BANK大街一直开到头就是议会大厦广场——国庆节时的热点。物产丰富,餐馆林立的唐人街就在广场附近。参加完了庆典,再去中国餐馆大快朵颐一番不也是美事一桩?   这次行程中最让我们留连忘返的是位于千岛湖的1000 ISLANDS CAMPING RESORT。办理入住手续的地方实际上是个小小的杂货店,牛奶,面包,冰淇淋等常用品应有尽有。几个嘻嘻哈哈的年轻人在柜台后面打情骂俏,气氛轻松愉快。自报家门后,为首的一个胖胖的小伙子给我们一张线路图,又标上空着的露营点,说自己去挑吧。开车进去发现这里其实是一片树林,一棵棵环抱粗,树龄不会少于六、七年。树上甚至有供人栓绳子挂衣服的铁钉。大部份帐篷点是在树荫的遮盖下,凉爽宜人。一百四十多个摊位的营地设有两处洗手间和浴室。找了一个幽静的地儿支上帐篷,一直到第三天离开,再没有人来打扰过。我们充份享受了一次被人信任的感觉。   野趣   营地没有电灯,真正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电给人们带来的现代文明在这里消失了,一切都让位给原始自然。当人类不再把大块的时间花在电视机前,消磨在网上,就会发现一家人原来可以这么亲近。孩子们听着妈妈信口编的故事在爸爸的鼾声中甜甜地睡去。静谧中,生命有了它真实的含义。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树林,小鸟开始歌唱的时候,露营的人们睡眼惺忪,蓬头垢面地从各自的帐篷里钻出来了,草草洗漱完毕,再抹上这个油那个膏就各奔前程。有那好动的,天一亮就开车出去转悠,把附近的风景点给转个遍,一直到天擦黑才悉悉索索地回来拾掇睡觉。也有那喜静的,能一整天呆在营地不挪窝,任凭孩子们骑着自行车到处乱串。还有那静中有动的第三种人,营地有山的就去不慌不忙地爬山,营地有树的就去林中悠闲地散步,营地有湖的就去湖边怡然自得地钓鱼。   为了满足喜静人士的需要,露营点一般都提供娱乐设施。最普遍的是室外游泳池和运动。几乎所有的露营地都有室外游泳池,而且往往就设在入口处。看那一池瓦兰的清水,开了一天车满身臭汗的游人十有八九会禁不住诱惑束手就擒。   傍晚时分,太阳疲倦地拖着沉重的脚步一点点落下去,日头慢慢变得温柔了。这时候在树荫下坐了一天的第二类人开始活跃起来。他们换上泳装,拖儿带女直奔游泳池。运动场上也开始热闹起来,打排球的,玩篮球的,踢足球的,扔飞碟的,营地充满了孩子们的嘻笑声,一种叫做温磬的东西弥漫在空气中。   在千岛湖露营地,我们甚至发现了一个小高尔夫球场(MINI GOLF),儿子喜滋滋地拉我去玩,他挺耐心地教我还碎嘴唠叨地告诉我学校组织去玩过一次,每人只能玩半小时。这儿倒好,花一块钱在服务台借一根高尔夫球棒和球,想玩多久就玩多久。那两天,我们娘儿俩都是玩到看不见地上的洞了才回窝。   天黑了并不代表马上就得睡觉。想想原始人是怎么过的?没有电有火呀。对了,说的就是篝火。一般露营点都有烧火木头买,二到四块钱一大捆,足够烧一晚上的。而且每个帐篷地的野餐桌子旁还预备了铁皮圈上的烧火坑,只要木材不伸出坑外,一般不会引发森林火灾。所以夜幕降临的时候,家家帐篷前亮起了篝火。一家人围火而坐,火光映得一个个脸上红扑扑的。不知谁家在烤肉,香味随着晚风飘散开来,带来了家的感觉。我想这应算西式的“小桥,流水,人家,炊烟袅袅,风景这边独好”吧。   邻居   千岛湖营地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个露营点。好像我们前面零零星星的感动都不算数,上帝一定要让我们真真实实地感动一次。于是我们的邻居出现了。   刚住进来的时候,看到左边的摊位上有一辆野营车。这种车收起来也就一个拖车大小,挂在小车后面哪儿都能去。放开相当于一个一间卧室的房子,有一张床,还有炉子烤箱,小冰箱。比较讲究和有经济实力的人更愿意带着这个大家伙去野营,生活可以舒适一些,也文明一些。所以看到这个车,我们猜想邻居大概是个有钱而又有生活情趣的人,毕竟他没有去住旅馆。只是一整天这家的主人都没露面。虽说餐桌上铺着台布,专供纳凉用的纱帘帐篷也支得挺像那么回事。   直到第二天傍晚,他们回来了,是一对中年夫妇带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当时我们正在手忙脚乱地把气垫从车顶上往下卸,也没顾上跟他们打招呼。这个气垫是去年圣诞节时买的,这次是第一次派上用场。第一天,我们用自行车气筒给它打了快半个小时没见一点动静。后来丈夫自制了一个气门芯把它拖到加油站电动打气,问题总算解决了。可每次换地方时必须把气放掉才能放得进车里去,所以每到一处,都要拖它去加油站报到。这次报完到回来,被邻居看到了。他走过来对我们说,其实你们不用去加油站,有专门给气垫打气的小气筒,只要二十五加元就能买到,往汽车的点火按钮上一接,几分钟就好。下次我可以借你们。可惜这是我们的最后一站,才知道由于缺乏生活经验把这么多宝贵的时间花在该死的气垫上,实在是太晚了。   说着话天就黑了,儿子张罗着点篝火。小树林里树枝挺多,老公一高兴说咱们一野到底,自己拣树枝烧。没想到树枝太干,看上去一大堆,不一会儿就烧完了。又不想就此灭火,于是一家三口又准备分头去拣。正在这时,邻居抱着一大捆踞得整整齐齐的方木块来了。“来,用这个。”他把木块放在篝火旁,一边解释说这是他们装修地下室时剩的,现在总算派上用场了。还说这种木头木质密,能烧挺长时间呢。闲聊中知道他们来自KITCHENER,每年夏天都要来这个露营地过一段时间。他们甚至买了这个营地的会员资格,交两千块加元,随时都可以来。他还告诉我们,这条路上共有三个露营地,这个最好,另外两家,一家太脏,一家太闹。   聊了一会儿,邻居回去了。但他友好的施舍给我们心灵带来的冲击远远没有结束。作为一名旅居加拿大的中国人,由于求职不易,又缺乏稳定感,我们总是习惯更多地考虑自己,眼光所及之处除了家人,最多稍微拓宽一点到朋友便嘎然而止。什么时候我们有过注意那些可能需要我们帮助的陌生人呢?我发现十岁的儿子稚气的脸上也有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难道他和我一样在思考做人的道理?   ……   写完上面这些文字,拉过老公帮我把关。他一目十行,看完说你装腔作势唠叨半天,要我只有一句话,没钱找乐子。这句话还真提醒我了,野营的最大好处当然还是便宜。每天二十加元的费用和旅馆每晚一百二十加元的天价怎能相提并论呢。虽说有钱人也有好这一口的,野营确实是一种贫民文化。是啊,神造的东西都不要钱,人类赖以生存的阳光,空气,水,只管用就是了。回到自然,返朴归真或许就是百年之后人类的最终出路呢。 □ 寄自加拿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