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x潇潇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1-05-02 12:21:24)

我是中國媽媽 女兒四歲,就送到虹口區少年宮去學鋼琴。獨生子女,怕她長大了太孤獨,希望鋼琴是她未來可以抒發感情的家人。不是所有的孩子付學費都收的,老師用拍手來考小朋友的節奏感,能跟上節拍的才錄取。於是,每個星期三晚上,無論酷暑炎熱、風吹雨打,女兒都坐在自行車的後座被帶到老師家去上課,沒有選擇。特別是天黑大雨,小小的女兒坐在後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1-04-04 18:56:01)

上海附近的朱家角古镇上,有家1884年开的酱菜店。里面各式各样的酱菜鲜美诱人,每位到客都会忍不住买一包带回去。去年我买了一包豆腐乳,在路上忍不住打开泯了一点点,竟然没有用饭便把那块乳腐全部泯完。此行故地重游,绝不空手回去。.........
美國印刷書 http://www.amazon.com/dp/1625031629 美國電子書 http://www.amazon.com/dp/B00NF6M5GS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戴胜益大家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是谁,但只要提到王品牛排、陶板屋、西堤牛排、聚北海昆布锅、夏慕尼、原烧......这些知名的餐饮名店,可能就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育有一儿一女的王品集团董事长戴胜益,跟一般的企业家老爸很不一样。其他企业家无不处心积虑安排子女在家族企业接班,但是,戴胜益却坚决不让子女进入他的餐饮王国,不要说是「接班」了,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02-16 10:39:59)

来美国多年,念念不忘小时候的一道小菜---黄泥螺,它们产自浙江沿海一带。在上海我们的大院子里,总有外地来的农夫挑着大木桶,边走边吆喝:“黄----泥螺,黄----泥螺。”黄字喊得很响亮,泥螺两字短促有力。这声音可以传到很远很远,这样的阴阳顿挫的发音方式可以喊整天不至于嗓子哑去,那是最俭朴最有效的广告。我们听到喊声就拿着一个小碗跑下楼,一毛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1-01-11 09:46:21)

入党 人生有二难:登天难,入党难。 当我们上小学的第一天,班主任汪老师就庄重地告诉我们:人生有三个里程碑:少先队,共青团,和共产党。我牢牢记住,并极尽努力去达到这人生的三个里程碑。生怕错过了一个,把人生给毁了。 ………… 美國印刷書 http://www.amazon.com/dp/1625031629 美國電子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1-01-06 23:27:11)

以前住在上海高樓密集,除了臥房,有個陽臺就算額外的空間,人們把花种在花盆裏,望著几片绿叶花瓣就儅欣赏後院。來美國幾乎所有的房子都有個後院,每傢每戶都有了自己充分發揮得空間。形形色色的後院顯示了人們的生活品味和藝術氣質。观望我的朋友们后院可真是无奇不有。.........
美國印刷書 http://www.amazon.com/dp/1625031629 美國電子書 http://www.amaz[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1-01-06 23:16:18)

菲律宾朋友秀家的后院,住有13只鸡,两只狗,一只山羊和两口人,数目清楚。小屋子不到一千尺,后院却占了近一英亩地。还有一片自制的暖棚,种了西红柿,茄子等蔬菜。邻居家两匹高头大马,背上坐个男孩,不时地在木篱笆边走过。围墙的角落里有个废弃的小木屋,一只老母鸡专心致志地端坐在那里抚育小鸡,听说22天不离不弃,见到食物也不动心,饿极了,就飞跑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0-12-07 17:56:23)

在纽约,女儿学校附近的住宅区里,沿街有一块无遮拦的大墓园。旧墓新墓容集在一起,大大小小的墓碑,有的躺着,有的站着。有人用一小块石板纪念故人,有些墓穴却建筑的比人还高,如同一座小房子,还配上非常考究的镶花玻璃的门,不明白都是长眠的人,要门干什么。很多活人还无家可归,这墓地却占了一个家的位置,.......
美國印刷書 http://www.amazon.com/dp/1625031[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0-08-23 11:38:32)

去沃瑪購物,路過鳥市,看到一包包的小黃米,忽然想起我的羅密歐和茱麗葉。 女兒離家住到學校以後,家裡顯得格外冷清,羅密歐與茱麗葉就是那時候來到我家,牠們是一對小鳥,一隻翠綠的是羅密歐,一隻白色羽毛是茱麗葉。牠們給我帶來很多熱鬧和責任,我不再孤獨。........
美國印刷書 http://www.amazon.com/dp/1625031629 美國電子書 http://www.amazon.com/dp/B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0-07-29 16:31:50)
我将去见一个陌生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是在文学城上看到这个悲惨的新闻:他是上星期再加州遇难的中国留学生康京宏先生。他的遇难让人感到痛心,没有想过美国的社会悲剧,会落到一个优秀的中国学者身上。我们理解飘泊海外异国他乡,生存的艰辛。这样一个风华正茂的壮年人,一个家庭的中流砥柱,就那样无辜地被毁灭了。凶手虽然归捕,但是美国法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
[31]
[32]
[33]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