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4-03 18:31:11)

第十二章晨曦下,橄榄绿闪耀(3)自从紧急集合训练开始后,羊群效应爆发,连里搞完排里搞,排里搞完班里搞,特别是那些老兵班长,好像在暗自竞赛,随心所欲地干,你班搞完我登场,没完没了,有的班一晚要搞两三次,弄得新兵蛋子们风声鹤唳,疲于奔命。一天夜晚,二排一个家伙闹肚子,急于上厕所,穿衣服动作快了点,让邻铺的新兵误以为紧急集合又开始了。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2 17:21:25)

第十二章晨曦下,橄榄绿闪耀(2)军史教育时闹了个小插曲,二排六班在讨论中,就红军井冈山会师问题发生争论,有人说是朱毛会师,有人认为是林彪和毛主席会师,一传十十传百,竟引起全连争论。我问孙德敏:“你去过井冈山串联,应该很清楚,究竟谁和谁会师?”孙轻声对我说:“当然是朱毛会师,当时林彪只是个小连长,有他什么事。”我激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1 19:31:44)

第十二章晨曦下,橄榄绿闪耀(1)“瞿……瞿……瞿……”三声长哨将我惊醒,抬头一看,窗外一片漆黑,我麻利穿好衣服,第一个冲出屋子。一到部队我就努力表现,争取打响第一炮。2分钟后,全连跑步出操。“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带队的值日排长韩荣德大声呼喊口令。“一二三——四!”一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30 17:29:29)

《岁月年轮》第三部大漠青春引子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唐.王昌龄中国也要搞人造卫星。而且,我们要搞就要搞大的,鸡蛋那么大的我们不抛。——毛泽东在内蒙古西部巴丹吉林沙漠的西北边缘,有一个神秘的导弹卫星发射基地,她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第二十训练试验基地,也称“东风&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6 10:09:53)
寄出请求联邦政府的EEOC审理调查自已案子的信以后,静明白剩下的只能等待。想到圣诞节之后还有新年,静做好了思想准备,也许又会等上几个星期或几个月才能听到EEOC的回复。 圣诞节之后新年前,苏静惊奇地收到一封来自联邦EEOC的来信。通知她的申诉信已经收到,EEOC会开始对其诉讼案做出审理,若有必要会做出调查。虽然信中只是寥寥数语,却给了苏静很多希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5 14:52:13)
静给克丽丝汀打电话,是想知道克丽丝汀案子的进展情况。 往日,每一次与克丽丝汀在电话上,无论是她打来,还是静拨过去,克丽丝汀的声音直震静的耳朵。克丽丝汀总是激情澎湃,信心满满,总说是“不放弃为正义而战”,而且对能够与静联手控告FOC充满美好结局的遐想。 这一次,电话铃响了很久以后才听到克丽丝汀的声音。静问一句,克丽丝汀才答一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4 19:38:21)
坐在105号会议室里的唐娣娜,马奋强,和葛皮尔他们,都认为苏静在被通知解除职位后会情绪失控,会哭喊,这样等在门外的楼房警卫就可以闻声进来把苏静强行逐出。然而,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苏静显得很平静。既没有哭也沒有吵闹,连瞪眼大声说话都没有。只是在马奋强一手递过她的包时,她想到那是以“邓文迪”为偶像的人的手,静的脸上露出恶心状,眉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3 12:31:37)
苏静一向信奉在办公室里,上下级和同事之间,一视同仁公事公办,不与任何人做亲密朋友。所以她很少请客送礼,逢年过节,最多也就是从家里带来一些巧克力糖,放在桌面上与大家分享。冷不丁的,这还是静第一次看见有送茅台送整瓶酒的,送礼还可以如此贵重和毫无顾忌,看来这办公室里的文化变了,气候也变了。 正想着,电话铃响了。是一夫打来的,静拿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22 15:32:58)
苏静与马奋强单独私聊的第二天一早,她刚到工作台,人还没有坐下,“小皮球”葛皮尔就满脸严肃地对静说: “我能不能与你有个私聊?” “可以,在这还是在会议室?” “这旁边小会议,好吧?”葛皮尔指的正是头一天马奋强与静私聊的会议室。 “...”静的身子抖颤了一下,仿佛要甩掉和马奋强见面的不愉快。她什么也没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葛皮尔看到马奋强满脸愤怒地从会议室出来,就知道马老板与苏静的单独谈话没有啥好结果。看马老板气冲冲地住电梯方向走去,知道上司一定是要喷云吐雾来消气。 他本能地要跟随老板同往,却看马奋强摆了摆手示意不用跟着来。葛皮尔心里一乐,但也只敢心里乐。表面上一副关怀的样子,葛皮尔向马老板一个劲地点头,表示已领得钦意。他目送上司垂着头形影相吊地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