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48)

(2022-01-06 08:14:22) 下一个

各路专家都说母乳是婴儿最好的食品,营养丰富,又能帮助提高免疫力。所以一直以来,虽然产量不足,我坚持用母乳喂养,不足部分用配方奶补给。六个月后给小V添加了辅食,我就把配方奶戒了,只给小V提供母乳和辅食,倒是轻省许多,不用每天洗上几百个瓶瓶罐罐。

我和傅莱明都是第一次为人父母,对小V的养育方式,除了耳濡目染的常识和兵来将挡的本能,很多源自网络查询,或双方父母的经验传授,以及儿科医生的例行反馈。参照婴儿成长曲线,小V长得高大结实,从三个月起就雄踞成长曲线95%的高位。也就是说,在一百个同龄儿中,他比其他95个孩子都要高壮。想到我和傅莱明都是大高个儿,倒也并不意外。只是他的结实度超乎想象,每个抱过小V的朋友都会惊呼:“这孩子怎么这么沉?他是石头做的吗?”我把这当成是一种恭维。谁不喜欢自家孩子长得结实健康呢?

我们也注意到小V的大动作进化相对较晚,譬如百日时他的脖骨还有点软,将近十个月才学会爬,一岁时还不说话。事实上,小V总是忙碌地啃玩具,逗猫咪,对我们给出的指令置若罔闻。不过,我们并不担心他是智障或脑瘫。每个见过小V的人,包括儿科医生,都说他眼神灵动,表情丰富,看起来像个聪明的孩子。老祖宗说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们坚信小V只是专注于长身体,其他方面没来得及齐头并进。就像小区里的两株紫荆,明明是同样的品种,开花时间却足足差了两个星期。在我看来,小婴儿晚一点走路晚一点说话,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没有先天缺陷,长到足够大时,哪个孩子不走路,哪个孩子不说话?

小V快一岁时,还没叫过我一声妈,这让远在中国的父母颇为担心。我安慰他们说,双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开口都晚,小V虽没叫过妈,确也绝没认错过妈,对我的腻歪劲儿苍天可鉴。

只是一年产假即将期满,小V还是既不说话,也不走路,我实在不忍心把他送进托儿所。刚巧远在杭州的小侄儿麒麟进了幼儿园,嫂子说她可以自己接送一阵子,我的父母就主动要求过来探亲一年。他们还从未亲见小V,执意要过来陪陪他,等他具备一些自理能力再送托儿所。

我对父母的安排感激涕零。由自家人照料自己的娃,总好过商业性的陪伴。当下取消了大半年前就预定好的托儿所名额。

 父母决定在三个星期后,也就是我入职前的那个星期来加拿大。他们想要最大程度地减少和我产假重合的时间,以期给小V更长时间的有亲人的陪护。

给父母订好机票,我开始着手准备与上班有关的一切事宜。我给伍德发邮件,确认了归职的日期,又把上班穿的套装都整理出来,自孕中期起,它们就被挂在衣橱里落了灰。我边清理,边试穿,这才发现自己的形体有多糟糕。整个产假,除了生产时狂甩的十几磅(包括羊水和小V的自身重量),以及刚开始几个月因为昼夜颠倒而剧减的七八磅,之后体重就居高不下。此刻马上就要上班了,我还是一副臃肿的模样,体重比起小V三个月时还略增了几磅。大概是因为小V睡眠逐渐向好,我晚上也睡得实沉了许多。再加上白天陪着小V吃营养餐,小树茁壮成长,老树也枯木逢春。平时在家带小V,我只穿宽松T恤运动裤,不觉得身材有多走样,这会儿穿上套装,就原形毕露。那些以前让身段玲珑有致的洋装,此刻像裹粽子般缠绕在身上,裙子和裤扣处的褡与扣,就像是鹊桥两端的织女与牛郎,生生岔开一截。本就不是自信的人,这番累赘感更让我平添了几分自卑。

我决定给小V断奶,然后采用轻断食配合慢跑的方式减肥。如此折腾了一个星期,体重略降了些,腰围却是减不下来,褡与扣还是过不了鹊桥的织女牛郎。我一发狠,继续给自己的食物减量,发誓不饿进套装不罢休。

有一天跑完步冲澡时,我发现内裤上有斑斑血迹。近两年未谋面的姨妈终于来了,竟是有些遗憾。为制造一个小生命而中断的生理机制,此刻又将复原,这是否昭示着我生命中为小V留白的那一段已经彻底过去?从此,我和小V都要挥别那份专属于母与子的两人世界的纯粹,一起不情不愿地步入嘈杂的社会?

