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白鹤的BLOG

日子是流动的河水,记忆是沉在水底的石头。
个人资料
逍遥白鹤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南方的庄园旖梦(1):依稀可见郝思嘉们远逝的仙踪

(2021-09-24 09:48:52) 下一个

图文/逍遥白鹤

*下面的图片多为手机片。说来有趣,我先生给我买了个新傻瓜相机,画质很好,但电池很不经用,没拍一会就没电了。所以我这个懒人还是用顺手的手机拍了,新相机弃之没用。

 

《飘》(Gone with the Wind)是一部出版于1936年的美国小说,作者为玛格丽特·米切尔,这部作品曾在1937年获得普利策文学奖。《飘》是作者在世时出版的唯一作品。这部小说不但成为美国史上最为畅销的名著之一,而且由此所改编的电影《乱世佳人》也成为电影史上不朽的经典。我,一介凡人,不打算拘泥于现下弥漫于美国的极左思潮去否定一切奴隶制过往的存在,我不否认年轻时曾被此书中血肉鲜活、个性分明、顽强与个人命运抗争的人物所深深打动过。我以为,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内无人可以选择自己出生在哪个阶级的家庭,她(他)们注定会在自己特定的社会阶层里,品味命运带来的甜酸苦辣,在特定的人生角度判断是非曲直,必然有各自所属阶级的局限性。有谁能硬性规定无论古今的文学作品只能描写穷苦人,不能描写富足的上流社会呢?如果哪个时代的文学艺术被限定于只能描写政治正确的底层人群的挣扎,那样的作品将会多么狭隘单调多么枯燥乏味!

我们作为在历史长河中走到千禧年代的后人,应该正视所有被前人记录下来的史实,珍惜所有的文化遗产,无论用今天的观点来评判是对还是错。承认之所以存在于当时的合理性,也承认人类文明进程中被推翻被否定的行为的合理性。用今人的眼光和认识水平去要求古人是荒谬的,在今天人为地埋葬和否定历史存在过的各种情境也是徒劳的。存在过的或者值得被批判或者值得被赞颂,都值得铭记,一切曾经的发生组成历史。被人为“政治正确”后过滤出来的只能是历史的某些碎片记忆,不可能完整。

《飘》的书名取自欧内斯特·道森的诗《希娜拉,我已不是希娜拉主宰下的我》第三段第一句 : “希娜拉!我忘了多少风流云散的事情,”(原文:I have forgot much, Cynara! Gone with the wind)。此句话也在小说中出现:第24章,当郝思嘉为躲避北方军对亚特兰大的轰击,逃回她家族的农场——塔拉。有一个瞬间,她叹惜道:“塔拉现在依然无恙吗?还是也已随着那横扫过佐治亚州的一阵狂风飘去了呢?”(Was Tara still standing? Or was Tara also gone with the wind which had swept through Georgia?)

位于美国东南方向的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na)的查尔斯顿(Charleston),濒临大西洋,城市初建于1670年,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南方老城,她拥有此州很重要的一个港口。查尔斯顿面积虽然不大,但确是一座颇具浪漫风情且藏储了诸多故事的历史名城,建筑风格和生活方式极富魅力,保存了南方恪守温和礼貌、周到待客的传统民风,曾被评为美国最友善的城市。查尔斯顿在美国内战发生之前是美国南方种植园最大的根据地,也是美国早期奴隶贩卖交易的重灾区,奴隶制的影响曾经根深蒂固。这座小镇见证了美国不少的历史事迹,但她却不像亚特兰大那样很多南北战争前的建筑尽被销毁,这里还保留着内战前的风貌,好似时间就停铸在了往昔,从不曾被毁坏被惊动过。

经典电影《飘》曾在查尔斯顿的庄园里取景拍摄。所以不仅我们,历年里一直有许多游人带着对名著中人物的热情来此寻寻觅觅。据说,若非疫情所扰,这里从来都是旅游热点,游人川流不息。

