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7-01 08:58:21)
那天下午去一家中国商场买鱼,看到玻璃缸鱼池里游的吴郭鱼都很小,最多一两磅,于是我买两条。我要卖鱼郎挑大的,他从里面的鱼池捞起一头鱼,我看有两磅以上,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捞起来的鱼比我看到的鱼大,我想或许是我刚才眼花了,没有看到大鱼,只看到小鱼。 我问他,鱼一磅多少钱?我当然知道是4美元99分,因为价格就贴在那里,我为什么要再问一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今天是白鹿原读后感的第6篇,大家接着看第3章第5段还没讨论的部分: 原文:说罢眼光锐利地啾一啾鹿子霖,鹿子霖以同样坚定的眼光作了回答。冷先生再转过头啾着白嘉轩,白嘉轩却一把捂住腮帮,似乎要哭出来,低下头去。冷先生紧紧迫问:“嘉轩似有反悔之意?如是,现在还来得及。人说泼出去的水推倒了的墙——难收难扶。现在水还没泼墙还没倒,你说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这是白鹿原第3章读后感的第5篇,我们现在继续讨论第3章第5段的内容,第5段的第一部分内容我们已经在上一篇讨论过了,现在接下去看: 嘉轩摆出的自然是败家子羞愧的面孔,呷了一盅酒後,开口说:“踢卖先人业产,愧无脸面见人,咋敢争多论少?先生哥处事公正,你说怎麽弄就怎麽弄。我绝无二话。” 上段文字是嘉轩动作神态的描写和对话,我们等下会在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今天我们还是分析第3章。大家看第5段: 冷先生指派药铺的伙计王相,到镇上的饭铺定下八个菜,又提来一瓶烧酒。他坐在上位,让白鹿两家的主事者各坐一侧,方桌剩下的一边坐的是老秀才鹿泰和。冷先生向来言简意赅,不见寒暄就率先举起酒盅与三位碰过一饮而尽,然後直奔主题:“事情不必再说,现在只说怎麽弄,有话明说,过後不说。”一切都按着各人预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我们再来看第3章的第四段: 这件事冷先生根本不用预测就可以料到结局。河川地是一年雨季收成的金盆盆,鹿家近几年运道昌顺,早就谋划着扩大地产却苦於不能如愿,那些被厄运击倒的人宁可拉枣棍子出门讨饭也不卖地,偶尔有忍痛割爱卖地的大都是出卖原坡旱地,实在有拉不开栓的人咬牙卖掉水地,也不过是三分八厘,意思不大。冷先生出於礼仪的考虑,亲自走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昨天发了这个系列的第一篇之后,不少读者的点击,我想就从《白鹿原》第3章继续谈谈我的看法。 第3章的第1段我们已经看过了,今天来看第2段: 冷先生的父亲老冷先生在白鹿镇开辟这个中药铺面坐堂就诊时,得助於嘉轩的爷爷的鼎力支持,要不然一个南原山根的外乡人就很难在白鹿镇扎住脚。嘉轩的爷爷用驮骡从山里运出中药材,若冷先生需要什麽就卸下什麽,从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这是一个没有月色的深夜,永昌楼静悄悄的,劳累了一天的张永峰刚刚入睡,就被一阵短促的敲门声惊醒:“永峰!起床,有急事!”刚听到这敲门声时,恍惚是谁在梦中叫他,当这个叫声变成清晰的意识时,他才一骨碌爬起来。是岑颖的声音!她的脚伤刚刚好,三更半夜还有事吗?他赶快开了门,一股寒风迎面而来,他打了个寒颤,看到岑颖穿着一件军用棉大衣,头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看过一些网络的长篇小说,情节的发展几乎都是对话过度的,而且很多人的对话写起来都是出自作者一人之口,缺乏了个性特征,如何把握长篇小说的对话,尤其是两人之间的对话。我们来看白鹿原第3章第一段: 吃罢晚饭,白嘉轩走进白鹿镇的中医堂,摆出的面孔和他的心境正好相反。他心里燃烧着炽烈的进取的欲火,脸孔上摆出的却是可怜兮兮的无奈,疲惫憔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6-24 11:14:23)
我是四年前在华人社团聚会上认识嫣的,第一次见面时她穿着带有蕾丝花边的亮色洋装,配上一双美丽的红色高跟鞋,显得靓丽、时髦又娇俏。她说话滔滔不绝,眼球含情脉脉,令人晕旋的诱惑力在黑色的光环中闪动。在聊天时我把我的名片送给她,上面有我的网站文集。她回家看了我的文章后,打电话说,看不出你的文章还写的这么好。我听惯了这种话,不以为然,我的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06-21 11:25:59)
一片长满参天大树的居民区静静地卧在山岗上,一条单人行的小水泥路沿街区汽车路边蜿蜒而下,这是一条小山路,只有几十米长,小路出口是一所小学。夏天学校放假,这条路也荒芜了。站在路口往下望,恍若是深山老林底谷,两边是丛林乱树,中间荆棘横穿,蛛网悬空。路人行过,不留神一头挂满蛛丝,大煞风景。 迎着晨露,我到小松林散步,呼吸这新鲜的空气,边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