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道人家

上海人,曾是资深联邦移民官,尽管在异域,仍辛勤在母国文学园地耕作,现是美国中文作家协会终身会员。著书立说百余万字。
博文
晚上八点多钟,精彩纷呈的、令人血脉偾张的、历时三个多小时的斗牛竞技,在《西班牙斗牛曲》最后一个音符落地的那一刻,宣告结束。 今天的太阳走得特别慢,它在空中踱步,故意把白天拉得很长,原来它也在观赏斗牛竞技。它把它的叫好声揉在阳光中,撒在斗牛士的脸上,令他们光彩夺目。 直到九点,伊比利亚半岛上空的这盘太阳才踏上西行的路,把山峦草木小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朋友,去年年底,我的长篇小说-63万余字的《留美色戒》出版了。小说情节紧凑,真实感强,揭露的丑恶触目惊心。《留美色戒》轰动了书市。最近假《交医论坛》谈我的写作体会,请您参加。(具体时间请见海报)。组委会特别重视这次讲座,请来了名闻遐迩的嘉宾,还将通过抽奖赠书给与会者。如果您愿参加,並希望能抽奖获得《留美色戒》上下卷,请事先点击以下的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7-14 22:26:59)
今天,早餐过后,先去病在床上的市议员MargaretJohnson的家,敬献鲜花和慰问卡。她是十三位前辈的遗骨回葬Carlin市的墓后推手,在记录片《回家》中,能见到她的音容笑貌。我们不会忘记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厚道是我们的民族特性。我们与丽珠大姐依依惜别,我们相约再见。鞠躬、握手、拥抱,我们向平凡人中的英雄致以最诚挚的敬意。丽珠大姐,你敦朴、厚道、善良、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7-11 18:14:45)
散文《犹他大盐湖放怀》今天我们去参观先驱者博物馆。博物馆坐落在犹他州州政府的西侧。这是一幢三层楼的花岗岩建筑,外貌坚固结实,像一个个子不高,但肌肉发达的举重运动员,仿佛这个世界唯有他才能承受犹他先驱者们创业的厚重历史,。踏上石阶,跨过门槛,我们如同步入犹他州的历史长廊。在这蜿蜒曲折的长廊内,时间和空间共舞,真实和虚幻共存,我的感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7-08 12:30:01)

今天是僑路基金會組織的重走中太平洋鐵路之旅的高潮,我們一行十三位團友盛裝打扮,走進猶他州璀璨的陽光中,參加“金色道釘”的盛典。五月,亞太裔傳統月,是猶他州戶外活動最好的月份。藍天如洗,微風拂面,春色絢麗,氣候宜人。我們精神抖擻,眼裡閃耀著期待的光芒。153年前的今天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從東與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從西修建的鐵路在這裡接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2-07-05 21:30:19)

昨晚约7点,高顶奔驰把我们送到了内州腹地一个叫Carlin的小城。我们直接去小城唯一一家中餐馆,Chin’sCafe,用餐。甫下车,团员即被刺骨的寒风袭击,各个冷得簌簌发抖,这时的室外温度已达零度,我们这个团不但从加州到了内州跨了州,还从暮春时节连跨了夏、秋两季,一路杀进寒冬。可是,我们走进Chin’sCafe,只觉得一阵温馨的暖风扑面而来。老板娘丽珠用她的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7-03 21:18:04)

(今年五月八日,我们一行十二人随记录片导演完成了一次中太平洋铁路之旅,非常有意义。五天旅行,我写了五天日记,其中三篇被世界日报采用。从今天起,我将用五天时间登载这些日记,以飨我的读者们。)早上7点,楚天旅行社一辆黑色的高顶奔驰披着亚太裔传统月的霞光,把我们一行十三位团员载进重走中太平洋铁路之旅。这是一次特殊而又意义非凡的旅行。开始报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正在天马行空式地瞎想时,主席埃利克的又一次发问勒住了这匹马的缰绳。他再次问全场,斗牛士今天的斗牛枝艺如何?场上欢呼的声音小了些,白手绢还有人在舞。我们沒有白手绢,手头上一时找不到纸巾,于是我、如根和玛丽亚各举两只手,坐着跳起新疆舞。阿赛利娅回过头来笑道,你们这样赤手空拳的乱舞是不算数的。现在如果有百分之七十五的现场观众摇白手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台上的白手绢舞了约一分钟过后,主席埃利克直接宣布奖一只牛耳。哦,当奖品用了。我轻声应了一句,哪知道阿塞利娅背后的敏感器恢复了正常。她随即回过头说,这何止是奖品,这表示赫苏斯有较高的斗牛技艺。我又顽固地想起了中国的执牛耳者,此牛耳和彼牛耳似乎很有相通之处。滔滔议论又在我心中涌起,趁议论还未掀起巨浪,我不放心再证实一下,我问,他这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观众们鼓掌欢呼过后,我看到主席台上,主席埃利克走到台前。他温文尔雅,很有绅士风度。谁会想到,走下主席台,他只是个居家男人,他这主席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请读《我在西班牙看斗牛之九》)。由于省长埃利克的忽然出现,原来的副主席,龙达市(相当于中国的一个镇)的市长不得不把主席的宝座让给他。尽管斗牛场上的主席无须经过选民选举,也没有任何任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