带着对郝思嘉和对《飘》书中人物生活实景探秘的企图,在今年初夏疫情有所缓解的前提下,我们夫妇来到了查尔斯顿。

其实早在春季,应该也是南方度假最好的季节,那边的气候不那么潮热,繁花似锦也开得正旺。我们早年加入的希尔顿度假俱乐部曾发来邮件勾引我:他们新近在查尔斯顿市中心区域买下了一座度假酒店。我们可以用相当优惠的点数去居住一个星期。但当时疫情仍很嚣张,先生手头有工作也走不开,我们没有预订房间。六月里有空出行了,打过电话去希尔顿集团,那个酒店已经客满。憋闷了一年多的我俩,仍然想要出去吹吹风换换气,就订下查尔斯顿的另一家旅店,买了机票,打起背包就出发。

查尔斯顿老城区历史悠久,主要景点都集中在Meeting Street和King Street上。街道旁的建筑造型别致,虽然陈旧却也色彩斑斓。城区随处可见供游客赏景的马车巡行。居民区Rainbow Row在历史主城区和Waterfront之间。因为街区内的房子粉刷成五颜六色,非常漂亮,所以被称之为“彩虹街道”。查尔斯顿因笃信天主教、基督教,小城里教堂林立,又被称为”City of Church” (教堂之城)。这些教堂历史悠久,建筑风格各异,但遗憾的是大多数教堂都只为当地的教徒服务,游人不可入内参观。

在查尔斯顿的历史街区,你可以尽情沉浸在美国南部内战前的优雅徐缓的氛围中,那里有诸多历史悠久保存完好的老住宅、古典风格的教堂和商业建筑。你可以选择乘坐游览马车,导游马车夫将为你讲解途中各个景点的来龙去脉;你或者选择自己在城里漫步,细细品味这座城市特有的风韵。城里有几处对外开放展览的著名私宅,例如艾肯瑞德之家和1808年建筑的纳撒尼尔罗素之家,宅内陈设着许多价值高昂的精美家具和艺术装饰及收藏品。

参观旧时代的贸易大楼原址和奴隶市场博物馆可以供人们了解更多关于这个城市及其悠久的历史渊源。

今日,我看到那里各种肤色人种的人们和睦相处,不再有谁是奴隶主谁是奴隶,甚感欣慰。

 

彩虹街(Rainbow Row):

 

教堂:

 

查尔斯顿老城街景:

 

水畔漫步(Waterfront):

 

此游记系列未完待续,敬请继续关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谢谢橄榄树MM果酱,你的文笔更精彩呢。周末愉快!:)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沈香MM好,谢谢欣赏!祝愿你的探亲之旅顺利如意!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文章都很值得精读!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问候白鹤!游记写得真好!图文并茂!我还没有去过,跟着白鹤也算游一次吧。手机拍出的照片很美,白鹤很会拍!赞好文,跟读。周末愉快!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你好!我也因为看过一些南北战争题材的电影和文学作品,很想实地感受一下美国南方的景色和氛围,握手~ :)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亮亮妈妈' 的评论 :
谢谢美厨娘亮亮妈妈来访留言,周末快乐!
我很喜欢郝思嘉的性格。记得以前去大雾山度假,住的旅馆是“郝思嘉绿”主题的,就是她扯下绿窗帘做裙子的颜色。旅馆的装饰都是绿色调,楼道里挂着大幅电影《乱世佳人》的剧照,令我至今难以忘怀...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晓青妹妹好,这么快又到周末了,我们同乐~ :)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谢谢才女来访和喜欢,祝你金秋快乐吉祥!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谢谢分享。同喜欢飘,也去过查尔斯顿。非常美丽的城市。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太漂亮了!周末愉快!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因为喜欢南北战争历史,所以也去过这里,谢谢好文豪好片,勾起美好回忆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太漂亮了!问好白鹤!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好!我也是早就想去的,今年春天我有两位女友曾去了那边旅游看得我更加眼馋。现在安全为重,你们以后还有机会去。:)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赞白鹤才女好文,我们夏天本来订了去Charleston的机票,后来疫情严重取消了。值得一去的地方,有海边有古迹。期待续,想看美女的片片!:)
tired?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逍遥白鹤' 的评论 :That was my point.
逍遥白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red?' 的评论 :
你好。What is Matt Lauer doing in 2021? The disgraced journalist has failed to reintegrate into society......
tired? 回复 悄悄话 Do you know Matt Lauer was a host of Today show.
You were never famouse.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