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遥远的蒙特利尔(十一)

(2007-02-15 20:16:56) 下一个

夜晚的老城,迷朦的雨霧里点点黄晕的灯火弥漫着说不出的温暖 夏日的喧嚣完全被沉淀。杂耍的,纹身的,画画的,弹琴的,跳舞的艺人不见了,咖啡座喝茶看热闹的游人不见了,卖各种各样艺术品,纪念品的小贩也不见了。老城重新找回往日的静谧。

      日本餐馆里,孟雨馨和俞晓辉高兴地聊着。轻柔的音乐在半明半暗的四周回旋, 在那一瞬, 榻榻米座上的孟雨馨心中涌起深深的感激之情, 感激生命里所有的欢笑和泪水。她想这一刻的满足就是人们称之为的幸福的感觉吧。饭罢, 两人准备离去,孟雨馨在鞋架前,突然跪下来,取出俞晓辉的鞋,准备给他穿。众目睽睽之下,俞晓辉窘迫得不知所措,孟雨馨心里暗笑,穿好鞋,站起身来,故意像日本女人那样鞠了一躬,硬着脖,小步往门口蹭,被俞晓辉一把拦腰钩了回来,看我回家收拾你。

      两个人相拥着说说笑笑走出大门,俞晓辉的胳膊突然一硬,松开了。孟雨馨抬头,迎面撞见陈然搂着那个金发女郎走过来。

      陈然看出晓辉的窘迫,走过孟雨馨身边,坏笑地看了她一眼,低声说,说别人容易吧。”孟雨馨脸一红,低头走开。

      一路上两人不语,俞晓辉大步走着,把孟雨馨一下拉在后面。她干脆停下来,冲着他背后喊:用不着等我啊,别让街上的人知道咱们俩是一起的。到家,无论俞晓辉怎样抱她亲她,她只像个泥朔的人一动不动,毫无反应。他停下来,看着她,两人静静地望着,泪水渐渐溢满她的双眼,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我比别人少什么?为什么天底下人人都可以在光天化日下欢笑,而我就得躲在家里?

      他沉默,望着她,目光充满了痛灼。他又何曾不想永远和她在一起,他也曾幻想过可以抛开一切,可是他有什么权力这样对待吴丽?他有什么权力这样对待孩子们?

 雨馨,为什么我们会阴差阳错地走到这地步?为什么那时周围所有的人都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可你就是象个胡里胡涂的孩子?为什么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向你表白,你却早已匆匆忙忙地向他人投怀送抱?为什么这些年我好不容易医治了往日的创伤,你又出现在我生命的邑站,那样望着我,那样对我笑,可是我不能停下来,真的不能停下来,你让我怎么办,怎么办呀?" 他拼命摇撼着孟雨馨的肩膀,摇得好痛,令她痛到心底。

她无言以对,整个人却早已淹没在泪水里。那时她太年轻,看了太多琼瑶的小说,总觉得爱情应当是一见钟情,是突入其来的晕旋。可是她太熟悉俞晓辉的一切,他给予她的曾是亲情的感觉,却不能满足她对激情的渴望。她曾经是一个贪婪的孩子,疯狂地追逐火一般的情感,和陈文凯在一起的那些年,已经把自己烧成了灰烬, 才终于明白爱不是一时的激情和狂野,爱是深情,是一种和谐与默契,是可以带来心灵宁静的情感。然而曾经拥有过如水般的深情,不经意间,已从她的指间悄悄滑过,撒落满地。

      夜晚,吴丽头发散乱,怒视着孟雨馨,指着她的鼻子,守不住自己的老公,抢别人的,你要不要脸?”孟雨馨咬着唇,一句不吭,她抬眼望了望俞晓辉,他移开目光,看着两个孩子,她们被吓得慌了神,哭泣不已。俞晓辉咬了咬牙,开门出去。孟雨馨委屈不已,忍不住哭出声,一睁眼,是个噩梦。她坐起来,在黑暗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前依然是吴丽愤怒的目光。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做噩梦了?

         雨馨不语,突然扑到他身上,疯狂地吻他,我要你。在这万籁寂静的夜晚,当黑暗掩盖了所有的真实,她闭上双眼,感受他重重的喘息,他有力的心跳,他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击。体验着瞬间拥有的感觉。

遥远的蒙特利尔(十二)

遥远的蒙特利尔(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