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第三十三章 父职

(2022-09-26 09:51:26) 下一个

言犹在耳,人却已是阴阳两隔。三角在几何里最稳定,但在感情里却最脆弱,脆弱到连生命都要不起。

一直不离左右的吴欣漪再也无法承受面前的一切,她象一束光那样再次逃离了她的亲人们,继续在一片昏黄中浮沉飘荡,没有目标,没有归宿。

寒假过后,郑奎山亲自送两个孩子回学校。在他安置完孩子并坐上车将要离开的时候,裘馥莲的话忽然在耳边响起。他迟疑了一会儿,便又下车朝老师的办公室走去。

郑奎山先跟郑枫红的班主任进行了交谈,得到的反馈是女儿乖巧懂事双商皆高,是个无论老师还是同学都喜欢的孩子。

老师对郑枫红的评价似一股清泉流入干涸的喉咙,郑奎山的心立刻变得又软又甜,以至于在见到郑枫茂的班主任时,他脸上的笑容依然灿烂如夏日的阳光。

但是,在他问到儿子的情况时,老师的话语让他瞬间如坠冰窟。

班主任告诉郑奎山,郑枫茂在班级里没有一个朋友,课间也不跟任何人交往,而是呆坐在座位上。几乎没有听到过他说话,从来不在课堂上主动问问题。

“这个孩子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疼。我感觉他常常处于不安的情绪中,似乎总怕做错事情,怕别人嫌弃他。”班主任老师说道,犹豫一下,又问了一句:“郑先生,你对孩子要求很高,很严厉吗?”

郑奎山此刻的心沉的象灌了铅,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问:“你为什么这么问?”

老师说道:“有一次课堂上,我见郑枫茂眼神涣散,就提醒他上课要注意力集中。一般的孩子根本不会把这样的口头警告当回事,而郑枫茂却在下课后追着向我道歉,并非常紧张地请求我千万不要告诉他爸爸。从这件事来看,我感觉你可能对他比较严厉,或者要求比较高。”

郑奎山以光速在他的记忆库里找寻自己对儿子态度严厉的痕迹,结果发现一无所得,而且更加坚信自己是一个慈爱且负责的好父亲。于是,他在摇头的同时对老师闪烁的眼神做出了回答:“我对他和他姐姐要求都不高,粗心可能是有的,但绝对没有态度严厉的问题。”

郑枫茂的班主任不置可否地动了动嘴角,把到嘴边的话压了下去,最后只是提醒他:“你如果想了解孩子更多的情况,我建议你去宿舍里,找他们年级的生活老师去问一问。”

郑奎山从教学区出来,略一思索,便向宿舍区走去。

令郑奎山意想不到的是,在生活老师办公室的门外走廊上,竟然有三个人在那里排起了队。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家长,在等着询问自己孩子的情况。

正在郑奎山犹豫不决是留是走的时候,门开了,一个女老师把一位学生家长送了出来,并笑意盈盈地将另一位家长迎进了办公室。

郑奎山决定还是留下来跟老师谈一谈。他给助手打了电话,嘱咐他把今天上午的事情一律往后挪一个小时,然后便站在队尾等待。

女儿已经十岁,儿子也过了八岁生日,可自己除了钱,还为孩子们做过什么?这个问题此刻正萦绕在郑奎山的脑海里,让他觉得有些发懵。怎么感觉一片模糊?这意味着没做过什么吗?不对啊,自己所作的一切,所付出的心力,不都是为了这两个孩子,为了这个家吗?可为什么到头来感觉什么也没有了呢?

郑奎山的内心一片迷茫。事实上,自从吴欣漪离开这个世界,郑奎山的内心就一直一片迷茫,就像喜马拉雅山顶上的积雪,常年不化。他仿佛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热情,似乎吴欣漪消灭她自己生命的同时,也消灭了他。最主要表现在郑奎山不再肯为了能拿到一个合同而愿意低三下四地弯下腰低下头,变着法地装孙子哄着那帮财神爷开心。

他突然间有了脾气,有了尊严,这让那些人心里很是不爽,觉得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觉得钱花的冤枉,觉得自己没有做成大爷。于是有的公司就把合同给了郑奎山的竞争对手。

轮到郑奎山坐在生活老师面前的时候,他展现在老师面前的是一张颓唐得几乎要发霉的脸。

而生活老师却有着一张鲜活如春花一般的脸,与郑奎山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她笑意盎然地告诉郑奎山:“郑枫茂性格有些内向,我知道他在加拿大出生长大,不太清楚是不是因为语言和环境变化引起的。听他的室友说:他每天晚上要抱着一条破了的小毯子,而且在黑暗中对着空气跟妈妈说话。”

老师的话如一团撕扯不开的线一样堵在郑奎山的心口,以至于他憋闷得有些说不出话。怔了一会儿,他想起班主任说郑枫茂没有朋友,那么一个寝室的关系应该不会太差吧。于是郑奎山问老师:“郑枫茂跟室友关系怎么样?”

生活老师斟酌着要不要把去年程程扔掉郑枫茂小毯子的事告诉对面这个父亲。掂量了几个来回之后,她决定隐瞒,因为她担心孩子之间的小矛盾会因为家长的参与而成为大冲突,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她还是提醒郑奎山,郑枫茂与室友的关系不是太融洽。

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后,郑奎山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去了儿子的宿舍。早上送郑枫茂来的时候,屋里还没有别人,他们是第一个到的。当郑奎山再次进入房间的时候,里面已经多了三个兴高采烈谈天说地的孩子。

给郑奎山应门的是赵天坤,那时他正在与程程及宋辛互相分享从家里带回来的吃食和新年礼物。赵天坤笑眯眯看着这个不认识的男人,礼貌地问道:“叔叔,请问你找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心思真是缜密,叹服!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谢谢可可,没看就直接按着顺序发了,都忘记情节了。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南瓜悄么声儿地回归啦?
其实姐姐这样,也许也埋下了问题呢。太懂事的小孩都让我担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看来,母亲的意外去世,对于姐姐就是“玉汝于成”,对于弟弟就是“致命一击”,这同孩子的年龄、个性和心理承受能力有很大的关系。老郑应该多花时间陪伴和了解儿子啦。为这个弟弟的成长捏把汗。。。

不过也能从呱呱的伏笔中,感到老郑的事业正在走下坡路,大有家道中落的可能。他还有时间顾及孩子吗?深度怀疑!



赞呱呱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又能到呱呱家坐沙发了,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