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梦里不知身是客: 做个全职太太不容易

(2004-02-17 08:09:57) 下一个
做个全职太太不容易 梦里不知身是客 黄昏的时候,欣然做好了两菜一汤,又给宝宝洗了澡,到院子里给LILY花浇浇水,等老公回家吃饭。 今天有点奇怪,等了好久,老公才回来,一脸心事重重,坐下来吃饭。欣然想是加班累了吧,盛了两勺麻婆豆腐到他碗里,他不说话,却欲言又止的样子。半晌,他放下筷子说我们离婚吧。欣然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还是自己在做梦。然后他重复了一遍,说我写了一封信给你,你呆会到YAHOO收一下吧,说完便站起身走了。 欣然看了那封EMAIL,看了好几遍,根本回不神来,怔怔地对着电脑发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整个世界就变啦。他说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准备和她结婚。他已经对她没感觉了,现在也没什么共同语言,一潭死水的婚姻让他痛苦。这说离婚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就算没有她出现,他们关系的结束也是迟早的事。 天哪,以前他还说生活平静温馨哪,怎么现在变成一潭死水了?什么叫没共同语言,她文化又不是比他低,也是出身书香门第,知书达理。她本来是生化的PHD当博士后,后来有了孩子有点忙不过来,而老公年薪颇高,就索性不上班了,在家里料理生活带孩子。虽然放弃了工作,一开始在家有点闷,后来也能自得其乐了。看看港台日本,多少小女人都是这样的啊,相夫教子,侍弄花草,也是幸福的一生。当时也是老公让她回家的,而如今一旦变心,竟能端出这么多借口?他虽温文尔雅,从不和她吵架,但绝起情来竟也毫不含糊。 离了婚我该怎么办?欣然有点六神无主,不能想象现在的生活会被打破。她的不少大学女同学,恋爱都不太顺利,好多到现在都没出嫁呢,而她老公收入不错,房子车子都有,孩子活泼可爱都已经两岁了。大家都很羡慕她,她也以为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现在才知道生活中暗礁处处,不可能总是平静。这个家表面看来和乐融融,没想到实质空虚,不堪一击啊。 后来终于见到了情敌,她和欣然,及她同学圈子里的女人完全不是一个类型,风情跌宕,长得很象张柏芝。她是F2过来的,学历不高,据说刚和老公离婚,现在在餐馆做WAITRESS。那家餐馆在欣然老公的公司附近,他经常在那儿吃炒马面。欣然从来和妖媚的女人格格不入,她搞不清究竟是狐狸精先缠上来,还是老公自己迷了心窍。 痛定思痛,欣然反省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她辛苦经营起这个家,决不能把老公拱手让给其它女人。挽救自己的婚姻,不为她自己,也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两人闹离婚归闹离婚,欣然饭照做,老公每天也照吃不误。欣然想她虽比我漂亮,可她能做这么好吃的菜吗?会把家打理得这么妥贴吗?就凭这一点,也许还能把老公拉回来。 都说赢得男人的心,先要赢得他的胃。她的手艺一向不坏,现在开始要更上一层楼。欣然托朋友从国内给她带了不少菜谱,还天天上私房小菜向大厨们请教。欣然决不和老公大闹,她不动声色,每天给他好吃好喝,让他明白她才是对他最好的,要他回心转意。 欣然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做出的佳肴美不胜收,色香俱全。