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9-25 07:05:30)
(短篇小说,内容基本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妄加猜测。不经允许,请勿转发)昨夜,我又梦到香芸姐。潜藏在心灵深处的幽幽的愧疚又一次翻上心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香芸是我许多年前插队下放在皖北农村时的同村回乡务农女青年。我们曾互称姐妹,她长我三岁,为香芸姐,我为刘妹。第一次见到香芸姐是1975年仲夏的一天晚上。我当时是生产大队卫生所的赤脚医生。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是妳远去后的第二个九月十五日,请接受我这人生旅途中落单孤雁恭肃遥叩妳65岁冥诞。妳的一生,没有惊涛骇浪,始终那么胸襟淡泊,闲适恬淡;那么宠辱不惊,知性沉稳;那么高雅端庄,娴静安谧;那么矜持得体,从容不迫。然而,天妒英才,红颜薄命,佳人已逝,质本洁来还洁去。妳虽没有活出生命的长度,却拥有生命的宽度和厚度。生命有限,爱无疆。妳笑对人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写于2020年6月)去年11月从中国回来后的第四天,义民的病情突然加重,先后两次肠梗阻和两次住院。在医生放弃治疗,于12月31日住进临终关怀医院后,在不吃不喝情况下,她的生命继续顽強坚持了八天,最终於元月八日安静,平和,无痛苦地离开了我们。毫无疑问,这次中国之行,由于旅途的劳累和颠簸,加重了她的病情和加速了病程。在她两次住院期间,我不断思考过,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写于2021年4月5日)缘起,缘聚,缘灭,缘散。既无需追究,更无法理论。缘份是前世的延续,是今生的约定,是相聚时的美好,是离别后的苦涩。如夏花之绚烂,如秋叶之多彩,妳平静地离去....禁不住的回忆,理还乱的思绪,更有深切和无限的缅怀。借这清明之际,点亮一盏心灯,为妳照亮归家的路。一路平安,高妹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写于2021年)去年的今天,1月8日下午1点48分,与病魔抗争了一年零九个月,义民,我的挚爱,妳松开了我挽留的手,长长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永远地合上了妳那双明净清澈的眼睛。生死两茫茫,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世上难觅忘情水,惟有思念成永久。对过往的记忆,已成了我余生的一部分。我常踽踽独行在我俩曾经每天散步的林荫道,思绪常沉浸在几十年的如烟往事之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写于2020年4月)近来时常遇事,不由自主地流泪,可能是因为年老失伴,内心有太多不舍和遗憾。昨天晚上,看着在追思会上朋友们制作的义民生平照片集锦,伴随着背景音乐"枉凝眉"的轻轻飘出,我的泪水又止不住了。"阆苑仙葩,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她"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我和义民,相识在1971年,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写于2020年8月)晚餐后,坐沙发上,正待看书,不经意瞥到放在台灯前摄于1992年初夏,佛罗里达大学校园内未名池塘畔的照片。那时,义民及女儿与我分别四年多后刚到美国不久。我在佛罗里达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周未,她母女俩经常跟我去实验室继续未完成的实验,或启始一个新的实验。随后,我们就可去校园内游玩。因处于近热带,佛大校园一年大多时间是鸟语花香,长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写于2020年5月)
早餐后,独自一人来到居家附近的芬顿市立公园(FentonCityPark)。今晨,风和日丽,气温适中,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最宜户外活动。然而,因疫情居家隔离规定,公园仍关闭。庆幸,沿公园一周的外围林荫道,仍对公众开放,供健身之用。此公园为本市所有,全年免费向公众开放。內设有各种运动场地,包括足球场,篮球场,垒球场,网球场,儿童游乐园,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写于2020年7月8日)
美人在时花满堂,美人去后花馀床。
床中绣被卷不寝,至今三载闻余香。
香亦竟不灭,人亦竟不来。
相思黄叶落,白露湿青苔。
---李白"长相思(3)尽管,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总是,告诉自己,安慰自己:这只是一埸噩梦,梦醒之后,一切苦涩即过,这只是一段难忘和悲凄的故事。然而,妳的消失,妳的失陪,反复,再次地告诉我,证明与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写于2020年六月)
义民有许多优秀品德,最令我及众人敬佩的是她为人热忱正直,谦逊诚实和与人为善。在这物欲横流,人情冷漠,人心浮躁的当今,义民有一众淡如水的朋友们。她平常几乎从不为套近乎而与人闲聊八卦,泡电话煲。也正因为她的诸多优秀品德,赢得了众人在追思会上的交口称誉。她所到过之处,无论是小学,中学,大学或工作单位,国内或国外,总会有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