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女

爱美女★爱美女!!
个人资料
阿里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出家的米脂女子婷婷 (纪实性电影文学剧本 )

(2020-06-29 12:24:45) 下一个

1

中国西北。

他叫的20碗面条刚送上来,就看见一个农村来的衣衫上打了几个补丁的女子向他招手。看看身后没人,确信了是叫自己后,他走上前去。那高个女子踮起脚尖,将双手圈起放在她的嘴和他的右耳之间:
“我没钱了。你能给我点钱帮我买碗面条吗?”她的眼睫毛一眨一眨的。
“啊,快到我的桌上。你吃十碗,我吃十碗。”
“那你朋友来了怎么办?”
“朋友?20碗都是我自己的。”
“真的啊?”

不到十五分钟,那女子吃完了第十碗面条,站起来,向他鞠了个躬。
“哎,别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他带她去了一家不远处的美容院,掏出会员银卡:
“给她先SPA, 加玫瑰和脱脂鲜奶。然后全套美容,不要眼部护理。然后给她染LOREAL第46号颜色。要LOREAL原装的。完全染好后, 给她做个离子烫。”

“等我回来,你全套约要三小时。”

他走出门去,又回来,将双手圈起放在他的嘴和她的左耳之间:“把你的身份证给我。” 她的身份证:“张婷婷。陕西省米脂县大张庄三里洞5号之2。”

三小时后,他带着一个女包进来了。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出水芙蓉:“米脂出美女啊!”

打开女包,“这是我给你买的手机。你住哪里?”“。。。。。。”

他领着她,去买了一套衣服。然后带她到了万家院11号楼5楼503室。

“两把钥匙都给你。我留一把不大好。我住对面的快利酒店去。我明天就回北京。你哪天想走时把钥匙交给对面的快利酒店的前台。告诉他们这是阿里的钥匙。”

“阿里?”她眼里一片茫然,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你想跟我说话时就连按两下手机上那个最大的键。但不要在夜里打。夜里我会关机。你的包里有一个信封,里面有给你明天买面条和衣服的钱。美容卡也在里面。”


一天以后,他在首都机场:“张婷婷,我是阿里。你今天吃了几碗面条?”“。。。。。。”

“听好,我给你订好了一张来北京的飞机票,是电子票,就是说你不需要票上飞机。一小时后你去美容院门口,一个司机会接你,然后送你去机场。你把身份证给中国民航的柜台看,他们就会给你一张登记牌。你不要带任何饮料进机场。你要问好登机口。但登机口可能会变,你要每过半小时再问一遍。有问题时就连按两下手机上那个最大的键。”

“真的啊?我就要飞到天上然后去北京天安门了。。。。。”

 

2

和她去了圆明园。她总是喜欢往没人的地方走。他总是步步紧跟,生怕丢了。

跟着她,他看见了很多以前从未见过的景色。他发现空空的圆明园有水有桥有树有路,很美。。。。。。

跟着她,他看见了北海公园一棵像落雪一样落花的高大的玉兰树。

跟着她,他看见了故宫的后院里一棵开满了白色丁香花的丁香树。

跟着她,他看见了天坛。 跟着她,他第一次近距离地看了天安门前的毛泽东画像。。。。。。


走到哪里,那身材高佻,皮肤白皙带着淡咖啡色雀斑,头发纤细笔直黑中透着微红,抢在时节之前穿着淡蓝色的牛仔短裤露出惊人的雪白的长长的双腿,引来了无数惊艳的目光。。。。。。谁也想不到两天之前她曾是个逃荒的流浪女。

一个戴眼镜,打领带的男子假装轻松地走过来对她说,他的公司在找平面模特儿。她眼皮都没动一下地拒绝了。

“你为什么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他不怀好意。”

“那你为什么不觉得我可能不怀好意?”“你和他们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你的眼光是个孩子。”

在夜幕中他送她去酒店的一刻,她忽然说:“我明天要走。。。”

“好吧。我帮你订明天下午的票。我会安排人到机场接你。”


