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63)

(2022-01-21 07:24:36) 下一个

我问小箩:“如果说,年轻时想要离婚,大都因为冲动,现在可是日积月累的不调和。就像鞋里的沙,日日磨脚,我们要忍到几时?”

小箩叹了口气,说:“实打实的不调和又如何呢?当初我们都是为爱而嫁,觉得世上不可能还有比对方更适合我们的男人了,是不是?结果怎样呢,鞋里还不都进了沙?咱们这种看起来恩爱的夫妻尚且如此,世上其他的怨偶呢,岂非更糟?我猜,这世上的婚姻哪,大概率地,是谁的鞋里都有沙,大家都只是带着对过往的不舍以及对未来的期盼负痛前行罢了。实在不行,彼此大吵一场,就当是把鞋里的沙用力倒一倒,不也是很好的调和方式吗?”

“那倒也是!偶像明星们经常是人前恩爱,转头就离了婚。倒是我们的父母或爷爷奶奶那几代人,吵吵闹闹过了一辈子,却情感弥坚。问起相处之道,无非也就是忍字诀。”我夹起一片土豆,细细了品了品那麻辣的滋味,问:“那你说,除了童话故事,世上有没有真正完美的婚姻?我是说,那种不掺杂质的纯糖幸福,且从一而终,至死不渝?”

“何出此问?”小箩头也不抬,眼珠子落在宫保鸡丁的盘子里,细细用筷子夹起里面的花生来吃。

“就是,就是找找差距,看努努力有没有赶上的可能。”我懦懦说。

“也许有吧。不过,既然他们都从一而终了,跟咱们也没啥关系了,是吧?”小箩手一挥,像是推开了一片云彩,“再说,咱们已经有了自己丰富的过往,这会儿就算空投个完美又纯情的男人到跟前,咱还得想想是不是配得起人家,你说是不是?说到底,每个人都只是过着自己的人生,境遇各异,被分配到的队友也各不相同,琴瑟和鸣也好,欢喜冤家也罢,需要我们基于对方的特性见招拆招,力求把自己的生活蜜度调到最高。至于别人的幸福,对我们来讲,并无太多借鉴意义,因为幸福本来就是很主观的感受。甲之熊掌,乙之砒霜,我们眼中的完美,很可能是别人想要挣脱的枷锁;而我们自以为的不如意,可能已是很多人向往的风景。如果对着别人的幸福羡慕嫉妒,甚至刻意照搬他人的模式,真要感觉幸福也就罢了,就怕只是学个皮毛,内里还是我们原套的喜怒哀乐,岂非白费工夫?”

小箩吃腻了花生,转攻麻辣香锅。她又从盘中淘得一块花菜来。说:“你这么想吧,历史上也许有过完人,或出过神仙眷侣。只是在活完他们那一辈子之后,他们也像滚滚红尘中的其他俗人一样,烟消云散了。百年之后,甚至他们的后人也将他们彻底遗忘了。他们幸福的意义,只在他们活着的那一世里。同理,我们过自己的生活,幸与不幸,意义也都只在当下,因为我们最后的结局也是灰飞烟灭,就跟这盘麻辣香锅一样!”

“这么说,岂非是人生得意须尽欢?那我们是不是应当抛开一切凡俗尘规的约束,尽可能地选择让自己开心的生活方式?”

“原则上是。”小箩放下筷子,警觉地说,“但这要看我们如何定义幸福。是只顾着眼前的愉悦,让每个决定都随心所动;还是忍耐一时,守得云开见月明。在我看来,人生应当是各种选择的最优组合。我们无法对每一道人生选择题都单独划出当下最符合心意的选项,很多事要参照上下文,与其他因素捆绑考量。譬如,我问你,与单身时相比,你觉得婚姻是增加了你的快乐,还是减少了你快乐?”

