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宝贝,放手 (三)

(2014-02-21 05:38:46) 下一个
六年前
自从陈沐的出现,女生们对他进行了细致的调查,原来他从加拿大来。法国有名的医药公司在加拿大设分部,他被录用,加入当地管理层。这次来法国培训一年。女孩子们有些失望,太不稳定,不靠普。谢菲菲暗自好笑,人家肯定有女朋友,你们操啥心。
一帮单身的男男女女,又互相看不上,倒是经常组织一些活动。滑冰,游泳,羽毛球,网球,乒乓球,卡拉ok,跳舞,聚餐,菲菲和小眉样样不拉。
陈沐也加入他们的行列, 他对每一个女生都很绅士。谢菲菲每次看到他都莫名地兴奋, 然而看到他平静的目光, 又有些失望,她相信他一定不是单身。 日子悄悄地过去, 转眼到了秋天, 她习惯了他的存在, 也习惯了远远望着他。
        
这一天一行人去打乒乓球, 菲菲和小眉是美女杀手组合, 她们俩单练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但联合起来, 一个善攻, 一个善守, 配合绝佳, 尤其是对阵男双, 男孩个个喜欢抽, 更容易出错。这不, 陈沐和大宋1:3败下阵来。两个女生双手对击,欢呼着绕场一周,然后喊着要男生请客, 她们俩一向这么混吃混喝。
大宋不服气, “你们俩就是强强联合, 又不是新招。有本事你们俩, 不, 菲菲, 你随便找个男的, 打羽毛球, 俩人对他一个,” 他一指陈沐。“如果过1, 是1分, 不是1个球。我请客。”
 谢菲菲倒真没怎么跟男生打羽毛球, 平时都是男生玩男生的, 女生玩女生的, 听说陈沐原来跟一个在中国当过省队教练的人学过一阵。但自己从小体队出身, 体能和反应都不错, 再加上一个打得好的男生, 怎么也不至于得不了1分吧。再看陈沐笃定的表情。“嘿, 见过吹牛的, 没见过这么吹牛的。把钱拍这儿, 下礼拜六见。”
        一周之间, 筹码增加不少, 男生竟然大都在陈沐一边。谢菲菲找了好几个男生,他们好像吃准要输, 大都不愿上, 好在还有为女色不要命的, 临上场一副誓死如归的表情, “我这是为美女丢面子, 万一拿一分, 你就得是我的, 归我一晚上也成。”
       “找抽, 好好打啊。”
        结果当然是和大家猜的结果没有出入, 一场下来, 谢菲菲二人全身湿透, 满脸通红, 上气不接下气, 也没拿着一分, 她气喘嘘嘘地承认:“确实靠技巧, 不服不行。”一边看客一哄而上:“罚酒,罚酒。”
        一行人来到酒吧, 菲菲难得漏了破绽, 那平时想追不敢追的, 追了没追上的, 硬上被甩巴掌的, 全都来了劲, 拿着各种不同的酒来哄。平时菲菲的酒量没的说, 但这天一来打球耗尽了体力, 二来也没吃什么垫底, 上来就喝, 没一会儿就开始招架不住了, 说话也越来越不利落, 最后被陈沐架出来,一下塞进车里。车一开, 谢菲菲感到天悬地转,一下没忍住全吐车上了。
        到了菲菲家, 他一把把她抱出来往楼上走。菲菲晕晕乎乎地,依然能感受陈沐有力的臂膀。她两臂紧紧圈住他,突然冒出一句“你肯定有人鱼线吧?”陈沐冲口而出“要验证一下吗?”说完就后悔了。菲菲抬起头,刚一张口,又一阵强烈的晕眩,一侧头,又吐了,还溅在陈沐的衣服上。她赶紧闭眼,紧紧靠在陈沐的胸口上。陈沐无奈地摇摇头“我就这么招你恶心?”
 
