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如果你以为我要谈抑郁成疾这件事,那么请跳过。我没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如果仅凭“听说”二字来谈论其危害性,是不足以为据的。在这里,我只想粗浅地谈一下这样做,会对生活质量有什么影响,首先,你得有决心从悲伤中走出来。如果没有这种计划,那么就任由情绪引领。这就好像配偶外遇一样,如果选择放下,那就好好过。如果放不下,就离婚。不能选择不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去年是中国人忧伤密度最浓的一年,我的父亲也在去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的离去与新冠无直接关系,但因为疫情,我的十年往返签证无法使用,新的探亲签证耗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幸运签到,等我经过漫长隔离,终于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依然偶尔会突如其来的心痛如绞,不过痛不欲生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亲人和朋友的支持肯定是分不开的,大量的阅读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