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61)

(2022-01-19 07:25:57) 下一个

警察离开后,我关上门,顺势倚在了门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虽然在警察面前我表现得还算从容得体,让一场小小的危机得以渡过,天知道我不得已让两个带枪的陌生人进入自己家中是什么感受!万一他们是假扮的警察怎么办?我自己好说,毕竟是成年人,总能赌一赌运气,可我有两个幼小的孩子需要我保护啊。一度我甚至在想,如果他们是由坏蛋假扮,我是不是应该抡起窗边的台灯,把客厅的窗玻璃砸破?这样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引起路人的注意。

小V和马戏又在客厅为了电视遥控器争斗起来,两个人绕着圈地满屋跑。我觉得疲惫,想坐下来休息,却真切感受到了饥饿。已近六点,孩子们应该更饿吧?傅莱明也不知几点才能回家。每次他说晚到几分钟,我都需要把他所说的时间乘以三,才能合理折算出我需要等候的真正时间。我努力回想五点的那通电话中,他有没有说要晚回多久,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

我一甩手,突然觉得自己受够了!为什么每次都要我等他?我走进厨房,淘了些米放进电饭锅,又在冰箱里找了些芦笋和鸡肉,放进水池开始清洗。

就在我切鸡肉时,傅莱明到家了。他一进门,就把几个花里胡哨的气球分发给了孩子们。俩娃立刻欢天喜地地玩上了气球,似乎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屋子的岁月静好,稻花香里说丰年。傅莱明带着一脸讨好的笑意,把手里拎着的几只外卖盒放到我面前的厨台上,还有一支纸做的玫瑰。看着案板上的鸡肉,他诧异问道:“亲爱的,你怎么做上饭了呢?我说过要给你带外卖回来的呀!怎么,信不过你老公?”

我一边切肉,一边面无表情地作答:“谢了啊。我不知道要等你多久。怕孩子们饿出个三长两短,就决定自己准备晚餐了。”

“我说过我会晚半个小时左右的呀。”傅莱明抬手看了看表:“你看,说好五点半,现在不刚刚六点?”他对自己的晚归心安理得。

我啪地放下菜刀,抬眼瞪视着他:“说好晚半个小时,你晚了一个小时,还毫无歉意。你做事能不能靠点谱?”

傅莱明举起双手,微蹙起了眉,不满地抗议道:“我是晚了一点点。那也是因为你最喜欢的餐馆人太多,我不得已多等了二十多分钟。我辛辛苦苦排队给你买你最爱吃的料理,你就回报以我人身攻击?”

我冷笑:“每次我陈述事实,就变成了对你的人身攻击。既然那些事实让你如此不安,你为什么还要去做?还反复去做?做就做了,还要让别人来承担后果?”我瞟了一眼外卖盒,是我喜欢的巴蜀人家,大大小小的餐盒摆放得错落有致,应该是丰盛的一餐。但我决计不领他的情,继续埋头切鸡肉。

傅莱明也生气了。他转头往地下室走,一边打开入口处的防护栏,一边闷声说道:“我先去洗个澡,咱们回头再说。”

平时从外面回来,他第一件事也总是洗澡。在家干了点儿活出了点儿汗,又得去洗个澡。临睡前,还得再带着孩子们集体洗个澡。他一向是个热爱洗澡的人,所以家里的每层楼都配备了淋浴间。不过,他通常只用二楼卫生间,因为那里通风好,能最大程度地避免让他担忧的霉菌问题。而一旦选择地下室的淋浴房,那只能是因为他需要安静地待会儿。就像受了伤的野兽,藏在幽深的洞穴里舔舐伤口。我知道,自从我对他的不靠谱进行了“人身攻击”,他又开启了他的“信息处理机制”。随之而来的,很可能是与我延续数日的冷战。

不知怎地,我感觉有些麻木。对于他的“信息处理机制”,我从刚开始交往时的如临大敌,想方设法去破冰;到慢慢适应,安静地配合他等上一两天;到现在,爱咋咋地!伊想冷战,本宫奉陪到底!

我把切完了鸡肉的案板放进洗碗机,又把食材转移到炉子跟前,开火做菜。

意外的是,这一次,傅莱明只花了不到十分钟就上楼来了。就在我焯芦笋的当儿,他径直走到我面前,气鼓鼓地发问:“你是不是对我出去玩摩托有意见,所以故意跟我找茬?”

