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江湖岁月催

说废话,吐槽,自律,各种急救中心
正文

我是一个渣男 3

(2019-06-24 15:42:34) 下一个

终于迎来了酷暑。我喜欢极致的天气。要么大暴风雨,催枯拉朽。要么极度寒冷,冰冻三尺,滴水成冰,要么烈日炎炎,呆着不动也大汗淋漓。

那种不温不火的天气实在是人间的常态。对于我这种活该孤独的渣男,良辰美景也只是寡淡的似水流年。

据说在极致的天气里,人类的死亡率比较高。而温和的春秋则有较高的出生率。

这些都是废话呢。实在是因为我这个人不太会寒睻,只好这样拙劣的开头。正如我每一次笨拙的与人搭讪。

在我逐渐成长为一个年轻男子后,由于性格内向自卑,依旧会被当作娘炮嘲笑。我也渐渐习惯这种蔑视。虽然我身大力大,随随便便能捏碎他们的脑瓜子,我又何必去破坏这种宁静,引起争端?通常情况下,我是不会主动搭讪的。只是猥琐的坐在一边,偷眼看身边来往的女人,鲜有例外。

鲜有例外的意思是例外的时候很少。也就是说还是有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染上了烟酒。而且很快就上了瘾。我想一定要追究原因应该是得益于家族的遗传。我的父亲,爷爷都嗜酒如命。爷爷中风后医生嘱咐不能喝酒,他敲打着床板要酒喝。最后死在了酒精上,剩下奶奶一个人很是凄凉。父亲似乎从中得到了什么启发,从此滴酒不沾。而好酒这个事终究是通过血液传给了我。

升了高中后我开始住校,学校门口有一排小卖部。我经常去一家矮个子男人家买烟酒。那男人倒不算太矮,只是过于黑瘦显得越发矮小,硬瘦的面盘上两只细小的眼睛,好像是被人漫不经心随意摆上去的,配上厚实的嘴唇和宽大的鼻子,有一种毕加索画的风格。那男人有一个妻子,水灵灵的眼睛,眼神像林间小鹿,清澈,遇人躲闪。头发从中间分开到两边梳成两条辫子又卷回去头尾绑在一起。我常想她洗头时满头的瀑布,这让我很想伸手去抚摸她的头发,长长的直到腰上。

有一天晚上宿舍熄灯后,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实在难耐便爬围墙从宿舍逃出来,带着一身寒气径直走进那家店,她一个人坐在银台后看电视,边看边大声的笑,节目也很吵,大概是当时喜闻乐见的综艺节目。我胡乱拿了瓶酒走到她跟前,她起身,一条腿拖着另一条腿向我走来,这时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个瘸子,惊讶得不敢看她的双眼,她若无其事的对我说,年轻人少沾烟酒。我点点头,递过去钱。

那段时间的我,每月收着下岗父母开成衣店挣来的血汗钱,口头承诺着一定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事实上每个月的前几天就把生活费挥霍一空。晚上泡在网吧抽烟打游戏吃泡面,白天昏昏沉沉,伏在课桌上打瞌睡。后面的日子就靠饿着和室友们多余的干粮度日。介于我个头大,人又丑,宿舍里有人在外面遇难都会忘记称呼我为娘炮这件事,反倒来求我出面打架,我虽然对自己受欺负的事毫不在乎,对别人的诉求却不忍拒绝。我以为我达成了他们的愿望便不会被称之为娘炮,再加上对于沉闷的高中生活充满了憎恨,便总是抱着但求一死的心拼着老命出手相救,经常被打伤挂了彩也只是裹上衣服遮掩过去,并不言语。大家说我义气,我也不反驳,唯有苦笑。学习上凭借我天生的记忆力,又承蒙许多同学的不求上进,成绩尤在中游。老师见我安静无害,也懒得多看我一眼。随我自生自灭。

彼时我以为我是天底下最为龌龊的悲剧。要是某天打架被人打死我也不会觉得可惜,倒是有了却心愿杀身成仁的快意。

如果说朋友是可以互相倾诉苦水,那我只有我自己。我木讷,恐惧世人,不善表达,总是在暗处偷窥这个世界。班里有个发育比较好的女孩,我总是幻想能将她抱在怀里,听她发出咯咯的笑声,露出来两颗俏皮的小虎牙。她是那么美,我自然是配不上,却也无法阻止我淫恶的去想她。有一天体育课,老师要我们先围着操场跑两圈,我一直跟在她身后跑,她丰满的臀部在运动中让我心跳加速,不由自主跟得近了,听到她和身边的女生一边跑一边说,你看那个小火页,长了一张蛤蟆脸,言毕,两个人都咯咯笑起来。这话我不能反驳,只觉得脸发烫无地自容。我不恨她,诚实有什么错,指出丑陋的人丑陋又有什么错?我只能怪我自己命运不济,卑微劣质。也因此懒得徒劳去和世人套近乎,对命运多舛的人却尤其温柔,将他们归为是我的同类,与同样不幸卑微的人相处时我才是自由的放松的。每当我看到流浪汉或衣衫不整的乞丐,都想过去,用我的大手拥抱他们。

