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拾影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个人资料
博文
(2021-05-07 07:14:32)

话说开博以来,自知山高水低,个人很少出文,也很少点评,默默地坐着吃瓜,从来不曾给任何人发送过悄悄话.久而久之,我的”悄悄话”那块,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前两日返城,看到一新客,“人参花”来访,留给我一个悄悄话,感觉咋那么暧昧呢 然后我就去点“给我悄悄话”,木?怎么是给自己悄悄话呢?随即又点了“路上拾影”,走进了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回家的路比去上坟的路快. 到了院的时候已过晌午.还没有进门,韭菜花的香已经扑面而来.包子在我心中的地位不及饺子,但想吃还得凑上特别的日子.即便是白菜心,或西葫芦的素馅,也足够让人垂涎三尺,望眼欲穿.生产队赶在清明前给社员分的韭菜,择好洗净,拌的粉条鸡蛋,外加两勺棉籽油,已经赶上过年了 随着风门吱钮一声,母亲从屋里走了出来,“一看就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5-01 10:28:17)
别人家上坟,到小洼也就一袋烟的功夫,而我家上坟却要去另外一个村子.记忆中,我跟随父亲也就去过一次.那是77年,我九岁,上小学二年级.家里有一辆飞鸽牌自行车.为了保新,还用条形塑料布把三脚架一圈一圈给缠裹起来,颜色说黄不黄,说白不白.父亲就是用它带着我,左转右转,咯咯登登,约莫五,六里路,就到了村口.剩下的全是土坡,基本上是人推车,直到两座长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4-25 15:14:46)
读完大二的89年暑假,我去了垣上的姑姑家. 嘴里嚼着油厚煊正香的时候,姑父提起了他拐弯亲戚家的一个姑娘,跟我同岁,在南京读大学,问我想不想见见.我说我一男的怕啥,随后就蹬起自行车,颠簸在咯咯登登的土路上 人都说垣上的姑娘长得跟大白馍一样,我这心里有一种热乎乎的期待.村和村之间也就3,5里地,不一会就到了.但掀开门帘的那刻,我有些失望,发现跟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4-13 15:16:48)

应该是昨个中午的那杯咖啡有点问题,极可能是那奶过期了.一下去不久肚子里就几里嘎啦地直咕嘟,后来被我硬是压下去了.因为要赶点送货,三点后浪漫的法国人是要准时去赴约的 首先得表扬一下我那驴,三点差五分,愣是给赶上了.也亏了那是老熟人,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路上看到花姑娘了,所以晚点?”,把我一身绷着的劲一下子就给整散了 结货后,直奔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3-12 22:27:23)

我生于六十年代末,在七十年代长大,红旗飘飘的这段年月,便构成了我的童年. 除了我家的老房子,紧邻本村的礼元镇就是我的童话世界. 礼元镇的集市得益于在原南同蒲的基础上建于1958年至1964年礼元至垣曲的支线铁路.而在此之前的集贸中心却是东去横水镇途经的第一个村庄,行村.行村连同比邻的村庄阜底,多为赵姓人氏.阜底村是南宋宰相赵鼎的故里,又是“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3-07 10:49:15)

不曾见过你的面容
闻言你就在那汾河湾上 你的点滴
成就多少篇章 却是那无情的水带你去了远方
没有你的日子太长 有多少墨客难为书
你可知 有多少丹青画不成
你可晓 重拾那把泥土
今夜把你雕 回家看看吧,泥姑娘
这可是你旧时的模样
-有感于绛州澄泥砚的传说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21 14:21:36)
家在闻喜,可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地道的闻喜人.这话,要是给闻喜人民听了,肯定会骂我的.因为我家离县城远,和去绛州等距,都是六十里.加上新绛中学是重点,所以就有了我这闻喜人走绛州的传说.青春从此被充满绛州味道,可以解释为什么后来“总把绛州当我家”.来的时候,首先进入我两个小眼睛的就是那座老浮桥,也是我活了十五年,第一次看到河,水有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2-13 16:09:21)
真没想到尝试了一下大海捞针,竟然如愿以偿一如那场邂逅,在慢时光的绿皮火车上,在只剩下一个人的站台为生存计,我暂时把它收在远方的日记里,等再次翻阅的时候,已经过去近三十个年头.回首,一切都变了,变得如此之快,如此陌生,再也看不到那亲切的绿皮火车了,再也听不到站台上卖包子的吆喝了心想,还能找到你吗?我摸摸自己光光的头翻阅着你写给我的仅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2-25 08:15:46)
迎宾酒前无宾客
窗外风景风雪少
杯中自有神仙在
不负树上好灯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