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爸妈在美生活趣闻

(2003-12-12 21:45:36) 下一个
爸妈在美生活趣闻 作者: 小风 爸妈早几年就退休在家,爸每日饮茶作诗,自得其乐的过着悠闲的生活。尽管我一再邀请他们来美国小住几月,但爸爸总是以年老需要安定来作推脱。两年多来由於忙我没能回家探望,妈思念我便滋生了美国之行的念头,爸爸戏称是“舍命陪夫人”终于到美国来走了一趟,短短几个月的团聚,给我留下了许多有趣的回忆。 (一)入关时的小插曲 爸妈决定来探亲后不巧正好在911事件过后没多久,整个美国人心惶惶,机场是重点检查场所之一。爸妈在国内也有所闻,於是作好了入关时被严格检查的准备。爸妈为人做事十分谨慎,也许是他们那一代人经历的太多,又或许是他们做了一辈子老师,凡事总是循规倒矩。他们小小的几个行李箱在出发之前被妈妈一遍遍的刷选,原本要带来的铁锅菜刀,和我特地要求的铁盒装的大白兔奶糖一律被抛了出去,他们担心金属制品容易被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他们的做事原则。 到洛杉矶接他们的那天,我早早就等在国际出口处,心中又兴奋又有些胆心他们经受不住长途飞行的劳累。渐渐出口处接机的人越来越少,却不见爸妈的人影,正在那里胡思乱想时看见爸妈推着行李一摇一晃的走出来,好像两人还在争吵似的。我急忙招呼他们。 “你爸真正是个老古板。”妈一看见我就向我抱怨起爸来。 “我们的箱子都没有查啊。”爸爸据理力争。 爸爸作好了入关时被打开行李箱检查的准备,没想那个海关检查人员挥挥手就让他们过去。妈妈反应灵敏,搬了箱子便要走,爸爸却制止妈妈说规定要检查的不可以违反了美国的制度,谁不晓得美国人最讲究法制。那个放他们通行的检查人员看爸妈争执还以为他们拿不动箱子,特地帮他们把行李从检查传送带上搬下放到行李车上。 “我还以为美国的官员只认法不认人。原来一样是以貌取人呀。”爸爸并没有因为检查官的宽容而欣慰,反而有点”忘恩负义”的大发牢骚。 “他怎么知道我的行李箱里没有炸弹毒品?” “我人虽老,难道就不可能是恐怖分子了?” 。。。。 爸爸一直到离开还念念不忘他入关是受到的“不公平”的待遇。 ( 二 ) 妈妈的语言天赋 妈妈很有语言天赋,这在我家是公认的。每次到外地探亲访友她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几句当地的方言与人沟通。记得以前有邻居从苏北来,妈妈没两天就能把“肉”发成“热”的音与他们谈家常; 也记得妈妈有一阵为评定职称学过英语,单词语法记了满满一本子。这次来美国之前,她还天天跟着电视上学英语九百句。 下班后我最爱看各种肥皂剧,妈妈来后每晚也会跟我一起在电视机前消磨时光。刚开始, 我都会把台词翻译给她听,慢慢的发现不用我的翻译妈妈也会在发笑之处笑得很开心。有时爸爸也来凑凑热闹。爸爸有很深的英文功底,只是没能一下适应美国人的发音,没想有些他没看懂的地方妈妈还会八九不离十的讲解出来。我们都惊叹妈妈的语言能力。只是真正了解妈妈的英文水准还是在我们到拉斯维加斯赌城游玩期间发生的一个小笑话。 几乎每个人到了拉斯维加斯都要进赌场拉拉老虎机试试运气。我们一家四口到了赌城参观完景点后便在住的旅馆里分道各拉各的老虎机,说好了玩一会在楼上房间见。等我在老虎机前尽兴后上楼时见爸妈已在房间内说笑,爸爸还一个劲的笑妈妈真会滥竽充数,很是惊奇。 原来妈妈玩厌了老虎机准备上楼时转身踩了一个美国中年人的脚, 妈妈用英文对她说了声“对不起”。