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自在

尘土飞扬时观自在,随心随喜处见功德
博文
(2019-05-11 17:20:09)

今天,豆瓣上有豆友,分享了一本书《胭脂与焉支》,由已故语言家郑张尚芳所著。书名觉得有些亲切,与我写过的一个小段,撞一满怀。我只是把胭脂,谐音去了烟姿。以谐音对比做题,看似一种较普及的手法。简介看着不错,便挂上一个“想读”。当然老先生的学识高出我不知多少,并无企图,跟着老先生蹭热度。 只是又联想起,前一阵和同事聊天,论及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6 20:04:58)

今天QQ空间看到一条转发,沉痛宣告,世间广为流传的,励志冰川,那水上、水下合体照片是假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有趣的是,我知道这张照片带给很多人以共鸣,当他们听说照片中的冰山是假的后,肯定有很多人非常失望,他们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不知道是文章作者也太托大了,还是故弄玄虚。这种所谓照片的真实性,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不可能拍摄出来。这也不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5 20:00:05)
昨夜做了一个梦,今晨半醒躺在床上还回味不已,所以记下的比较多。体会是,梦中记得的重要线索,基本来自昨天下午和朋友的闲谈。 梦境: 1、旅游再次前往南美,却不是我一直有心重返的Patagonia地区。而是巴西; 2、到达机场后,接我的人一直未到,我又在机场门外的栏杆上坐着抽烟; 3、过了一会儿,接客的来了,小伙子叫Pablo,来我去附近上了一架轻型直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3 16:14:07)

麻将,是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和一帮同学聚会中学得。一直不甚精通,倒也不以为意,只是默默地将技艺水准,维持在浅薄的娱乐层面。之后的年代每逢聚会,常有以搓麻为局。除非阵容残缺少腿,我一律选择列席上观。窃以为做看客,相较自己上场,能有别样体验。于桌前各式人情风貌、神情姿态、嬉笑怒骂,更多报以喜闻乐见的态度。有限的下场经历,略知深浅,输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7 10:57:18)

南美行结卡城短暂的夏季很快地流过,早晚的空气中透出凉意,街道两旁的树叶已经开始泛黄,色调中那份明艳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光,蓝天清澄,白云流转,秋天来了。心绪也多了一丝沉静,也愿意抽空坐下来写些东西。2013年的圣诞假期,在经历了南美一路跋山涉水之后,自觉有一种身心荡涤兼彻底释放后的空明感。回到卡城后,投入了繁忙的照片处理工作,以及游记编写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7 10:52:03)

一、鸟人起飞 2013年12月26日,卡城到多伦多的加航航班,正点是下午3点半出发。我打车提前两个小时左右来到机场。 此次特殊而神秘之旅,让我的心中多少有些惴惴,而又兴奋之感-人在天涯、独步尘路、了无牵挂。想着会用相机记录经行处之风景与人文,用文字记录此行的心路历练。 站在候机厅里,透过高大的玻璃幕墙,有开阔的视野,能看到市中心,也能看到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4 21:05:38)

秋光,亦不辜负 记得,当年的青年才俊窦唯,有首歌叫“高级动物”。歌词前部,一串两字词语的堆砌,“矛盾虚伪贪婪欺骗幻想疑惑简单善变好强无奈孤独脆弱忍让气忿复杂讨厌嫉妒阴险争夺埋怨自私无聊变态冒险好色善良博爱诡辨能说空虚真诚金钱伟大渺小中庸可怜欢乐痛苦战争平安辉煌黯淡得意伤感怀恨报复专横责难”,最后以两句“幸福在哪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4 21:00:37)

秋光,不妨迷乱在巴黎机场的法铁办事处,激活火车通票,并预订了前往Strasbourg的TGV高速列车。下到站台上,没有一丝高大上的感觉,站台还算明亮干净。霎那间,影视作品中,那常用的恍惚组合镜头出现了。一侧的列车高速驶离车站,产生模糊的背景影像,站台上众人皆是静止的,只有一个行人在静止的人群中穿梭,镜头反复切换着,那人登上火车,并随着列车行驶出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4 18:10:09)

算来混进城里有一段时间了,也杂七杂八贴了些几年前写就的一些文章,游记。 比较让人困惑的是给自己的文章归类。首先,有个个人文章目录,这是服务于自己的价值取向,兴趣爱好。像我这摊,目前只有两类,信口胡诌,和自在游行。 其下,还有文章分类,应该是为文章打上关键词,便于一定程度的搜索。 再下,还有发表至论坛“XX”。 这其下与再下,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4 18:00:20)

秋光,菩提树下 两年前,在柏林旅行时,曾在一条名为菩提树下大街(UnterdenLinden)有过小坐,看周遭里人来人往,在春光里,感受呼吸的顺畅;在春风中,体验身心的飘荡。那是一段很惬意的时光,没有咖啡也没啤酒,大约是抽了烟的。街名,似乎是通行的中文译名。那条大街,似与东德自由人士,在柏林墙倒塌前,于其间静坐示威有关。没有过多详实的研究,只是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