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不是数

晚食以当肉,
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静贞正以自虞。
博文

天津元宝山生命纪念公园题记天津市红十字会,天津医科大学,天津元宝山陵园有限公司,共同于蓟县朱华山西麓元宝山庄,廊辟净土一方为天津市遗体捐献者建立纪念园,树碑立传,以弘扬他们“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遗体捐献者捐躯于社会,献体于科研,遗仁爱于人间的义举惠及后人。他们觉悟人生之真谛,留生命之绝唱,暂聚有形之躯,施慈善无尽之情,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5年邮轮停靠巴巴多斯(?)旅游车司机推荐,当地人从树上摘给我们的。 开始以为是什么热带水果就买了。回船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结果根本不能吃。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大家都议论长津湖,让我联想起多年前听来的传说。 七十年代初期我在工厂当学徒。半个小时的中午吃饭时间就成了大家(主要是老工人们)八卦的场所。车间里同组的一位孙师傅指名道姓地提到车间里锅炉房的另一位当过志愿军,受伤回国的师傅:“你们知道他是怎么负伤的吗?他自己说过,到了战场上,枪子儿不长眼,一到冲锋时刻,冲上去就打死了,不冲就是逃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9-21 14:33:29)

怀念姨爹欧阳予倩先生 Original张延祺(发表在南杰文化,9/21/2021) 9月21日是欧阳予倩先生逝世59周年,现刊登他的外甥女张延祺女士写的文章以示怀念。 九月二十一日是我的姨爹欧阳予倩先生逝世周年。几十年来,似乎他并没有离开人间,我好像昨天还看见他,今天、明天会再听到他的声音。我每天、每夜都在怀念着他。 我三岁失去母亲,不久父亲也谢世,没有兄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以前觉得好玩儿,就缠着家中长辈念给我听。次数多了,几乎可以背诵。作者是前清一位叫杨一昆(无怪)的举人。天津论天津卫,好地方,繁华热闹胜两江。河路码头买卖广,看风光,人疑是广积银两,哪知道内里空虚皆无实在项。不种田,不筑厂,赤手空拳即可把钱想。第一是走盐商,走久接地方。一派纲总更气象。水晶顶,海龙裳,大轿玻璃窗儿亮。跑如飞蝗,把运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1-09 18:02:43)
嘉庆庚申举人,津门梅成栋树君诗:谁家鼓吹出城西,翠帓红旌上大堤,柩内形骸千古梦,路旁儿女数行啼,亲朋相送临歧路,翁仲无言落日低,华屋山邱弹指事,人生未有不黄泥。又,津俗凡遇幼殇,谓不宜棺殓,并不得附葬祖茔。只以盖垫包缚儿体,投之中流,或置之旷野。盖垫者,津人复釜之物,以苇篾编成,形式八角,意谓儿殇得此,即不辨东西。转世托生,不复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版本来自张焘所著”津门杂记“,1848年版。和网上流传的其他版本有所不同。谨录庚午六月曾中堂奏疏大学士直隶总督一等侯臣曾国藩兵部左伺郎通商大臣臣崇厚跪奏为查明天津滋事大概情形恭折仰祈圣鉴事。窃臣国藩于六月初九日静海途次,承准军机大臣字寄六月初八日奉上喻曾国藩奏启程赴津筹备情形一折等因钦此,臣等伏查此案起衅之由。因奸民迷拐人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