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叶

贝叶是一种可以在上面写上字的叶子。
个人资料
.川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今天一直雪花轻飘,天色阴沉。中午时我拿起沉重的相机走到家对面的小公园去,想拍一些飞鸟和雪景。最近我迷上了摄影,想用相机留下一些最符合自己的印象的真实画面。 周末刚下过了今秋的第一场雪,可是那初雪的纯净柔美的气息已经不复存在。目之所及的街道与公园的白色雪地显得单调沉闷又阴郁肮脏,令我心情跟着抑郁起来。我记起上个周末加拿大感恩节那天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上周日我背上大大的相机去爬Mt.Smutswood回来之后,曾写下这样的一段话:
“2020.09.20Mt.Smutswood.叠翠流金的秋日,我第一次自告奋勇地背上了大大的旧相机,想用相片留住这一天的美丽。记忆是狡诈的,如思绪一样飘忽不定并且极易被修改,我不再相信自己的记忆。我也不再相信被滤镜和光屋修饰得面目全非的美颜照。我想留下一些自己拍摄的最接近原色的照片,可是我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20Mt.Smutswood,Banff,Canada. 层林尽染的斑斓群峰上天空时而阴云密布,如金色年华的娇艳面容上偶尔飘过一丝忧伤。你能静静地聆听一会儿这秋日的私语吗? 我当日的感言: 2020.09.20Mt.Smutswood.叠翠流金的秋日,我第一次自告奋勇地背上了大大的旧相机,想用相片留住这一天的美丽。记忆是狡诈的,如思绪一样飘忽不定并且极易被修改,我不再相信自己的记忆。我也不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15 08:00:07)

July05,2020.PanoramaRidge&TowerofBabel.一日连爬全景山脊与通天塔。全程13.7公里,爬高1585米,历时8小时30分钟。 昨天有朋友问:你们周日的山爬得怎么样?我说:“这一次不该叫爬山,应该说是朝拜去了。”全景山又可以叫做上帝的视角,全景山脚下的两个冰川湖名叫安慰湖(Consolationlakes)。通天塔取名自圣经创世纪中的巴别塔的故事。故事说:那时,天下的人都只有一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4.25傍晚9:29pm,卡城最高风速达每小时65公里,我家门前种了将近20年的松树在我眼前拦腰折断。在它折断前,我正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用手提电脑看韩国电影《与神同行:最终审判》,沉迷在电闪雷鸣刀光剑影的人鬼神鏖战中。就在树被吹断前一分钟,我突然被屋外的呼啸风声吸引了注意力。我留意到正对着窗外的松树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树影在暮色中狂乱摇动,于是大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3-30 16:11:47)

继上周末Banff国家公园关闭之后,这个周末省立公园Kananaskis也禁止停车,这就杜绝了一切进山的可能。昨天登山群的痴人们开始翻出旧照忆苦思甜,望片止渴。我也从手机翻出一些当时随手拍出的照片,突然发现全都美到令人心醉神迷。我想起一个年近六十的山友跟我最后一次登红峰回来的路上说:她母亲整天叮嘱她别那么疯狂,大冷的天别老是往雪山跑,也不看看自己多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3-23 20:33:59)

2020.03.22星期日封城 卡尔加里于3月5日迎来了第一个新冠病毒确诊病人之后,在短短的两个星期之内被感染人数已经超过160人。今天整个加拿大的确诊人数为1470人,20人死亡。 这两天我是蜗居在家中懒散度过的,这是自5天前开始居家工作之后在家度过的第一个周末。过去的几天早上不必再赶着出门上班,也没有在公司办公室工作的紧张感,到了周末也就失去了以往对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0-02-20 18:53:56)

我想抓住一丝缥缈如风的思绪,却扬起一片飘扬如尘的悲伤. ===== 2020.02.16KingCreekRidge王者之脊,全程7.2公里,爬高740米,历时5:50. 情人节之后的周日是个完美的登山日,山里气温在零下7摄氏度左右,清冷无风。我们一行4人~我、天骏、Gordon和李先生~在清晨8:45迎着满天朝霞走向王者之脊。两个星期前,我们走了离王者之脊相隔不到一公里的Commonwealthridge,那时漫山遍野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记录一下这个千年一遇的特殊日子与我家天使的对话,还有前一天我们爬的山。 注:天使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是我们家的天使。以下是这一天我们两个的部分对话: “妈咪,我刚刚发现有的妈妈真的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太奇怪了!”
“噢!真的吗?”
“真的!是我的一个朋友跟我说的。她说她妈妈天天怪她懒,连碗都不帮洗。可是她说想帮忙的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21,Observationpeak.站在白雪皑皑的观察峰上,冰原雪峰尽收眼底。从顶峰俯瞰的弓湖与佩投湖,如宝石般闪烁着梦幻般的光彩。两个湖的左上方是毗邻相连的万年不化的冰川,从顶峰之上可以观察到冰川化成了溪水流入湖中。这座去年我们就想攀登却因雾霾而召集了4次而未能成行的山峰,在这个风和日丽的周日,终于向我们呈现出她最美的模样! 于是,我写了一篇小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