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外之人

久居化外之地,岂非化外之人
博文
(2020-07-20 14:46:41)
一九七六年春,休学半年的我得以进入梦寐以求的文艺班。 高中举办各种专业班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期的新生事物。七五年秋季,本县县一中高一年级办了三个专业班:体育班,文艺班和农机班。由于体育与文艺班人数都不多,故而编在一起作为一个班上文化课,通称“文体班”。按本校班级排名习惯,亦称高三十七班。 本校能够举办文艺班的有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7-15 19:45:07)

一九七四年秋,差一点就被打成反革命的我,终于进入高中读书了。时年十六岁。 由于我的户口所在地离县城只有七、八里,故而我们初中两个班级有二十来人得以上县一中读高中一年级。本年级共二百来人,分为四个班,顺序为高二十九班至高三十二班。我在高三十班,有五、六位初中同学。其他人大多数是本校初中升上来的。 当时,我父亲也已经从农村被抽调回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19 21:16:49)
1977年12月20日上午九点,在湖南湘西山区某高考考场。我坐在教室左边第二行第一个座位,迎来了77高考的第一张试卷:语文。看到第一道考题,我心中一阵暗喜:这题我会做!这是一道七分的拼音题目:请写出下面拼音对应的汉字:wo2men1de1mu4diyi1ding4yao4da2dao4! 我出生在大跃进时代。我的同龄人早在两年半前就已经下乡了。而我阴差阳错主动或被动地在小学和中学休学了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