“我哪一句话找你茬了?请你详细指点一下!”我举起焯菜用的大筷子,一手叉腰,冷冷地看着他。

“我不就晚了一点回家嘛,你就说我不靠谱。这是对我多么严重的指控,你知道吗?我跟詹姆斯他们告别的时候,他们还都在玩,非让我多待一会儿。我说不行啊,我要去给曼文买晚饭,他们还笑我妻管严。我也不知道等外卖要等那么久啊!回来路上又堵车。我知道孩子们吵闹,你看,回家前我特意拐到一元店给孩子们买了气球,就是为了能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好让你安心吃顿晚饭。我还特意给你挑了一支折纸玫瑰,想要表达对你的感谢和爱意。可这会儿,我回家都快二十分钟了,你大概还没正眼看过我带给你的礼物吧?我觉得我对你和孩子们尽心尽力了,可你倒好,我一回家你就横挑鼻子竖挑眼,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热血蹭蹭蹭涌上了我的脑门。我感觉傅莱明不是出去飙车,而是去吃了个豹子胆。我气愤地瞪视着他,说:“你的感受?你在外面吃好玩好了,回家让我体会你的感受?你拎几个气球回家,就感觉又照顾好孩子又照顾好老婆了?我经历了什么你知道吗?是,他们这会儿看起来像天使宝宝了,可一整个下午他们又哭又闹又招警察,我也有很多感受想要你来帮忙体会,可你在哪里?”我愤怒地取过饭盒旁那支纸玫瑰,在他面前抖动着说:“这会儿,一朵纸玫瑰就能体现出你对我全部的关爱了?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分担与依靠,不是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握住纸玫瑰的手因为气愤而微微颤抖,我半垂着胳膊,一时不知要不要当着他的面把纸玫瑰扔进垃圾桶。

傅莱明的关注点却落在了“招警察”这个细节上。他问:“招警察?谁招警察了?为什么招警察?”

我在脑海中翻滚还原着911事件的来龙去脉,一时不知从何说起。马戏从厨房一侧的门口跑了过来,看到我手里的纸玫瑰,一把抢过,咯咯笑着往前跑。边跑,她还边侧身看向我,就像她每次抢过哥哥的玩具,期待哥哥追赶她一样。我无意在此刻停下和傅莱明的争吵,并没对她多作理会,只是想着傅莱明的问题,一时不知该从语言治疗课说起,还是从小V搭建乐高城堡讲起。又觉得陈述事实会削弱我吵架的气势,不如什么都不告诉他,让他猜到内伤,毕竟我还在气头上,还没打算原谅他。我只是机械地看着马戏跑过我和傅莱明身边,渐渐跑远,直到一阵突发的恐惧牢牢攫住了我。

“马戏,停下!”我急促地呼喊。

马戏听到我叫她的名字,笑容绽放得更加舒展,笑声也更为响亮。在她看来,妈妈终于愿意跟她玩游戏了。她还在不停往前跑,眼睛却盯牢身后的我,仿佛在说:“妈妈,来追我呀,来追我呀!”。

恐惧侵入了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让我心脏缩紧,双腿打颤。我想追赶她,却又不敢动弹,怕我的启动会让她跑得更快。我看到她小小的身体离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入口越来越近,那道被傅莱明忘记关上的防护栏无力地靠在墙边,留出狭长的入口,犹如黑洞般阴森,等着我的小马戏步步靠近!