什么干烧鲈鱼,珍珠丸子,漂亮极了。她把照片传到BBS里,贴子的点击率每次都有上千,还经常被抓上网站首页。她每天翻花样,一个礼拜绝无重复,荦素搭配,营养合理,色香诱人。可是老公总是面无表情地吃饭,吃完了又是一声不吭地回到电脑前去。再后来他回来得越来越晚,有时还不回家。偶尔看到桌上留的饭,会叹口气说,这又何必呢。欣然经常守着饭桌,心里无比沮丧。 原来再好的厨艺还是不敌张柏芝的美貌啊。欣然不漂亮,从小被授之以艰苦朴素的教育,又一路在读书,对化妆打扮从来都不在意。后来又天天呆在家里,虽然三十还不到,可穿的衣服都挺过时。她从来就看不上花瓶,漂亮算什么本事,都是绣花枕头。而现在老公迷上的,居然就是从前最不以为然的女人。以前他多老实啊。还以为自己的老公不会和别的男人一样浅薄,好男人经得起考验不会变坏。原来都一样。 一天欣然做了山椒醉鸡翅和姜葱鱼腩煲,又一次苦等老公不回来,她于是上网解闷。私房小菜总是那么热闹,看看人家口水猪,快乐单身厨,都是单身吧,一个人还弄个几菜一汤开开心心,花花绿绿一桌子。也真是,众乐乐不如独乐乐,为什么非得做给别人吃才满足呢,一个人也要学会享受啊。于是,欣然举起筷子,大快朵颐。 虽然老公经常不回家,但是她的心情不再被老公左右了。欣然突然想通了,老公已经变了心,她作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劳,对他再好也是枉费心机。就算他愧疚又怎么样呢,破裂了的感情,就算弥合了也是有裂缝的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留着个人也不过是具空壳。这次给张柏芝迷上,下一次还不知道是谁呢。 欣然在BBS辛勤灌水,无心插柳,有家中文报纸看中她请她做生活版的编辑。她把宝宝送了全托,快乐地去上班了,她剪短了头发,换上了简洁的职业装。欣然确实不漂亮,但是清清爽爽的感觉,有点象吴倩莲。从前欣然最担心的是离婚带给孩子的阴影,现在她自信一个人也能带好孩子。孩子需要的是健康快乐的家庭,而不是貌合神离的父母。她打电话给老公,同意离婚。老公看见她焕然一新的形象,疑惑不已。 听说他和张柏芝最近有些不愉快,他以后幸福也好,后悔也好,都和欣然无关。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欣然只想梳理心情,重新出发。 艾克斯教授的传说 -- 在美国做医生的经历 小樵 初见艾教授是十多年前,在母校8楼阶梯教室。当时我是生理研究生,跟着导师搞肺循环缺氧。我们学校各所每届百十来研究生第一年都集中在8楼教室上大课。那时文革后不久,乍暖还寒,伟大领袖仍被挂在黑板上方,神采奕奕地关怀着同学们天天向上。在那间教室的讲台上,各科老师们弹掉身上的粉笔末,辛勤地给学生灌输知识。一年下来,终于让我们明白,美国原来是个科学发达,领先我们许多的地方。 所里开始常有西方来客,大多是老师们去过的实验室老板。每有学术报告,一楼外宾室总关着的磨砂玻璃门便透出灯光。做报告的外宾大都西服革履,宽条领带搭在大肚子上,营养过剩的红脸和脸上的金边眼镜一起在灯光下发亮。而我们中国的老师学生,无论从经济或精神上讲,还都只穿得起灰蓝的中山装。每去听讲,诚惶诚恐地想吸收些国外先进经验,然而往往却是灰心丧气地回来。学英语下功夫不少,听报告肯定能懂的一般只有Good morning 或是Good afternoon。 艾教授的报告被安排在8楼阶梯教室。海报贴出,演讲人是美国S总医院肺科主任,主持人则是我们大内科主任亲自出马。早听说在美国医生是不得了的身份,如今来个真人,还是大医院的主任,岂同小可。提前十几分钟到场,却只能在最后一排站着。 看见一个外国人站在那个熟悉的讲台上,颇令人耳目为之一新。 艾教授身材颀长,栗色短平头,脸庞清臞,微蹙的眉宇在深眼窝长鼻子上方聚集起一团的智慧和严肃。浅灰条粗白衬衣挽着袖子,领口敞开,精干利落,一身的学者风度。