首都机场。

“我。。。我可以礼节性地拥抱你一下吗?”对别人他从不问就会去做。

她让他吃惊地主动拥抱过来。一瞬间,他像在白色的夜空上看到许多淡咖啡色的星星。他有点头晕。

他闻见了几天前的奶香。是几天前那美容院的玫瑰鲜奶浴留下的。他忽然明白了她不洗澡。他感到极其眩晕。。。。。“你等一等。”她对他说。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女洗手间出来,交给他:“这里有封信。我走了你再看。”包着信的是她的粉色的小肚兜。


“里哥,

你带我做了几天的梦,好像一切是我小时候就知道的一样。 但北京不是我的,酒店不是我的,阿里不是我的。我要回到我的生活。不要来找我。如果能碰巧能再见就见。不然,下辈子我们在另一种情况下认识。比如说我们是同学。

谢谢你给了我自信心,给了我新的生活的开始。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再见了。

婷婷”

 

3

自从送婷婷去首都机场之后,有16天,虽然每天都想到她,但坚持尊重她的意愿,没有给她打电话。

一天晚上,看到手机上“婷婷来电。。。”时头发晕,四肢发软。。。

“里哥,我。。。。。。”

“你想来北京吗?”

“不,我。。。。。。我想去 An Li。。。”

没听清,之后再拨过去,总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连续20天。

20天里,一直在想,在查: “An Li 在那里?”

第21天,忽然明白了是“庵里”。就是尼姑庵!

第22天,给总裁发了个短信:“母亲病重,紧急休假一周。”

开始了寻访米脂附近所有尼姑庵的艰难行程。

坚信,一定会找到婷婷。。。。。。

 

4

“臻厥,不! 婷婷:

不到两个月前,我无意看到一朵花蕾。在风沙中,她身上有些沙土。出于对花蕾真心的热爱,我小心翼翼地洗浴了她,把她带到了阳光下。

她告诉我,她不属于这花园里的阳光,她要回到她的风沙中去。在她离开花园之前,我拥抱了她。。。。。。

结果,这朵花蕾没有回到属于她的山野,她受一种人类文化的影响,她选择了一个叫“嘎丽庵”的花瓶中安身。

她是应当属于山野的,即使她不选择花园或以为朵花园不选择她。你觉得呢?

花瓶再静,再洁,那是人造的。风沙再纷杂,那是天造的。 山野再荒乱,那是你生长的地方。。。。。。

愿你热爱山野胜过热爱花瓶,相信你热爱野山的日出和日落胜过留恋人造的北京。

在米脂你家年三十的晚上一定见到你。不见不散。

阿里”

 

5

为此阿里前几天一直在西安。今晚十点将乘K8175在除夕上午近九点到达米脂。

在google地图上查不到米脂金龙大酒店到大张庄三里洞的路。但阿里坚信,他一定能在除夕的晚上见到婷婷。。。。。。

 

6

约下午4点,我到了大张庄。特里按陕西的打扮,头上扎了条白巾,腰间扎了根红布带。因为6月找婷婷时来过,很快找到了婷婷家的窑砖房。房间较小,约20平米。

婷婷爸爸见到我很激动:“阿里,你来了!来了好。你来了,婷婷一定会来。”

“你咋给她起名叫婷婷的?特别好听的名字。。。。。。”

“她有个舅舅,喜欢一个词:婷婷玉立。让额在婷婷和玉立里选一个,额选了婷婷。”

“好名字。婷婷。。。名如其人。”每次我把“婷婷”两个字说出声音的时候,眼前都闪过一道圣洁的光。。。。。。

下午5点37分,正不断删除收到的群发拜年而注意到时间*。张婷婷梦幻般地出现在窑砖房门前。她穿着一身青布长褂,比想象中的多一丝悲切。她的眼睛里仿佛格外散发着圣洁的光。

她家里有个黑白电视。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黑白电视了。不知为什么,当婷婷爸爸打开电视在我看到黑白影像的时候,内心忽然无比激动,几乎失态。婷婷注意到我,忽然她的眼里闪着泪花。。。。。。

