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雪梨子

以澳洲雪梨子、双松斋主人、人之患和长征等为笔名发布的原创文集存档。除特别注明外,其他文章对墙内网络营销号开放,欢迎转发,需注明出处、可脱敏删节、但勿窜改。谢谢!
博文
(2020-08-03 19:17:08)

我们还有羞耻之心吗?雪梨子礼义廉耻,本是中华文化之传统。管子认为这是“国之四维”。而这四维中,古圣贤们又以耻为最重要。顾亭林对此的解释是“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可惜,这个传统在中华大地业已消失,而在东瀛发芽开花。至少,美国的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女士就将“耻文化”作为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悼邵燕祥:他配得上所受的痛苦 网上消息称邵燕祥先生离世,查看新闻,果然。邵燕祥,祖籍浙江萧山,1933年出生北平,2020.8.1清晨在梦中去世,享寿87岁。 对于邵燕祥先生,我在八十年代就耳闻,但没读他的任何文字。为什么呢?八十年代,各种西方思想的巨著引进,中国古代经典重印,谁有时间看这位五十年代的诗人的作品呢?我们要么喜欢朦胧诗,要么直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01 19:04:44)

武汉,一座牺牲之城--提一下七十五年前的汉口大轰炸雪梨子武汉,当然是一座伟大的城市。武昌首义,足以让她名垂千古。如细看,武汉在历史上更多是扮演“牺牲”的角色。比如辛亥革命后,武昌一度成为反清的中心地,十八星旗就是临时的国旗--后让位于民国政府的五色旗,武昌又让位于孙中山的民国临时首都南京。北伐成功后,一度出现国民党左右派之争,汪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31 20:07:52)

又想起了“每况愈下” 这两天看到墙外网上四处流转读的视频,颇有感慨。(大约是习近平总书记将赡养父母的“赡养”读成了“瞻养”;或者是将“精湛”读成“精甚”;还是“通商宽衣”......记不清,反正是读白字了。--此处删63字)。 国家首领千辛万苦为人民服务,日理万机,偶尔错用些典故、读白一两个字,古往今来都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社保专干是个啥子干部?在附近社区转悠,发现社区公告栏里有一美女图片很吸睛,定神一看,原来是好人好事的表彰,标题为:“凡人善举宣传栏,身边好人·武汉精神实践者”(如下图)。不过,细读内容,还是有些疑惑处,尤其不知这个“社保专干”是何东东。百度一下,并无“社保专干”的百度百科词条,但有关“社保专干”的网页却不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29 18:07:09)

纪念祖母朱雲珍老孺人雪梨子自蛰居澳洲后,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常常会回忆一些往日的人与事,祖母的身影有时竟也会在眼前时隐时现。在我们兄弟姊妹中,祖母照顾我最多,为她老人家写几个纪念文字,我最是责无旁贷的。只是祖母离世久远—近四十年!!所留的纪念物几无;过去的妇女地位低下,查家谱上的记录,也多是有姓无名的。去年回国期间,堂兄建明哥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记者与妓者
--再谈“说谎”
拙作《闲谈“说谎”》引来网友关注和酷评,有文友评论在下所列的三类职业撒谎者,缺少了“记者和妓者”。窃以为这个话题值得展开一谈。
首先聊聊记者是否是职业说谎者?以在下的生活工作经历,记者是否职业说谎,需分两类国家。一类是朝鲜这样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里,记者都是公职人员,与政府官员是一个类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如何“经营”微信公众号人之患前几周从墙外学到的新话“微信营销号”,其实就是微信自媒体,学名应为“微信公众号”。为何叫“营销号”?营销二字,可是鄙人曾谋食的饭钵。于是请教职场好友并混迹于新媒体的T君,他告诉我:微信营销号就是注册一个能“吸引眼球”名称的微信公共号,按计划发送一些可以撩拨读者好奇的话题,吸流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26 19:21:18)

永远的思念:悼姑妈在上海出差,周五上午接到荆州表姐的电话,说姑妈已于昨日(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星期四,农历七月初九)仙逝,享年93岁。姑妈是爸爸唯一的姐姐,年长12岁,算来应该是1916年出生。姑妈生于农历八月间,正值桂花飘香的季节,按乾驿濂溪堂周氏族谱,取名周庆桂。姑妈成长的期间正好是民国初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姑妈随着从军的祖父辗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李总理说“人民好了,国家才能好”雪梨子有个右派朋友发了个朋友圈,一块截屏上有李克强总理的讲话,他在“国家是人民组成的,人民好了,国家才能好。”这段话下划了粗红线。我还以为这是他的“意淫”呢?谁知刚才无聊,闲着也是闲着,查网络顺藤摸瓜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网,果然找到了这则新闻。先全文抄录如下:标题:“李克强称赞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