我思索片刻,说:“刚结婚时,绝对是比单身时快乐许多。那时候,感觉漂泊的心有了归宿,总有一种圆满的幸福感。只是,后来过着过着,似乎就不那么肯定了。特别是有了娃,每天的生活都吵吵嚷嚷,总让我回想起单身时的自由不羁。那会儿,想出去旅游,拎个包就去了机场,想睡觉,绝不会有人吵醒我,更不用说忍受别人的坏习惯和臭毛病了。”

“所以,单从婚姻幸福感的角度来看,离不离婚都无所谓?”

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些迟疑。就算在气头上,我也不觉得离婚是最优选项。它只是一个选项。只是,傅莱明的我行我素着实让我心累,让我无比怀念单身时无需跟人妥协的时光。那时候,老子想关门就关门,想吃辣就吃辣,不用每天堵着个气跟人唧唧歪歪,还要时常遭遇猪队友制造的防不胜防。想起正遭受着伤痛的马戏,我带着愠怒说:“可能是吧!”

“我再问你:假如人生可以重新选择,你会不会生下小V和马戏?”

“当然会!一定会!”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这是一个无脑的选择。我就算被他们折腾得少活几年,也不会后悔生了他们。他们是我此生最大的成就!”

“很好。”小箩满意地点了点头,“关于孩子是成长在一个父母双全的家庭好,还是单亲家庭好,这个我就不作论证了,你比我更明白。我只想从你纯粹考虑自我的角度来问你一个问题:假如你现在是一个单亲母亲,独自带着小V和马戏生活,你觉得自己会更快乐一点么?”

我的脑海中如放影般闪过了当天的种种:马戏在语言诊所哭闹时,我心烦意乱,想着如果傅莱明就在一旁该有多好,他总能把马戏逗得咯咯笑;在决定谁去医院陪护时,我毫不迟疑地推了他去,因为他能跟医护人员更好地沟通;甚至在小箩按响门铃而我又不知门外站的是谁时,我因孤儿寡母独自在家而生出的恐惧。我又想起以往小V一言不合在马路上打滚时,总是傅莱明用蛮力把他抱在怀里或者塞进推车。那些失控的时刻,若不是我心有倚靠,桩桩件件都能把我推向焦虑的深渊。是的,如果生活分分钟不给我喘息的机会,甚至没了喘息的念想,我怕是活不到今天。

我诚实作答:“我当不了单亲母亲!”

“所以嘛!只要三观没有严重偏差,只要你当初选老公时看重的那些品质还在,这婚姻就没有过不下去的道理,你说是不是?”小箩恢复了吃饭的兴致,吃完花菜又专注挑起了海带。她边吃边说:“这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啊,时常不在同一个频道。他们的理所当然,很可能就是我们的雷区;而我们的显而易见,他们也许根本就没有头绪。傅莱明给我打电话时,自责得不行,说你一再告诫他要及时关上防护栏,可他总觉得你太唠叨,俩娃都那么大了,能蹦能跳的,这么明显的楼梯他们会看不见?他说,他也想不到马戏会倒着跑啊。你看,经历过这番意外,至少以后他会记得把防护栏关严咯。”