“马戏,停下!”我想用最尖利的嗓音给她发出警告,却发现被恐惧全盘占领的我心跳如此之快,身体已无法正常运作,喉间只是发出了喑哑的嘶吼。

傅莱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头看向马戏。他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双臂伸展成快要飞脱的状态,试图抓住那个奔跑中的小姑娘。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我绝望地看着马戏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紧接着,地下室传来一记沉闷的坠落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竟然听到好几个相同的故事,大概不滚滚楼梯的娃生,不够完整。
至于男女思维之别,只能一声叹息。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吵架场景细节感很强,男人通常都不大理解女人真正气的点在哪里。我娃小时候也从楼梯上滚下去过,好在是地毯。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读到番桥这段回复,也感觉特别幸福。it wet my eyes…开心!番桥,很高兴知道你的创作历程,很赞!我是疫情期间开始码字,算是对中学喜欢语文课的一个交代。我们一起加油哈:-)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小乐,临睡前读到你这么温暖的一段留言,感觉很幸福。谢谢你的鼓励,也谢谢你一贯的支持。我虽然一时半会不会再写小说,但日记是不会停的(听着怎么像药不会停,哈)。自从19年春节立下了写日记的resolution,就没有一天停下过。这种对码字的喜爱,出自内心。
我认为,写日记是一种积累,也是我写作梦想的基石。累积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会有新的作品。我不是即写即发型的作者,非得自己写完了,慢慢改,才有勇气发上来。记得我九月份写完初稿(自以为完工了),兴奋地发给文学城的一位网友看。她竟然认认真真读完了,还作了很多批注留言。我重读了自己的作品,第一页就让我羞愧的无地自容,满篇坑坑洼洼,就像一碗夹生的米饭,感觉那位网友被我虐得不轻(XW如果你也来这个博客,我道歉哈,让你百忙中捏着鼻子读了二十几万字!)之后我就认清了自己的水平,还是踏踏实实改,等改到能见人了才开始连载。我想,就算之后一两年我不再发表什么小作文,但我不会停止码字的。就像你说的,不写字,也不见得能完成什么其他更有意义的事。
我想,我还是会常驻原创,欣赏你们的文字。你们都有着那么有趣的灵魂,我怎么舍得说离开就离开?:)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码字是热爱的事。它需要付出时间,付出心血。几小时写出的东西,或许别人花几分钟就会读完(那还是认真的读者)。有时它会让人觉得精力不够,有时它会让人觉得愧疚,好像弄混了生活的主次。然后可能会离开。久了之后又会想念。想念那灯下的独处时光。其实,只是把me time用在这个爱好上吧,也无可厚非。就像邻兄说的拼多多,把细碎的时间用起来,一行一行地写。不要急,也不要给自己压力。番桥,你很有才气,不要轻易放下笔。要知道这次在原创读到你的锦瑟之前,我已经有一年多没写了。时间还是同样过去,我也没有用来做我本来以为自己会做的“更有意义”的事。但我知道,成年人的日子,哪有可能有那么多的奢侈。这就要用到你前面说的那句话了,寻求一个平衡:-) 呀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坚持写下去。不去想太多,慢慢来:-)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哈哈!曼文和傅莱明的形象太鲜活了,搞得我觉得真是曼文来写的小说一样!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曼文谢小乐谬赞 ,并诚恳表示:曼文只在书中动嘴,番桥才动笔。哈哈。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揪心!赞同曼文笔力遒劲!不要早早结束啊!!!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asalways的厚爱!虽说我想明白了写作是自己热爱的事,没有大家的鼓励,尤其是你们几位每天鸡蛋里挑鱼翅般的赞美和温暖陪伴,作者中途断更也不是没有可能哈。作者能坚持到今天,军功章里有你们的一半!
同样的父母,同样的饲养方式,竟能养出如此不同的娃,也是我时常感觉amazing的事。而且,就像你说的,咱们对娃的认知,也仅局限于自己养育/遭遇的那几个。就像世上各种奇花异卉,我们见识不了几朵。只能是抱着敬畏之心,像是面对一幅永远也拼不完的拼图,去认知别人呈现的新板块。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小说很好看!不能早结束啊!每天的盼望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太对了,我在有老大之后还以为孩子们都像我家老大,有了老二发现老大其实是稀有物种,可能有老三的话又发现认知被颠覆了。孩子们的成长也让我们的认知不断扩展改变,但终归是受自己管辖的小范围限制。我觉得当老师的可能会好点,“见多识广”但仍然是受自己管辖的年龄段儿的孩子所限,哈哈这大概就是有娃的意义了,永远有新情况!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不是你跟曼文比起来像后妈,是你的运气可能比她好一点。如果她把俩娃绑在推车上去逛街,只怕俩娃的哭闹声会招来警察。这是书中的人设哈。
今天我带着小娃送大娃去上学,一路上不知对大娃说了多少遍:快点快点。对小娃吼了无数次:慢点慢点!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磨蹭,我心里这个烦躁啊。尝试着把小娃绑在推车上,她会把自己的鞋子踢掉以示抗议。零下十几度的,我真担心她会冻坏脚丫子。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同意你和昨天那位Mandy MM 的说法,建立authority太重要了,只是建立过程的难度也因人而异。作者观察过,同是幼儿园,大部分孩子都听老师的话,让坐下就坐下,让唱歌就唱歌。小部分孩子在教室里窜来窜去,外出去操场一定要穿上橘色马甲,老师能轻易SPOT他们的行踪。我家娃就是橘色马甲的一员,而我清楚,对自家孩子立规矩的时间,一定不会少过其他的parents.
本书中,曼文面对的是三个倔头倔脑之人。小V和马戏个性之顽劣,绝对不输他们的爹。之前提到一个细节:曼文初次见婆婆时,婆婆讲傅莱明小时候,九十九次地告诫他不要用小手摸炉子表面,第一百次他还是要摸上去。长大以后,他其实性情未变,所以曼文跟他讲过数次的事,只是在他脑子里蹓跶一圈,又飘走了,所以那扇防护栏一直关不上。
作者只能替曼文一声叹息。虽然只是想写普通人的故事,可是,就像原创坛有人提过,写着写着,作者会被书中的人物牵着鼻子走,他们想要怎么发展,自己说了算哈。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跟曼文比起来我感觉我真是后妈!从很小的时候就带着俩娃和那种一拖俩的儿童椅逛mall,一去一天,中间钻进restroom 泵完奶放瓶子接着逛,娃们都困的在儿童椅里双双呼呼了,我还在店里逡巡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天啊,希望马戏没事儿! 看得吓死了。曼文这会子已经有些焦虑了,像前一集的读者说的,确实孩子小的时候要尽力建立家长的authority,说stop和no的时候要见效,这个可能是通过很多次重复,强化,奖惩分明得来的,像训练小狗狗一样,表现好的时候吃冰激淋不好的时候在小凳上坐几分钟。有了authority才会在说no和stop的时候ring a bell,对孩子来说也安全很多。不过话说有时候acccident 还是不能避免,只能求神保佑孩子比我们想象的皮实啦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小P的夸奖!:)
快结尾了,不来点drama,不知怎么收尾。也怕电影院的观众都睡着。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啊,天呐!你竟然停在了这里!虽然我知道马戏会没事,可是可是。。。。
番桥笔力越来越劲!夫妻吵架和内心活动很有代入感。赞一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