象所有好的演说家一样,教授对自己所讲的内容成竹在胸,报告字正腔圆,语调缓慢,务必争取让人听懂。而他讲的,竟然就是肺循环生理。 那是我第一次听懂英文报告,又是由众骛所驱的大人物用我怎么也学不好的美国口音讲我在搞的东西,心驰神往可想而知。讲到高潮处,艾教授身子微微前倾,两手伸出,缓缓地在空中比划着说,“就这样,肺淋巴液沿着一个静水压差向肺门汇集。”也许我的眼睛开始近视或有点散光,听着报告,分明见到主席像下教授头上,出现了一圈驱不散的光芒。我的思绪也就随之变作一滴肺淋巴液,随着艾教授的手势,缓缓地向着肺门流去。 十几年后,我录取到J大学S医学院作肺科临床研究生(fellow)。JS下属三大医院,其中之一,便是S总医院。没到之前,我便要求把我的门诊设在总医院,以便经常能见到自己尊为启蒙的教授,早晚面聆謦□。谁知艾教授已是半退休,每年只是春天 来上班,作一个月主治医生。FELLOWSHIP 七月开始,前边多半年竟没得见教授一面。好在学校政策给超一流大人物保留办公室,每次经过那间总关着的办公室,总不免要看看门上艾教授的名字,庶几排遣一下心头寻隐者不遇的怅惘。 到了JS大学才知道,艾教授乃是一个传说,崇拜者远不止一个中国学生。艾教授主持的大查房一定座无虚席,其它科的主任级医生都会来听。教授是世界领先的心血管所资深研究员,呼吸心肺许多领域都有涉足,且都有建树。他当过ATS主席。这ATS全名为美国胸腔学会,每次年会,世界各地心肺界精英参加者逾万。艾教授和另一肺科巨擘Y同为权威呼吸教科书的主编。这书上下两册,各有一块半砖头厚,已再版三次,肺科中人称之为XY。要想通过美国肺专科考试,这本大部头要基本烂熟心中。这部书一百多位作者,全都是肺科各门的顶尖级高手,一起会师在XY旗下。艾教授的权威,自是不在话下。 艾教授的传说还不止于学问和医道。他年轻时到LA作报告,与E女士触电。艾当时只是个襄教授,E女士却已是LA大报的得奖记者,且桃李无言,其下早已成蹊。艾教授不坐叹花落他家,请出6个月学术假,来LA大学作客座。结果不过3个多月,碧文丽山上的E女士便成了S湖畔的艾太太。好莱坞阵中名流如云,艾教授却能匹马单枪如入无人之境,虏美而归,子龙一身都是胆也。大抵人生知难而进,有志者事竟成矣。 二次见到艾教授是在ATS年会上,我已做了10个月的fellow。往年到会,是科研人员。此次前来,是临床医生。心中感觉,窃比作衣锦还乡。见到艾教授,以为他乡陡遇故知,心跳猛增大约在200次以上。不想艾教授听了我的自我介绍,眉毛稍稍一扬,自言自语似地说道:“他们今年从中国招了个人?”原来教授当年到中国讲学,完全没有启蒙的意思。 艾教授语气中不加掩饰或掩饰不住的惊讶,透露出他对JS乃至整个美国肺科领域前途与质量发自内心深处的忧虑。也是难怪,JS肺科一届6个fellow。我们这拨除我之外,其他5位简历加在一起,教育栏下,本科,医科,住院医三级训练,哈佛,杜克,JS大学,这几个字眼反复出现达10次以上。看了教授的反应,一盆凉水泼得我好生没趣之余,又深深为自己使景仰多年的教授焦心而内疚不已。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忍痛决定,让教授焦心固然很不应该,这个fellow我还得做下去。 接着在那个ATS会上一个大会发言之后,艾教授起来提问。他走到麦克风前,先自我介绍说,“X艾,来自巴黎。”艾教授夫妇退休后每年住在巴黎的时间超过美国,因此如此自称。可他这么说大概一点不怕被同胞斥为忘本,我听了却好象被什么人在脑后重重的一击。只觉得千里迢迢,千辛万苦,终于来到圣地,上帝却通知搬了家。那天晚上我在旅馆里独自凭窗,一番去国怀乡感慨过后,又非常为自己庆幸:那巴黎尚属可以向往之处,倘或教授选择住在津巴布维或厄瓜多尔等地,难道也去追随不成? 回到JS,再不敢也不想和艾教授套近乎。教授却记住了我。