是的,对于重返职场,我并不渴望。与和小V在一起时的充实和喜悦相比,有关晋升和财富积累的野心已逐渐褪色,工作最本源的属性清晰呈现:它只是一个让我安身立命的工具,如此而已。

可是姨妈第二天又不见了。我有些纳闷,又有点担心。我怀疑自己已提前步入了更年期,更担心是自己的身体出了状况。最近一两个月,我确实食欲不振,精神不济。但是,当了妈,谁还有资格娇气?只能是吃不下时就少吃一点,脑袋晕沉时就陪娃躺会儿。任何不适,在娃的哭闹跟前都来不及自艾,在娃的笑容面前又都没空想起。此刻,生理异常的迹象摆在面前,再也无法忽略。我想着自己已经好久没做体检了,就约了家庭医生安卡,打算在上班前做一次全面检查。

安卡医生一如既往地和善。她给我听了心电图,挤压了腹腔,又给我做了宫颈涂片,还抽了我几大管血。她说,除了那些需要送检实验室的项目,其他检查看起来都很正常。她让我不要胡思乱想,有问题会电话通知我。

第二天中午,当安卡的号码在我手机上闪起时,我心里一沉,竟是有些不敢按下接听键。在加拿大,医生与病人间有个约定俗成的惯例:没问题医生不打电话,打电话过来通常就是有事。

然而,就算安卡的电话带着地狱的通知,我也不得不接。我深呼吸,按下了接听键,打算迎接某些即将让我失去睡眠的坏消息。

安卡的声音却透着兴高采烈。她说:“曼文,恭喜你,你怀孕了!”

我举着电话,一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对于这个消息,我毫无心理准备,甚至来不及调动本能的反应,只是张嘴木呆呆地站立着。

安卡见我没有回应,换成了试探的语调:“我是应该恭喜你的,是不是?或者,你还没准备好要第二个孩子?”

我语无伦次地开口:“谢谢恭喜。这是真的吗?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我会很高兴的。可是,怎么可能呢?我一直在母乳喂养,不是说母乳喂养是天然避孕法吗?”

安卡说:“原则上是,母乳喂养可以避孕,但也并不绝对。在我的病人中,很多‘意外的惊喜’来自母乳喂养期,所以现在医学上已经不推荐采用这种方式来避孕了。”

我继续懵圈,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办,寻找产科医生吗?”

安卡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的资料发给你之前的产科医生。你可以如常去约见她。至于第一次B超,我就直接给你开单子了。因为你一直没来例假,目前还不知道孕周数,我们得尽快搞清为妙。”她说她会把我的B超单放在前台,方便我随时去取。

我立刻带着小V去了安卡的诊所。取完单,又去家附近的B超中心约时间。刚巧当天下午有个被临时取消的预约,他们就把我顶了进去。B超参数显示,胎儿已经三个多月了,各方面发育得都不错,看起来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B超师转过超声仪的屏幕,让我看实时影像。小人儿在屏幕里上下翻滚,吐着泡泡,活泼得不得了。我立刻爱上了这个孩子!

带着B超师给我拍的超声图像离开时,我还处于喜悦又晕沉的状态。没想到,这个宝宝在我身体里已经住了这么久,而我竟然没有察觉。然而,仔细想想,孕早期的迹象还是有的:我确实在前段时间感觉有气无力,背着小V蹓跶时虚汗直冒。我以为只是单纯的生理不适,而自从当了妈,这些小小的不适完全不会被放在心上,我每天担心的是小V吃饱了没,大便是不是正常,爬行时周遭有没有安全隐患,放到嘴里咬的东西是不是卫生,等等,脑海中时刻都有一长串警戒清单和待完成事项,自己身体的感受却被无限淡化。恶心吃不下东西?那就不吃,等有胃口时多吃几口。当妈的,谁没对自己凑合过呢?估计傅莱明也是同样的感受。以前没娃时,他还会时常因为头痛脑热请个病假。自从有了娃,他每次休假要不就是带小V去做月份体检,要不就是参加亲子活动,再也不提头痛这茬。当了父母,我们自然而然就都披上了盔甲。

这才想起,这一整天里,我一个震惊连着另一个震惊,竟还没来得及给傅莱明通风报信。我拿出手机,调出他的号码,刚要按下通话键,想了想,又收了起来。以前总是他给我制造惊喜,第一次,轮到我了!

