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4-07 18:46:15)
三。成绩单 人生有三苦,当个高考学生有几苦呢?自打妈进门的那一刻,我就想办法避着她,不打照面,饭桌上我闷头刨饭,想快点吃完,“成绩单发了吗?”妈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 “嗯” “回头拿给我看看。” 这刻我的心堵在嗓子眼,饭都难以下咽,不知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天气。她吃罢饭坐在二姐屋里的椅子上等着那张纸,我捏着成绩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二。复习(高中A)续 转眼到了冬天,模拟考试和期末考试相继而来,对付数理化考试我还是有点办法的,虽然理不通但可以死记硬背,把各种题解和演算步骤都给它背下来,于是下个决心:勤奋! 这天起了个大早,天没亮,还能看见月牙,一路走着,手脚冰凉,北风迎面呼来,脸冻僵了,空气中浓浓的煤烟味,也不敢张嘴。来到教室,门是锁的,谁有钥匙?谁每天开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05 20:38:54)
一。喜讯 1977年深秋的夜晚,冷风萧瑟,西北秋冬的天气并不柔和,屋里蒸馍炒菜的热气添了些温暖,一家人如常吃了晚饭,我在外屋借着昏暗的灯光掏炉灰,砰,砰,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应声开了门,一股风带着沙子扑面而来,朦胧中一个高大的身影闪了进来, “R叔叔好,今天风真大,”我招呼着他进了里屋。 妈在织毛衣,姥姥忙着照顾孩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4-03 07:35:31)
新冠那些日子圈在家,白天除了吃饭,上厕所,余下的时间都在屏幕前,眼累,手痛,脖子酸,各项运动项目都试一试,跟着YouTube做八段锦,网上一查,居然是气功的一种,这马步一蹲,还挺累人,让我想起那些初入江湖的日子。 大学毕业留校工作,闲暇时间一群住拐把楼单身们凑起来打打牌,看电影,下馆子,晨练。记得小L姐跟我住过一段时间,上下铺,每天早上都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02 12:14:37)

爸的事多部份是听来的,我只是记录个历史片段,不参杂任何政治倾向。
爸出生河南偃师一个农民家庭,老祖宗是山西大槐树出来的,在河南开枝散叶,繁衍生息。他的祖上出过几位进士,可他出生时家道中落,上不起私塾,因天资过人,先生免费收了他。私塾毕业后,家里让他去学郎中,爸说他不甘心这样待在农村一辈子,15岁那年告别家乡,一路西行踏上了他坎坷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1-04-02 11:53:49)

姥姥生于1910年,卒于1984年,享年74岁。她出生在丹东,家里排行老大,因为是早产,相比她的弟妹们瘦小一些。太姥姥是基督徒,姥姥儿时在教会学校受些教育,能读书会写字。因为姥爷的父亲和姥姥的父亲曾是上下级,聊天中得知两个孩子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由此结下秦晋之好,到了婚嫁的年龄,姥姥下嫁到了屯里。姥爷开了个车马店(相当于现在的旅店),家境不错,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06 17:24:46)

每当大学同学说起平泉实习都会提起我,那个夏天的经历使我成为学校的公众人物。 大二地质实习是在河北平泉,那里的地层以沉积岩为主,露头好地质年代全,是地质教学的理想基地。6月份我们和地质系共10个班从长春出发,一路颠簸,然后由一队卡车把我们dropoff在实习基地,辅导员分配了宿舍,大家拆行李,拉蚊帐,安顿好之后,几百来号人去操场集合,领队宣布1,2[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06 17:21:03)
第一次回老家是1969年,因为战备疏散,家里除了爸和插队的姐姐们,余下的人东迁河南老家。路上的颠簸都忘了,只记得夜里换火车,大姐夫挑了两个大件行李,我被人背着一颠一颠的,老老小小大包小绺的提着,拎着,扛着跑。怎么到的老家都不记得了,妈说她们把我塞进车厢椅子下面,我睡了一路,再醒来已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小屋木头房梁,两张深色的木床挨排摆着,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6-06 17:16:39)
之一大头 儿时听过一个歌谣: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 我生来就头大,而且没有一根头发,也许是出家人转世,亦或是外星人投胎。姥姥给我做了个小帽子遮遮丑,两岁才开始长头发,稀稀拉拉的。我头大,细脖子,别人问我妈:这个孩子是不是得了脑积水。我看照片,像科幻电影里的ET。大人说我很好带,不哭不闹,每天自己安安静静坐在床上。刚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