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8-13 02:40:46)
您如果经常上油管就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凡是中国人制作的反共反华视频,无论在诚实,善良,包容,智力,知识,科学,哲学,逻辑等方面都是油管上搓底的。换言之,中文世界与英文世界的反差是巨大的。 如果再进一步把“搓底儿华文媒体”排排队,那么前三名应当是:1大纪元。2郭邪教。3新唐人。尤其是自打彭佩奥发起对中国的新冷战以来,以及阎丽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刚刚被拜登选为副总统搭档。我对哈里斯印象最深刻的,是她在大法官候选人听证会上,像烤乳猪一般拷问卡瓦诺。我发现她思路清晰,语言干练,的确是块好料。 我在上一篇博文中曾经说:【拜登应当选一个年富力强,精明干练,政治上不那么极端,个人简历比较干净,以及名声较好的白裔男才是正道。相比之下,他的几个女候选人一个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美国疫情的发展曾经经历了两次大规模飙升。第一次是三月到五月之间。之后曲线开始趋于平缓。但六月初的重新开工又导致了感染人数二次飙升。并且这一趋势至今仍无明显改善的迹象。 川普政府要求各州要在秋季学期必须开学。这必将导致感染曲线第三次大幅上翘。道理很简单,因为像教室这类小体积的室内封闭环境,是构成高密度COVID-19的最完美环境,因此自然也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拜登的一长串副总统候选人名单清一色都是女人。难怪人们早就给他起了一个绰号“油腻乔(CreepyJoe)。"如今看来显然有着心理学的原因。 即便作为一种竞选策略拜登也是错的。虽然说美国的民主基本上是抱团抢香蕉,但是美国的总统选举并非如此。至少说,男女两大团伙抱团抢香蕉的想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否则希拉里在四年前就应当稳赢才对。 作为一种极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切激进的社会运动,包括民主运动都离不开三样东西,旗子,木棍和香蕉。类人猿为了争夺香蕉,它们更在意木棍的重要性。相比之下,同样是为了争夺香蕉,当代人类则更在乎旗子的重要性。 我这里的“旗子”的一个更准确的称呼应当叫“幌子”或者“名堂。”从心理学的角度,一切幌子都是假的。幌子的目的,要么是为自己抢香蕉壮胆儿,要么是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今天阎丽梦又出了第二个视频,并继续加大力度宣扬她的羟氯喹阴谋论。看完这个视频之后我的第一个感慨是阎丽梦休矣。郭邪教休矣。她们终于踢到了科学的铁板上。 中国大陆广泛流行着一种叫做伪民科的现象。以羟氯喹为例,伪民科们会普遍认为,一种药明明是有效的,为什么不推广使用?政府这样做与杀人有啥区别吗?这里面涉及到科学和伪科学的划分问题。伪民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在上一篇中说到:“有时候一个精神病提出的问题,的确能难倒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哲学家。例如郭文贵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共领导人没有一人感染COVID-19病毒?” 其实我是在反讽。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连小学生都会算的简单概率问题。 到今天为止,中国被感染的总人数为88539人。其中湖北省占了一大半,总共有68138人被感染。假如中国人口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时候一个精神病提出的问题,的确能难倒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哲学家。例如郭文贵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共领导人没有一人感染COVID-19病毒? 答案终于出来了。原来中共领导人都在秘密地服用羟氯喹。按照阎丽梦博士的解释,中共早就知道羟氯喹有效。但他们却只顾着自己偷偷地吃,而没有把这一秘密告诉外人,包括八千万普通党员,中国的老百姓以及全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7)
我认为许章润十有八九嫖了娼。理由如下。 首先我发现,中国自由公知们所追求的自由,是一种没有上限的,想干啥就干啥的自由。当然也包括了男人应当松松裤腰带的自由。关于这一点,仅仅从许章润自己的讲座视频当中,我已经听的很清楚了。这不仅仅是许章润一个人的思想,而是带有普遍性。 例如除了把美国的一切当成不证自明的逻辑前提之外,我还没有发现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近阎丽梦突然高调活跃了起来,并在班农的作战游戏室里高调亮相。按照班农,郭文贵以及大纪元的说法,阎丽梦握有中共故意制造并扩散武汉病毒的有力证据。对于这类说法,其实无需验证便知是一厢情愿的自吹自擂。 在班农的游戏室里,阎丽梦说出了她的所谓“铁证。”她打算写一篇严肃的“科学研究报告,”以论证在SARS病毒骨架的基础上,人工制造COVI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