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x潇潇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日本印象——烤鳗鱼串,天妇罗(多图)

(2019-01-14 12:52:03) 下一个

 

  今年5月,樱花开放的季节,我和女儿逛日本,度过一个美好的母亲节和生日。我们漫步者东京涩谷大道,感悟人类文明;我们在涩谷的古镇,品尝美味鳗鱼;在京都的原野上,与小鹿交流;雨中漫步【明治神宫】…… 

  感谢《汽车世界》连载日本印象:

 

女儿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定要去这个特别的地方吃。”没想到眼前就是一个桥洞,穿过高铁轨道,就到了美食樱花街。

  这是一家50年历史的烤鳗鱼店,墙上排烟机孔被乌黑的油烟塞满,一盏灯罩被黑色油垢裹的严严实实,边缘上还挂着欲滴的黑色油垢,没有几十年的熏陶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的,让我想起童年上海家里厨房墙壁上也被油烟熏成这样过。一个头上包着白布的“武士道”小伙子精心烤制鳗鱼,一个老先生独自坐在酒吧前,那两个啤酒杯空了,桌上好几根竹签,那是用来结账的,他乐呵呵地举起第三杯酒和小伙子聊着天。

  我们点了鳗鱼串,17块美金一份。两杯啤酒坐了下来。第一串黑乎乎地上来了,小伙子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那是鳗鱼头。入口一抿就剩下几片骨头;第二串上来,小伙子用手当刀在自己的肚子上一划,指着里面,这是鳗鱼的肠子!需要一点时间嚼两下,鲜味刚够塞牙缝的;第三串上来了,小伙子用手指着屁股还左右摇晃几下,那是尾巴!轻轻一啃来不及吐骨头就没了。我们望着他,再看看菜单上的数字,怎么还少一串?他拿上最后一串说了一句日语,我们俩顾不得他说啥,一人一口,入口即化,极其鲜香美味!我的眼睛盯着桌上一个大盒子,里面是一串串的鳗鱼脊背肉,小伙计把头肚子尾巴给我们以后,却不给我们吃肉,那个大木盒子里满满地都是肉串,不知给谁吃!我们的肚子还是饿着……,啤酒没喝完,这烤鳗鱼串午餐就结束了。大约每人尝了四条鳗鱼,那是迷你型鳗鱼,只有一根手指的直径,味道非常鲜美,由于稀有,就更加令人垂涎。最珍贵的是墙上那张日历510日,那是女儿的一片心意。吃完鳗鱼,我们俩面对面笑: “没吃饱,正好我们还可以去排队吃面!” 桌上那老先生看到我们吃完这家又去那家排队“哈哈”笑了起来。

   这条樱花小街是在极尽繁华的高楼底下,街上一家连着一家的小餐馆酒吧,街头巷尾都挂满粉红色盛开的樱花,据说它也有近百年历史,算东京一个著名景点。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要找到这条小街还真要有几年抗战侦察兵的能力。烤鳗鱼的酒吧对面那家“杨立天妇罗”乌冬面店永远有人在排队。“天妇罗”三个壮男人站在厨房,一刻不停地洗,炸,煮,捞,搭档默契。我觉得店名应该改成“天夫罗”比较合适。这美食“泛滥”的世界里,一碗乌冬面能赢得那么多人从早到晚排队,真是魅力奇特!其实天妇罗就是把一些蔬菜和鱼虾裹上面粉在油里炸成一团,有点像上海的油墩子,然后堆放在乌冬面上,乌冬面清淡的汤里还躺着一颗白嫩嫩的鸡蛋,蛋白已熟,包裹着金黄柔软的蛋黄,外加香酥的天妇罗虾,真是一个绝佳的组合!坐在园凳上西装革履的人们“稀里哗啦”地吃着面,让等待的人看到一线曙光。这是我们吃到最美的一碗,这个生日真是终身难忘!

  女儿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定要去这个特别的地方吃。”没想到眼前就是一个桥洞,穿过高铁轨道,就到了美食樱花街。

  这是一家50年历史的烤鳗鱼店,墙上排烟机孔被乌黑的油烟塞满,一盏灯罩被黑色油垢裹的严严实实,边缘上还挂着欲滴的黑色油垢,没有几十年的熏陶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的,让我想起童年上海家里厨房墙壁上也被油烟熏成这样过。一个头上包着白布的“武士道”小伙子精心烤制鳗鱼,一个老先生独自坐在酒吧前,那两个啤酒杯空了,桌上好几根竹签,那是用来结账的,他乐呵呵地举起第三杯酒和小伙子聊着天。

  我们点了鳗鱼串,17块美金一份。两杯啤酒坐了下来。第一串黑乎乎地上来了,小伙子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那是鳗鱼头。入口一抿就剩下几片骨头;第二串上来,小伙子用手当刀在自己的肚子上一划,指着里面,这是鳗鱼的肠子!需要一点时间嚼两下,鲜味刚够塞牙缝的;第三串上来了,小伙子用手指着屁股还左右摇晃几下,那是尾巴!轻轻一啃来不及吐骨头就没了。我们望着他,再看看菜单上的数字,怎么还少一串?他拿上最后一串说了一句日语,我们俩顾不得他说啥,一人一口,入口即化,极其鲜香美味!我的眼睛盯着桌上一个大盒子,里面是一串串的鳗鱼脊背肉,小伙计把头肚子尾巴给我们以后,却不给我们吃肉,那个大木盒子里满满地都是肉串,不知给谁吃!我们的肚子还是饿着……,啤酒没喝完,这烤鳗鱼串午餐就结束了。大约每人尝了四条鳗鱼,那是迷你型鳗鱼,只有一根手指的直径,味道非常鲜美,由于稀有,就更加令人垂涎。最珍贵的是墙上那张日历510日,那是女儿的一片心意。吃完鳗鱼,我们俩面对面笑: “没吃饱,正好我们还可以去排队吃面!” 桌上那老先生看到我们吃完这家又去那家排队“哈哈”笑了起来。

   这条樱花小街是在极尽繁华的高楼底下,街上一家连着一家的小餐馆酒吧,街头巷尾都挂满粉红色盛开的樱花,据说它也有近百年历史,算东京一个著名景点。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要找到这条小街还真要有几年抗战侦察兵的能力。烤鳗鱼的酒吧对面那家“杨立天妇罗”乌冬面店永远有人在排队。“天妇罗”三个壮男人站在厨房,一刻不停地洗,炸,煮,捞,搭档默契。我觉得店名应该改成“天夫罗”比较合适。这美食“泛滥”的世界里,一碗乌冬面能赢得那么多人从早到晚排队,真是魅力奇特!其实天妇罗就是把一些蔬菜和鱼虾裹上面粉在油里炸成一团,有点像上海的油墩子,然后堆放在乌冬面上,乌冬面清淡的汤里还躺着一颗白嫩嫩的鸡蛋,蛋白已熟,包裹着金黄柔软的蛋黄,外加香酥的天妇罗虾,真是一个绝佳的组合!坐在园凳上西装革履的人们“稀里哗啦”地吃着面,让等待的人看到一线曙光。这是我们吃到最美的一碗,这个生日真是终身难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PF' 的评论 : 谢谢佩凤大画家!
LPF 回复 悄悄话 有女兒真好!文好照美!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哈哈,哈,谢谢茵茵!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潇潇越来越帅!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亲爱的菲儿,感谢你的到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哇,潇潇太幸福了,女儿好漂亮,生日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