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3-04 09:08:30)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写中国大陆一位30几岁的单身男人和26岁女孩司司相亲的故事。司司出生在市民小家庭,长得漂亮,会读书,虽然从小家庭不富裕,但她的父母省吃俭用培养她成长。她也很努力读书,一路从小学名校到大学名校,后留校当助教。父母只让她读好书,从来不让她做任何家务事。他们把女儿培养成人了,就想为女儿物色一个对象,一个大款,一个可以为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最近,文学城的焦点新闻里发了一篇《不敢相信这个满脸颓丧的绝望大叔就是三浦友和!》 作者在文章开头似乎在告诉人们,三浦友和真的老了,头发花白,一脸颓丧和绝望。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倒是想起那个美丽的山口百惠,他的妻子。 记得前年有一篇《山口百惠近照曝光略显圆润一脸幸福笑容灿烂》的文章很热,写山口百惠参加一年一度的“东京国际刺绣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7-03-02 18:24:05)

昨晚12点睡觉,3点半就醒来,继续躺在床上看看可以不可以再进入梦乡。但是一小时过了,还是睡不着,于是起来上上网。 在新浪博客里,我有意外发现。我在新浪发表《美国好男人》之后,看到了洋滔网友“喜欢”我的博文。 我的文章开头这样写到:早上起来,打开新浪博客,看到一篇文章《在无名之辈中独具慧眼地发现文学苗子是编辑重要的职责》,一看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0月2日(1) 今天是我们这次回国最重要一天,我们七个兄弟姐妹要参加石码礼拜堂的礼拜。50年前文革爆发,石码礼拜堂关闭,文革50年之后,我们七个兄弟姐妹回石码礼拜堂寻根感恩。美丽的童年,美好的信仰,难忘这里的每一天。今天,也是我们兄弟姐妹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一天。 我和小妹在教堂以逸待劳,其他兄弟姐妹要从厦门漳州赶来。礼拜是9点开始,我和小妹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01 15:06:28)

昨天写了《到文学城来“文学”一番》博文,很快被版主入选首页“博克精选”,但是点击不是很高,原来是我不小心把我的博克整成秘密博克了,所有博文都不能公开看。几个小时之后我才发现,恢复公开,但是点击量损失已经不小了。 看来我对文学城里还是“胸无城府”,看那些“以文倾城”点击上千万的人,内心有“日坐愁城”的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0月1日(4) 大约晚饭时间我和老洪从球馆走路回家,他说一起吃饭,我谢绝了。连续三天都是在餐馆吃大餐,今晚想让胃肠休息一下,随便吃点东西就行。刚才从教堂到球馆的时候,老洪花了20元叫了一辆三轮自行车载我们,我以为球馆多远,其实就300米左右,完全可以步行,现在回来才知道这么近,回国四天吃得太多的食物,肚子应该消化一下,每天散散步也很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佼佼者王会计:(下乡轶事二)坠落的大队长:(下乡轶事一) “五七干校”和“二锅头”:(下乡轶事三) 老烟记事(192)睡马棚《[转载]歌曲《难忘老知青》》知青往事-知青的爱情,谁懂? 下放劳动锻炼(5)---转换耕区入果园先苦后甜甜更甜长篇小说《原草枯荣》冲突 真情缠绵在故乡的土路上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28) 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上起来,打开新浪博客,看到一篇文章《在无名之辈中独具慧眼地发现文学苗子是编辑重要的职责》,一看这个标题怪怪的。谁发现了文学苗子?是“在无名之辈中”的人发现的?无名之辈的人发现了文学苗子,是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作者的意思是“发现在无名之辈的文学苗子。”我看标题是不是应该改为《独具慧眼地发现在无名之辈中的文学苗子是编辑重要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0月1日(3) 回到教堂之后,我马上给一些朋友打电话或者发微信:我回来了!欢迎光临! 不到半小时,就有好几个朋友到来,我应接不暇。中学男同学老陈对我最有意见,他几天前就知道我们要回来的消息,见怪我却没有告诉他。 老陈开着一辆四个座位的小型电动车,宽度不超过一条扁担长,比小轿车轻便多了,非常方便在拥挤的石头小街行驶,按理说这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2-27 09:21:54)
今天早上,我和以往一样,五点多就起床,打开电脑上网。伸伸脖子,看看窗外,发现大雪纷飞!奇怪了,我昨天看天气预报,华氏温度最高41,最低31,有雪的话也是小雪,怎么就忽然下起大雪来了? 我拿起手机拍照,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翻滚而下。大松树挂满沉甸甸的雪泥,汽车的橡胶轮胎穿上了雪衣,窗外黑不溜秋的电线被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26]
[27]
[28]
[29]
[30]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