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1-07 06:36:33)
第六章红色狂飙(11)“你不要偷换概念,谁说不改造。我们根子正,只会改造得越来越红,红得更纯,红得更彻底!”张新忠一句比一句声高。“红得发紫,会烂哟!”门外有人高喊。“哈哈哈……”众笑。“有啥好笑?有理说理嘛,起什么哄。”“夜猫子”朝屋外吼道。“么事理,红色贵族的歪理!”人群中一声大喊,是“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6 05:29:20)
第六章红色狂飙(10)尽管学校三令五申,停课后学生每天必须到校参加运动,但已经没多少人听了,尤其是班上红卫兵小组成立后,严重打击了大多数同学革命热情,来校人数日益减少,每天也就二十多人。“憨子”、“苍蝇”几个一到校连教室都不进,直接跑操场打球去了。涂炳胜、杨楚峰和左九瑛等人更是不见踪影。值得欣慰的是,红卫兵小组大部成员仍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5 08:05:23)
第六章红色狂飙(9)清晨,《东方红》乐曲响过以后,我再也没睡着。太早了,室友们都在酣睡。我不想吵醒大家,干脆赖在床上不起来,回想昨下午发生的事。孝高学生游行后第三天,地委决定自六月十日起,师专、孝高、卫校三所地区直属学校停课,但所有师生不得离校,要在工作组指导下,继续围绕《五一六通知》精神开展文化革命活动。地区学校一带头,县里、区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4 08:12:41)
第六章红色狂飙(8)黄应君在学校没另设办公室,他在新教室旁边有一间平房,挺大,但是黑洞洞、阴森森的。他还兼着二年级三个班的英语教学,一直在家办公、备课。他家这两天被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包围得只剩下门了。“赵旭东,快过来看。”刘援朝在黄应君家门口向我招手。哟,太阳从西边出来啦?援朝居然没喊我外号。仔细一看,他身边站着王曼莉、朱兴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3 11:01:26)
第六章红色狂飙(7)从校办一直到广播室,走廊内墙壁上已贴满了大字报,只好在走廊柱子上拉起长长的塑料绳子,足有四十米,用来挂大字报。“猫眼”和邹容清去张挂我的大字报时,看见“七毛”、“憨子”几个正围着两张大字报看,我也跑了过去。这是第一份悬挂在绳子上的大字报,两张纸。题目叫“《伟大的空话》实质是什么?”最后署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2 06:46:18)
第六章红色狂飙(6)五月二十五日,学校继续上课,一片平静。第二节是物理课,老师叫张世训,30岁,是教导处副主任。“起立!”华美华大声喊道,同学们“唰”地站起来。“同学们请坐。”张老师摆手示意大家坐下:“今天讲课前,我说说期中考试情况。二年级五个班,就你班最差,不及格竟然多达十人。电阻串并连这样简单的题都要做错,往下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01 08:00:17)
第六章红色狂飙(5)一九六六年五月十七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套红刊登《五.一六通知》。通知要求“高举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旗,彻底揭露那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所谓‘学术权威’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彻底批判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文艺界、出版界的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夺取在这些文化领域的领导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我记得五月十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31 18:53:07)
第六章红色狂飙(4)雅菲走了快一星期了,我仍未从悲伤中走出来。好几天我恍恍惚惚,干啥都无精打采,引来同学们猜疑、议论。上课前,几乎所有的枪炮都对准了我。“老板娘魂被苏雅菲勾走了。”“一天到黑垂头丧气的,两个人肯定有点么事哟。”“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到的嘛。”“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31 13:10:56)
第6章红色狂飙(3)“在金星大队时,你对我的帮助照顾,谁看不出来,同学们私下早有议论。尤其是王曼莉说你闲话最多,你找不到而已。我这个人虽然软弱,脾气也倔,不信邪。别个说你不好,我非要同你好。所以当你那个夜晚在河边向我表白时,我实际上已答应了你的请求。只是你这个哈叭,榆木脑壳,非要那么直白,一点含蓄也没有,就知道猴急……”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30 06:31:47)
第六章红色狂飙(2)今年春节时间延后很多,三月二号才开学。虽已阳春三月,但却咋暖还寒。马年伊始,过年的喜悦便早早消失殆尽。大街上悄然冷清,行人稀少,而且大多寡言少语,行色匆匆。不知那条小巷里,偶尔响两声“二踢脚。”冲天而起的斑斓火焰也无人仰视。县楚剧团门口高音喇叭里,反复播放着那首欢快的广东乐曲:《步步高。》刻意制造节日气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