我实在是一个和醉汉乞丐一样落魄的男人。

当她一瘸一拐靠近我时。我感觉到我的心脏在颤抖。我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了太多凉气,鼻子有点发酸。甚至有泪水在我的眼眶打转。我觉得她离我那么近,在我贫脊的世界里,我们比肩而立。

我把口袋里最后的5块5毛钱放在银台上,接着拧开手里的瓶盖,仰起脖子开始喝。

她又轻声说,那么年轻要少喝酒。喝坏了身体。

“不喝酒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呢。”酒壮怂人胆。我开始把她当自己人敞开心扉的说话。

她不再做声。我低头喝酒的时候她又从屋里拿出来一些刚煮熟的毛豆放在我面前给我吃。

当我喝完那小瓶劣质白酒后,毛豆也被我吃完了。收银台边上堆满了绿豆壳,像一个绿色墓地。

街道上人越来越少。路灯下笼罩着寒冷的雾气。那一刻我心里空荡荡的感到无比的寂寞。

她拖着一条腿不利索的在店里收拾,突然回过头来看着我,我感觉到她的眼神里除了无辜还有寻求救赎的落寞。

也许是喝太急,也许是我太想醉,突然我就吐了,毛豆一粒一粒从我胃里翻出来。

她瘸着脚进屋给我拿了一条热毛巾。我接过来擦我那张粗糙的丑脸时眼泪滴落下来。

抬头看到她的脸上也带了泪痕。

我把毛巾放在桌子上,头也不回,晕晕乎乎的爬回了宿舍,睡得像一滩烂泥。

第二天我又去了。

她家男人还是不在。我打趣说,莫非你家男人有了三吧?

她头也没抬说,有就有吧。

我说,你无所谓的样子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她递给我一个瓶起子。我没有接,一手拧开了瓶盖。她半天没说话,看着我,伸出手来说,5块五。

“我没有钱。但我可以亲你一下当是酒钱”

她第一次笑得很灿烂,嘴里却骂我是小屁孩。

后来那段时间我再也不用顾虑没有钱吃饭喝酒,时常光顾那家小店。并且很快和她发生了男女之间罪恶的关系。我抱着她的时候并不觉得爱她,只是觉得我应该这样对她。我们都太寂寞。

她经常喋喋不休的讲她的身世,每次听了开头我就开始犯困。哼哼哈哈应付着。我又怎么会关心女人的过去,对未来也不曾花费半点心思。我只是糊糊涂涂,在这个叫做人世间的地方做一些不得不做的事。厌恶的学校,无聊的同学,没有钱的困境,还有与他人妻子之间龌龊的关系。

她的男人几个月不见踪迹,很少出现。据说是弄了辆货车运长途。直到有一天,我照例翻墙出来找她,在进入店门前,看到她一如既往坐在收银台边上看着电视,那个男人坐在她身边,两个人一边看一边用他们的方言说着什么。

我扭头离开,从此再也没有进过那家店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理解:)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
真+善=美。
不过有时我也不喜美,不过只在心里。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好吧。矛盾也是正常的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tsx' 的评论 : 我超级想恶作剧:))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又谦虚:)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木讷,害羞腼腆可是不知道什么叫羞耻。我总是自相矛盾啊:)
qtsx 回复 悄悄话 我以为你写林海音那样的城南旧事更擅长,不是如苏童那样的渣男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liwa' 的评论 : 我光荣加入沙发党。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和老板娘那段感觉和人物性格不符合,木讷的人应该不会那样勾搭上老板娘。 不是说烂尾的吗? :))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好的好的一定听你的。成长的道路上都是坑坑砍砍啊。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渣得掉渣了:)晚安小maomao:)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小娃要把他写的好一些哦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真的是渣了。太不喜欢这样的人
wuliw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mplyu' 的评论 : 在我家抢沙发?人脏俱在,我报警了。
simplyu 回复 悄悄话 先抢了沙发再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