我摇头苦笑:“未必!跟他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学到的一个教训是:世界瞬息万变,他岿然不变。作为一个自闭的成年人,一旦他认定了一件事,就会死磕到底。我能预见到,马戏经此一堑,会长一智,以后就算倒着跑,后脑勺怕也是会长副眼睛。这扇防护栏,未必能关得上。”我低头啃了口包子,有些黯然,“当然,正如你所说,当初他让我心动的那些品质也还在,譬如,对婚姻的忠诚。可能也正因为自闭,他一旦认定了我,就能过上一辈子,除非我犯下那些足以把他推开的错误。也许,我在享受他带给我婚姻安全感的同时,就该接受他不尽人意的其他方面。毕竟,如果上天派给我一个言听计从又知错能改的模范老公,很可能转头他就跟别人勾搭上了,就像我的前夫,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对头!”小箩铿锵有力地附和,“古人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要我看哪,我们每个具体的人,其实都是枳橘同体。我们不用换个环境才会变好或变坏,而是内在一直就同时兼具着光明与黑暗,只看我们在各自的修为、意志力、以及自我意愿的基础上,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遇见不同的人,我们通常会展示出内心不同的截面,但在亲近的人跟前,因为日积月累的深厚信赖,优缺往往呈现得一览无遗。譬如,傅莱明浪漫忠诚,但一贯我行我素;曼文你坚韧纯良,做事却时常鲁莽;还有我,貌似活得通透,跳起生活的大坑也从未脚软。不过呢,也正是这种不完美,让我们对身边人有种知根知底的踏实,让我们知道,自己的人生过得实实在在。试想,如果每个人都只讲美德,不谈私欲,只秀华美,不现褴褛,这样的世间,得有多假?所有的事件动动脚趾就可预见结果,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就行了,你好我好他也好。可真实的世界,哪会是这样?每天打打杀杀,闹闹嚷嚷,不知有多不可预测,却充斥着笑中带泪苦中有甜的精彩!所以啊,每次我看到电视剧中刻意塑造出来的完美角色,都想换台,太TM脱离现实了,童话都不敢这么演啊!倒是那些或欢喜或悲情的小人物,走得跌跌撞撞,过得起起落落,特能引发共情。”小箩放下筷子,长叹一声,“生活啊,本就是一半锦瑟,一半烟灰!人如此,事如是。我们不用遮遮掩掩,也不必耿耿于怀,经历本身就是一种收获。遇见好光景,又得良人作伴,莫辜负!行至泥泞地,附赠猪队友,也不用消沉,记住这只是生命的一程。只要我们把握得住生活的重心,知道什么可以放手,什么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人生的选择题就不会做得太差,离幸福也不会太远。你说是不是?”

 

我听得入神,只是点头。小V呜呜咽咽过来拉我的衣襟,一只手使劲搓揉着眼睛。这是他困了的信号。我让他跟干妈道过晚安,就带他上了楼,洗澡读书讲故事,作睡前准备工作。

给小V读书时,我又想起了马戏。平常她睡觉的时间也到了,每次洗完澡,她总喜欢顶着一头湿漉漉乱蓬蓬的卷发挤在哥哥身边,抢着翻页,喊着“轮到我了,轮到我了。”只是现在她在医院,也不知怎样了。我看了下手机,傅莱明还未打来电话,他应该还在等待医生的检测结果吧。

小V很快就入睡了。我亲亲他的额头,给他掖了掖被角,又关掉床头灯,转身走出了他的房间。心里惦记着马戏,我感觉心口就像被塞了一蓬乱草,说不出的彷徨和烦乱。

我心事重重地走回厨房,却看到小箩正在做三明治。我失笑,问道:“你还没吃饱吗?”

“这是给你做的。”看着我迷惑不解的眼神,小箩微微笑,“我在这陪着小V,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马戏?你可以带上这些三明治,在路上吃。”

我心领神会。傅莱明出发时匆忙,什么食物也没带,去了医院可能也顾不上吃东西。小箩的三明治显然是替我给他准备的。

心里的烦乱和温暖交汇在一起,让我眼眶微湿。我给了小箩一个紧紧的拥抱,说:“谢谢你,我的首席闺蜜!如果以后我把你写进小说,读者会不会嫌你太过完美?”

“你把我连生三个儿子这件事写上,读者就没空嫌弃,只会同情我了!”小箩咯咯笑着推开我,又调皮地冲我眨了眨左眼。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竟还透着少女的狡黠。她笑着补充:“还有,我胆固醇挺高!”

“有多高?”

“高到嘛,反正每次去见家庭医生,她都得冲我唠叨。隔段时间就得给我开一次验血单。”

“那她有没有给你什么饮食方面的建议?”

“有,怎么没有!每次都跟我说少盐少油少辣,这也不建议吃,那也不建议碰,最好每天捧棵生菜装兔子!”小箩翻了个白眼,抿了抿嘴,又笑弯了眼,“比我妈还烦人!”

