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杂谈

叫他“随意”,是因为不愿受任何“八股文”风式的约束,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喜怒哀乐,麻辣甜酸,都由它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Y知青在农村的最后一天vs.川普在白宫的最后一天 (老X) Y知青终于熬出头,要离开农村了。 Y知青是我初中同学,没有被推荐上高中,所以早我两年、初中毕业就下乡了。我下乡到公社报到的第一天,就知道他是公社的“好”知青。记得当时接待我的公社主管知青的副书记,看着我老实的面孔和墩厚的体格,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到了生产队,要和贫下中农打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近年,当大众被问及为什么选举沒有去投票?回答得最多的是"沒有時间"。 选举日定在礼拜二,那已经是1800的时候。那时的很多选民生活在乡村,多为小农经济,他们周日都有固定的贸易活动。周日完成商贸活动,周-赶上马车进城,周二投票后返回,不影响下-週的商业活动,所以选举日就立法定在了礼拜二。 今天的生活程序早就与当年大不-样。特別是位置较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IknowwhattheysaywhenI'moutoftheroom. ShouldIbeseeingsomeone,shouldIbetaking oneofthenewdrugsfordepression. Icanhearthem,inwhispers,planninghowtodividethecost. ...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05 15:37:27)
川普之为国捐躯者"loser"论,是去逝之战士已不能再战,故为"loser";中国文化素有"好男不当兵"之说,故充军"sucks".这只是我这"沈默大多数"之一员,帮川粉摆脫困境之一辩。LOL!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的七七---潜伏、野合(老X)干就干了,不必尴尬,若有机会,再干一场。前一篇里扯到农村来的G同学自叙的、考上七七后的“退亲”一事。虽说也是大事,不过水到渠成。据G同学其后的细叙以及G同学后来过上的幸福生活,我倒觉得G同学这门子亲的确是退对了。就算老X骂他“陈世美”,G同学也觉得值。退亲不是最终目的,而重新找一个城里人、或至少有城市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我的七七---忘了打标点符号(老X)老W七七高考的笑话,永远都是饭后茶余的点缀,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经典。七七考完以后,三朋四友只要得空,又经常一起聚在茶铺里喝茶聊天。这些老大哥多为文革前的中学生,能有今天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所以都参加了七七高考。茶友中的老W,平常话不多,性格内向,大部分时间都是听别人侃,心不在焉的。偶尔插一、两句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的七七---个个都是“陈世美”(老X)七七、七八能上大学,实属不易,显摆一下也没什么出格,权作“鸡汤”。如若你是从农村走进大学的,可能名堂还更多。中国的大学文化里不是自古就有“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的或贬或亵传统吗?读研期间有一次从北京回内地,正好和一大学同班、也正在读研的G同学同路。大学曾同桌,也帮过他不少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我的七七---小平同志的作用还是应该肯定的(老X)虽说今天上大学对年轻来讲,是顺理成章的事。只要你努力,上大学的机会总是有的。但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文革那种特殊的历史状况下,大学几乎完全停滞,仅有少数文革后期推荐的工农兵学员,这对于求知欲极强的大多数年轻人而言,能有机会上大学只是一种侈忘。当时,上山下乡是顺理成章的事;上大学却是痴人梦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7-12-12 20:38:51)
我的七七(老X)记得七七录取发通知书那天,早上10点来钟我就在学校宿舍区闲逛,打听消息。中午时分,一好友收到哈尔滨船泊工程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尽管他并没有填此院校,但毕竟划了服从分配的押。再者这本生就是一所很不错的高学,像我这种家庭出身背景,是不会被录取的。那年头“政审”,你懂滴。看到录取书已经发送,于是赶紧往家跑。真的是郁闷啊,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选择“桥”还是"墙",那的确是因人而异。我和这里很多华裔一样,很自然的会走过"桥"去,而不会去碰"墙"的。和很多华人一样,我也曾是"难民","六四难民",所谓"血卡"受益者,切身体会"难民"的苦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