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3-18 11:24:34)

春光明媚。散步到家附近的公园,行至伤心处,心如刀绞,肺似剑刺,不禁泪花纷飞。借陆放翁的诗句描绘心扉: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前天,Dalhousie的校友夫妇打电话给我,问我防冠病毒的东西准备了没有。我说买了点粮食洗手液之类,口罩听说早就买不到了。他说,他们准备了一些,给我送过来。今天,他们夫妇早上过来了,都带着口罩。他们说出去带口罩很别扭,还甚至怕人攻击。真的,现在这种防护左右不是。我也觉得至少对咱自己还没有多大意义,华盛顿等大学都改网上了,但我们学区说直到他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2-29 17:21:04)

“等头七那天,领孩子奠一下,烧点纸钱,叩个头。告诉她,你们都好,安魂,”健康坛的fuz大哥说。 女儿也早就说我们得给妈妈送些钱去这条长长再不回头的路。她明天回校,我们就早点准备吧。 把小店货架上的这种和真美金极相似的冥钱买光了,只有大半箱。我问他们还有存货吗?他们又拿来一箱。我把箱子装满,拿到车里算了一下,不满意。我又回到小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当初,像fuz大哥等认为首要任务是止血,但当时没人能给出策略。前天,和我们一朋友聊,她说她得乳腺癌时,就拼命夸大症状,结果好多东西能加快--她也是护士,但头脑比较灵。 我现在想,要是我爱人早就说她痛的不得了(她也确实感到一直痛),他们就可能让她住院/ICU,饮食和其它一切都会严格得多,料想她无法与那儿规矩抗争。也可能那时就做手术,命不会这么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有的网友提供给我一些有用的信息。我对我老婆从发现病症直到去急救室之前没有受到一点治疗无比愤怒。我不在乎我能不能赢钱。。。我只是对我老婆走过的程序和最后被折腾死很痛恨。网友有信息的经验的等等请给我私信,不胜感谢。 我觉得这个律师事务所对我的case可能比较好。大家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推荐? https://www.forthepeople.com/medical-malpractice-attorney/ 02/28。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0-02-26 20:06:44)
从此生死两渺茫,不思量,自难忘。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西城雨,翡翠阳。今天,我们给她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追悼会。只有我们几个最亲密的朋友,她的几个同事,和我们在DalhousieUniversity的几个校友,我的一个老同学,和住在我们对门的一个男医生(他们夫妻都是医生,地道美国人。女医生走不开。他们说最近两天请我们一家去他家吃饭)。我说我没经验办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他说他们那里现在十分不解我老婆会在切开肚子后会出现那种状况。 我对他大嚷,我说你是个医生,我老婆是你们那里的护士,自从2月11日诊断以来,你们知道她一直在失血,你们什么都不做。Thissystemistotallybroken,你是医生,youcouldbeoneofthese.那天去ER,我就看到你们不断地抽她的血。抽了扔,仍了抽。我老婆请他们给她输血,得到的回应是需要的话,会给她输。 他们想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而今尝尽愁滋味,这太艰难了。 看到她常用的碟子,我真的想都给摔了。她喝茶用的茶壶,我想给扔了。。。儿子说这些东西先放到attic里边的储藏室去。可是太多的共同,太多的熟悉的东西,样样催泪。 我朋友马上把我女儿接到家,我希望他们能把她生前养的花拿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0-02-24 14:43:46)

这张照片在我钱夹了放了近30年。是我最喜欢的。我找到这身衣服,希望给她穿上,带着美丽去另外一个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6)
1.刚过午夜,今天我和她要待在医院里了。 2.3:30am.似乎痛疼控制不住了。好多小时了,她第一次要去厕所。她也一直在流汗,不知为什么。没有热,血压60~90,心跳100左右。 3.3:40am.护士测不到氧,血压降到45.她呼叫快速救护组。进来了7,8个人。经过几十分钟,血压稍微生了一些。 4.我们到的ER是她工作的地方,是该医院的一个分支,不是主院区。快速救护组的主医生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