婷婷爸爸给我和他自己各倒了一碗的酒。 一开始就干碗。没想到我带来的高粱酒很烈,喝完后我一直剧烈咳嗽。每咳一下,我和婷婷就互相看一眼。。。。。。

桌上有12道菜,其中4道是我带来的:北京烤鸭,干切驴肉,干烧笋尖和五香烤麸。准确地说是11道菜,因为其中一道木鱼是只能看,不能吃的。

记得上次在北京我只吃烤鸭肉,她只吃烤鸭皮。我还说过:“以后吃北京烤鸭一定就和你一起吃。”当我用一双多余的筷子将烤鸭皮夹给她的时候,她说:

“不。谢谢。”

我只好给她夹干烧笋尖和五香烤麸。她说:

“谢谢。我自己来,阿里。。。。。。”

听到她叫我的名字,好像有一股电流从身上飘过。。。。。。

然后,我对那些荤菜忽然失去了口味,一直和婷婷一致地吃那些素菜。她爸爸很爱吃干切驴肉和烤鸭肉;她妈妈很爱吃烤鸭皮。

当她爸爸给我又倒满一碗高粱酒,来和我碰碗时,婷婷忽然把我的酒碗抢过去,一口喝了。然后,她开始剧烈咳嗽。每咳一下,我和婷婷就互相看一眼。。。。。。

 

7

在婷婷帮我喝了她爸爸和我干的那碗高粱酒后,她脸上没有了原来的略带笑意的表情。

她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碗。我把她的碗端起来,往自 己碗里倒了一大半。她迅速地端起我的碗,一口都喝了。我赶紧端起她的碗,把酒都喝了。然后我把大酒瓶里的酒倒给她爸爸和她妈妈,虽然知道她妈妈不喝。我把 剩下的酒以敬她父母为名连着酒瓶都喝了。我担心倒进碗里会被婷婷喝掉,她坐的离我很近。。。。。。

脸上火辣辣的,心砰砰地跳得我可以听见。。。“我去外面透一下气就进来。。。”

原本想出去主动吐出来,但婷婷立刻跟出来了,我就不好意思去吐了,说“我们往前走走。。。”

天上的月亮正好是半个的。耳边忽然响起一首歌的乐曲:“月亮弯弯在深山。。。。我家那个阿哥。。。”这是一种幻听。。。这首歌是在美国的时候看的中国LD卡拉OK大碟。。。那是1998年。。。

”婷婷,你看。。。。。。。“

听我叫她的名字,她好像全身一阵颤栗,一下子冲着月亮扑抱着我。。。。。。

 

”婷婷,我喜欢你的青袍。。。。。好好啊。。。。。。“

“婷婷,我喜欢你的脖子。。。。。好好啊。。。。。。”

 

忽然她 ”噗哧“ 笑了起来,说:”你真是阿里吗?说话怎么很不一样。。。。。。”

“不一样。。。不一样。。。”一边狂热地吻抱着她,我一边胡乱说着。。。。。

 

8

大年初一上午10点,他在米脂金龙大酒店801号房间昏昏地醒来。朦胧地好像记得昨天和婷婷一起看了月亮,并在明亮的半月下热烈地吻抱。。。。。。

三袋烟的功夫后,他回到了婷婷家。

婷婷她爹见到他远没有昨天的热情,说:“一早就没见着婷婷。她留下个条子,你看吧。。。。。。”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问:“昨晚你看见过天上亮亮的半个月亮吗?”

“啥?! 三十晚上,你看见最多也是个月钩啊!。。。。。。”

“啊。。。。。。”他忽然为他和她其实从来没吻抱过松了一口气。然后急切地打开婷婷的信:

“阿里,

你看到信时我已经回去了。我在那里才能安心。你明年不要再来米脂了。

昨晚你喝多了,让我看天上的月亮。我看了,没有。那一霎那我明白了自己对你来说就像天上自己看不见的三十晚上的月亮一样。

如果十年后你还记得我,十年后来找我。记住,2021年除夕。

婷婷”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