“那你还吃这么多麻辣香锅!”我看着被扫荡得空空的盘子,瞪眼看着她。

“拜托,不会连你也跟她们一伙儿的吧!”小箩笑着把三明治装进了午餐袋,“人世间有一种快乐,叫‘落肚为安’!我才不要别人告诉我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我就是要尽情吃我想吃的一切!医生么,负责给我开药就行了。”

小箩把午餐袋递给我,半推着我出门去,“如果我干女儿今晚出不了院,你也不用回来了啊!要是你明天早上还回不来,我就带小V去我家住几天。对了,这个午餐袋里还有洗好了的蓝莓和西红柿,够你俩吃到明天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哈哈,所以说,哪用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生活就是一座炼钢炉。
记得有个台湾作家写了一本书,叫做《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纤纤少女都在生活的磨练下活成了硬核老母,被包围在一堆尿布,剩菜,玩具中,奋力找寻一点光,犹如在宫保鸡丁里扒拉出一粒花生米。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谢小乐夸奖!这样的话,真是百听不厌哈!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番桥太谦虚了。你的文字真的特别精彩!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小乐这么说,我真是太开心了。就像惴惴不安的学生给老师递上一份作业,老师给了个“A”,哦耶!
跟着你们原创坛的明星们,我耳濡目染,学到不少写作技巧。当真心存感激!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段话显得特别脸大哈!谢谢番桥的不介意。很喜欢很喜欢这一集。。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我读的时候就想,哇这集太完美了!再看到番桥的评论,惭愧惭愧!番桥的文字太精彩!这集我一定要Mark,反复看。爱不释手!!!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可不是嘛,每次读哲学书或教科书,配着一盘麻辣鸭脖,就没有读不完的道理。LOL。。。超喜欢《让子弹飞》里葛优的那句,“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顿时觉得麻匪太可恶了。
我也越发意识到了夫妻间吵架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如果烦恼都堆积在心里,轻则抑郁,重则生癌,都不值。倒不如时不时发泄一下,把负能量倒一倒,心里又能腾出空间来装点好的。吵不起架的夫妻,估计也过不了长远的日子。一家之感,哈哈。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我就喜欢饭桌哲理 哈哈哈 没有什么糟糕心情是吃顿好饭不能缓解的,没有什么哲理是吃饭时听不进去滴,哈哈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是活色生香啊!麻辣火锅的香味都溢出来啦!一边火锅着一边小箩开导着,真是精神和味蕾都熨烫顺溜儿了! 生活大概就是这样,烦恼堆积倒一倒就有了继续的勇气,多想想彼此的好处,改进处理方式,欢乐总之多过烦恼!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纽约玫瑰' 的评论 : 谢谢玫瑰!这么沉甸甸的赞美,让作者心情像春天般绽放。抱住MM不撒手。。。
作者一度担心把小箩写得太过完美,大家会心生抵触,就努力搜罗了一些生活的灰泥往她身上抹。后来发现,生娃是最好的让人变得不够完美的落笔处。但是,也正是在这些暴躁的日常中,我们会发现,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己,如果觉得世界不够美好,拿块抹布擦一擦,烟灰散尽处,是金子总会发光。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这一集写得太好了!富有哲理和启发的对话,让人读后深思、想一再仔细评味。一直有点觉得小萝如此完美的人物,现实生活中不多见。但是我还是相信了她是真实的人物,因为番桥把她写得出神入化,活灵活现:)借小萝之口表述自己的想法和感悟,妙!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小P好眼力。小箩纯属虚构,但也不算虚构,她集了我身边好友,甚至还有网友,的理性与温情,也包含了作者自身的一点点小感悟。她是作者在本书中最偏爱之人。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首席闺蜜呀!有时候觉得小箩的话语其实就是另一个曼文在和自己精神交战。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致小乐:为了把对话分段,这几盘菜被小箩翻来翻去,大家都要嫌弃小箩的饭桌礼仪了。:D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