巧的是上电梯时妈又遇上那人并给妈把了一下电梯的门,妈出於礼貌又用英文说句“谢谢”。中年妇人听妈妈讲了两句英文以为妈能听会说,就在电梯里跟妈闲聊起来。妈妈看她讲的起劲却不知其所云,只好对着她连连说“对不起”,搞的那个中年人满脸的疑惑。妈妈把这个笑话讲给我们听,还说她的发音一定比较正确,否则那个老外不会那么确信她能讲英文的。岂止是老外,我们都被妈妈蒙骗,以为她的英文有多好呢,原来只会谢谢和对不起。 爸妈探亲回国好久以后,每次听到谢谢和对不起,我都会想起妈妈和她的那个在电梯里的小小笑话。但至今不解的是妈妈既然只会听会讲两个英文单词,她怎么能看懂肥皂剧呢?看来她的猜测能力也不简单。 ( 三 )爸妈眼中的“怪象” 爸妈来到凤凰城时正好是这个沙漠城市中最美好的冬季时节。冬天的凤凰城早晚温差较大,但白天温和的阳光照在身上永远是暖洋洋的,根本没有丝毫过冬的意味。我特意选择了这个季节让爸妈来感受一下凤凰城的诱人之处。 爸妈一到凤凰城便被这里各种各样的仙人掌植物所吸引,从家里的后院可以看到远处山上耸立的大大小小的仙人掌,爸爸每天早晚都会在院子里坐上一会,抽烟,看山景。有一晚在饭桌上,爸爸说他在院中坐了这么多天,看了那么多天的仙人掌,发现美国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我以为爸爸一定发现了这里的仙人掌和他在自家阳台上种的仙人掌的不同之处。不想他说来了这么多天,他只在院子里听到邻居家的狗叫声,从来没有听到过人的声音,即使他们有时出去散步,走过一家又一家,也很少听到有人声传出,倒是狗叫声不断。爸总结这是他来美国后见到的“怪象”之一:美国的狗声多于人声。 家里附近的一条大街两旁种的都是桔子和柠檬树,高大粗壮,冬天正是桔子的时节,黄橙橙的长满枝头。我们每天从路上开过看着树开始结果,开始成熟,又看着成熟的桔子掉得满地也都习以为常了。好像在心中认为这路上的桔子是供人欣赏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摘着吃它们。有几次带着爸妈经过,他们看到满地的桔子叹惜那么好的东西白白糟蹋了。他们还以为美国人不爱吃桔子,后来在超市看到很多人买桔子的,又得出了他们看到的“怪象”之二: 桔子掉了满地无人捡,宁愿花钱买。虽然我给他们解释那路上的桔子树不属於个人的,路人当然不会随意去摘取,他们还是不能接受这浪费的现象。 我们安家在凤凰城的西北边,附近都是新开发的住宅区,一个个小区都有围墙围起来,小区有大有小,也各有名字。家的附近除了有一个加油站外,没有其它任何商店。买菜逛街都要开车出去。我们一周买一次菜,如果只去美国店,开车十分钟也到了。但去中国店,每次来回加上买菜的时间最快也要二个多小时。 对於住惯了城市的爸妈,我们在凤凰城的生活是及其的不方便。偶尔一次听妈妈在跟国内的姨妈通电话,说美国人真奇怪,宁愿多花汽油费,不住城市住郊区。又说其实美国也没有想象的那样好,这里的小区就象国内农村的村庄,不方便。妈还建议应该在每个小区里开个便民小杂货店。 爸妈住了三个月便急急忙忙想回家了,我们极力挽留。Y 问爸爸:“在女儿女婿家不是跟在自己家一样吗,都是自己人啊。” 爸爸回答:“自己人是没错,但就象打篮球,有主客场之分。” 听爸爸这么说,我们也不再勉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相聚的日子虽短,但回忆将是永恒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