这天晚上,陈沐一夜未合眼。他从小随父母去加拿大,父亲早逝,母亲是个坚强的女人,一个人把他带大。他也很争气,学习从不用母亲操心。特殊的经历练就了他稳重的个性,他办事很少冲动,一定三思而行。他确实有个女朋友叫周晓莉。他们两家是多年的朋友,尤其在父亲过世后,周家给了他们很多帮助。两人长大后家里极力撮合,也就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周晓莉瘦瘦高高的,很标致,也很能干,人缘又好。陈沐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虽然平平淡淡的,但人生不就是这样才安稳吗?这两人也确实豋对,人人看着都羡慕。这次他来法国,周晓莉一点儿都不担心。她了解陈沐的性格,绝对信任他。他们说好等他回去就结婚。
可是,命运偏偏让他碰到了谢菲菲。
陈沐见到菲菲的第一眼,是那天滑雪的一个偶然,他倒也没有什么惊艳的感觉,倒是后来在大巴上,她的歌声嵌在了他的心里。他常常琢么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她是不是有过刻骨铭心的恋爱,歌声才会这样动人?他喜欢活动的时候远远地注视她,他喜欢她毛手毛脚大大咧咧的性格,他更喜欢她火辣辣的目光时不时地朝他这边扫来扫去。渐渐地,他越来越想靠近她,他克制着自己,可是越来越难。幸好还有两个月就该回加拿大了。
今天在酒吧,看着谢菲菲越来越不胜酒力,他暗暗着急。再后来,看着那些喝多了的男生肆无忌惮的目光,他就愈发觉得难以忍受,终于上前把她架出来。当她用手臂紧紧地圈住他,那一刻他真的要崩溃了,多亏她那一吐倒让他清醒了不少。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谢菲菲了。而且心中这股力量因为他强烈的压抑而变得火山岩浆般加速涌动,他必须在火山喷发之前离开。其实他的培训已经基本完成,他决定周一上班就和领导商量,提前离开。
 
陈沐刚迷迷糊糊地睡着,电话铃响了,竟然是菲菲无邪的声音:“对不起,昨天吐了你一车一身。”
“你还记得啊?”
“我请你吃午饭作为赔罪怎么样?你还没有幸尝过我的手艺呢。”
陈沐犹豫着,想想自己马上要走了,又有一丝淡淡的惆怅。“好吧,不许喝酒。”
“你求我都不喝。”
            到了菲菲家,桌上已经摆了一桌菜。看得出来她上了淡妆,眼神里增添了一丝妩媚,散发出另他心痛的美。
 两人边吃边聊,陈沐讲他在加拿大的经历,聊着聊着又讲起各自童年生活的趣事。“嗨,我给你看照片。”菲菲拿来像簿,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来,靠得很近。菲菲一低头,发梢扫过陈沐的耳际,就好像令水溢出水缸的最后一滴,理智再也无力抵抗,陈沐一下吻住了谢菲菲。她愣了一秒,随即热烈地回应起来,两手紧紧地抓住他,好像意外得到的宝贝怎么也不肯放手。许久,谢菲菲抬起头,满眼欢喜和温柔。“你怎么敢吻我,怎么知道我就愿意。”
“你说我没把握怎么敢? 那些硬上被你甩巴掌的还少吗?是你的眼光老是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地故意勾引我。”
“谁故意勾引你了?我根本就不觉得你注意我。”
“好,好,不是故意勾引,是情不自禁地勾引,行了吧?”
谢菲菲一纵身,痴痴地吻住他,这一次来得更猛烈。陈沐却慢慢但有力地推开她。“菲菲,我马上要回加拿大了, 而且,我。。。 我有女朋友。”
谢菲菲看着他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就是知道。” 顿了一下,谢菲菲扑进他的怀里。“就让我做你的临时女友吧。我不奢求什么,可是我太喜欢你了,跟你在一起我就满足了,不管多长时间。无论以后有多伤心,有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认了。”
            火山在这一刻喷发,他一把抱起她走进卧室。
 
两个月对于这对情侣来说真就是一瞬间的事,终于到了分手的时间,好像一起语言都是多余,那一晚上他们不停地缠绵。天亮的时候,陈沐走了,说好不送的,要是到了机场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放手的。她的心在门关上的那一刻真真地是被掏空了。是她自己说的,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认了。


宝贝,放手(四)
宝贝,放手(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