我确信他会喜欢这个消息。之前他提起过,理想的家庭模式是有两个孩子。只是第一次怀孕的经历如此曲折漫长,他慢慢也就调整了期盼,觉得能有一个娃就已很幸运了,毕竟岁月不饶人,我俩都已步入四十大关。没想到第二胎来得如此意外!小箩就一直调侃怀二胎三胎的容易,她说:“这母体也是神奇,第一胎死活怀不上,之后亲个嘴儿都能怀上。”这个阶段我忙着照顾小V,一直没空去看小箩,她已怀上了三胎。她说,她有预感这会是一个女孩。她已给三公主起好小名:程小叶。“小叶子!以后小牧小渔叫起妹妹的名字,会不会觉得自己像一休哥?”她一脸憧憬。

傅莱明下班前,我一直在琢磨用什么方式向他传递二胎的好消息。这消息如此美妙,分分钟都想要冲破我的嘴唇。我无数次抑制住想要给他拨打电话的冲动,想着至少得面对面告诉他,才不会浪费他脸上惊喜的表情。就像他为我俩筹备的婚礼,那是让我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喜悦。

傅莱明回家时,手里拿了一个中文电视机盒。他说他在亚马逊上订购的,据说可以收到三四十个中文电视台,至少能让我父母在加拿大待着时不会觉得闷,小V也可以顺便学学中文。我忙前忙后地跟着他安装和调试电视频道,一时也不知怎么开口,心里只是充满着对他这份孝顺的感激之意。毕竟,就连我自己也没想过要怎样让父母宾至如归啊。

坐定晚餐时,我感概道:“爸妈明天就到了,我下星期也要开始上班了。这产假一年,弹指一挥间啊。”

傅莱明说:“是啊。我多希望这一年能够拉得再长一些。每天我下班回家,推门的一霎那,看到你和小V的笑脸,心里原本有雾也好,有霾也好,统统一扫而空。”他隔着桌子拉了拉我的手,说,“亲爱的,这可真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年!想到这世上我最爱的两个人儿每时每刻在家等我,我的心里总是充满了喜悦。”

我笑说:“人生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如果有三个你最爱的人儿一起等你,你的幸福感会不会成比例增长?”

“难说!这段时间,我时常有种处在喜悦巅峰的感觉。”傅莱明切着三文鱼,又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为什么是三个?”

汉克斯在旁喵了一声。傅莱明扭头看向它,说,“你妈是在说你吗?对,你也是我最爱的猫儿子,你是第三个。”他笑意吟吟地叉了一小块三文鱼,塞到了汉克斯的嘴里。

我发现自己实在缺乏制造惊喜的基因,喜悦又强大,有些按压不住。见提示了一下没反应,我直接把超声图像推到了他眼皮底下。傅莱明随意扫了一眼,说:“是啊,从前小V只有豌豆那么大,还藏在妈妈肚子里。现在都快一岁了呢,时间过得可真快。”

看他不开窍的样子,我有些着急,恨不得直接告诉他答案。又觉得忍了那么久,不能前功尽弃。我指点他说:“你再看看?小V的脑袋是圆形,这个宝宝的脑袋是椭圆形。”

傅莱明吃了一口西兰花,问道:“这个宝宝是谁?小箩的孩子吗?”突然,他一激灵,用空着的左手拿起图像,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他的眼睛越睁越大,一会儿看看图片上的小脑袋,一会儿又看看左上方的信息栏,他抬眼看向我,一脸惊诧:“No way!这是什么?为什么是今天的日期?为什么上面写着你的名字?这个宝宝在你肚子里吗?”

BINGO!这就是我要的效果!

我笑眯眯地看着他,说:“这是小V的弟弟或妹妹,我们会在半年之后见到TA。”

傅莱明啪地放下手中的叉子,急急绕到我坐的一侧,把我拉了起来。他摸摸我的肚子,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我,说:“我真不敢相信,真是不敢相信!我们怎么那么幸运!”

他蹲下身,撩开我的T恤,轻轻吻了一下我的肚皮,挥手说:“嗨,宝宝,我是你爸爸!很高兴遇见你,你好吗?”

我说:“宝贝儿好着呢,在屏幕上翻滚腾挪,好动得不得了。咱们叫TA马戏可好?”

傅莱明用手指抚摩着我的肚皮,一脸被融化了的温情。他轻轻说:“你好,小马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看得开心就好,谢谢小乐的鼓励。:)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开心,真精彩!看曼文和傅莱明真可爱!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小箩是人精。
她一开口,曼文就认真听。她话又多,尤其是越往后,所以作者有时候觉得小箩才是女主。LOL...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小萝太精辟了!是这么回事!亲测有效哈哈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小箩说过: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
小箩的话里,都有故事。:)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开张之后喜事连连啊! 也好,一次搞定! 我也好希望一个女娃娃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对,快马加鞭把娃生完了,好展开一地鸡毛的生活。
不然,啰嗦的作者还得再写十万字。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好事成双,快马加鞭解决。就是带起来好辛苦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纽约玫瑰' 的评论 : 谢谢玫瑰!
我要时刻提醒大家作者在写小说。可能用了太多实例,让大家把作者和曼文分不开了。:D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哇,第二胎来得如此之快,大惊喜!是女儿吗,写下一个完美的好字:)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小P你够快,我还没来得及离开,哈。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沙发恭喜!真是好事连连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