一次大查房开始前,他挂出一张X光胸片,点名叫我上台读片。告诉说看了片子,要说出病人的主诉。X光片将人体一部份整个投影在一个平面上,局限性很大。放射科医生读片的基本原则是要 知道病人主诉,然后到片子上寻找证据,作出诊断。教授反其道而行,显然是存心调侃。 片子上是典型二尖瓣狭窄继发肺水肿,增大的左心房和肺野中的KB线都非常明显。于是我报告,病人主诉心慌气促。艾教授板着脸说,主诉是发热。望着一屋子听众,我一下子惶然不知所措。知情的人却都笑了起来。原来这病人正是二尖瓣狭窄,这次发生细菌性心内膜炎,使原本代偿的心功能急性衰竭,从而发生肺水肿。但心内膜炎细菌感染发热本身是没法从片子上看出来的。 艾教授大约觉得孺子可教,他作ICU主治那个月,要我去作他的fellow。Fellow位置介于主治和住院医之间。新病人收住ICU,fellow要把住院医开的医嘱逐条过一遍。因为住院医是纯粹的受训练者,fellow则是有照的负责医生。这天傍晚收了一位PCP患 者。PCP是一种特殊的肺炎,几乎仅见于爱滋病人。PCP两大并发症是缺氧和气胸。这病人动脉氧分压只有40,比正常人静脉血还低。我带着住院医们做了气管插管,连上人工呼吸机。气管乃是人体最敏感部位,插管后必须用大剂量镇静剂,才能使病人自身呼吸和人工通气协调。 第二天艾教授查房,听完病例,讲起了气胸。PCP造成的肺损伤特征之一是形成许多薄壁的空腔,极易破裂,造成气胸。缺氧和气胸是一个极难处理的配对。改善缺氧要人工通气。但人工通气时,肺内由自然呼吸时的负压骤变为正压,这本身就极易造成气胸且不利于其吸收。S市是爱滋病发祥地,总医院则是与之对抗的大本营。十几年前,爱滋病还是头条新闻时,艾教授发表过一篇论文报告这种现像,影响很大。该文结论,决定给PCP病人气管插管时要格外慎重,因为死亡率达98%。绝大多数病人一旦插上管子,就此再没有机会说话。 讲完这些,艾教授指着病人身上连着的机器,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很可能是在浪费资源。” 看着仿佛沉睡中的病人,我没说话。十几年来,PCP治疗手段已有长足进展。何况,即使可能发生气胸,也不能不设法纠正缺氧。当然,教授所说不错,管理这种病人的人工通气一定要格外小心。 一周后,病人情况改观, 逐渐恢复呼吸功能。艾教授见到拔掉气管插管的病人,大为赞赏。他拍拍那病人的手向她表示祝贺。不想那病人听出教授的声音,睁开双眼,拼尽全力吼道,“我不要你作我的医生!‘浪费资源’、、、” 艾教授到底老到,微笑着转身走出病房。我带着住院医们跟着出来。紧跟在教授身后,我注意到他的头发已经斑白,丝丝白发在ICU的荧光灯下泛着星星点点的岁月痕迹。如今离得近了,美国的灯光又比中国亮,再加上我又戴上了眼镜,因此看东西清楚许多。一下子意识到,当年8楼教室的那个光环,有可能只是我的想象。 十几年时间,小孩子长大,青年人成熟,长者们老去。无论中国美国,所有的人原来都是同步,在世界各个角落各自找寻自己的位置。有的人的故事被别人传说,也有的人传说别人的故事。同一个故事对一个人意味着将来,对另个人却可能已代表着过去。听说评论别人的故事都无可厚非,要紧的是多少应该从中借鉴到自己。转眼间我自己也成了肺科医生,在地球这头开讲肺病肺生理。回想起我们的8楼教室,我数不清从许许多多的艾教授身上学来多少东西。于是明白,学问再大,人对未来充其量也只能估计。而且无论是谁,将来都不可避免地会成为过去。能作的大约是尽量把握自己,争取把自己未知的将来,变成值得回忆的过去。 ***************************************** 本文系网上文摘.请作者通过E-mail联系 bmnr@dreamschool.com . 谢谢! 北美女人创作群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