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15)

(2021-12-02 04:33:51) 下一个

之后几天,我每天都会去约克校园逛一逛。我找到了校园里的商业街,里面有各种西式快餐。对于我的中国胃来说,汉堡薯条披萨实在难以消受。不过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再难吃的东西也能吃下去。而且吃着吃着,慢慢也就习惯了。

商业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那里我可以买到大部分所需要的日用品,譬如碗碟、浴巾、长途电话卡等。商业街的入口处有一家银行,我在那里开设了来加拿大以后的第一个账户。我还在TELUS店里申请加入了月费最便宜的一个通话计划,拿到了一只免费手机,虽然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通讯录里只有一个联系人:房东王太太。

我尝试着坐公车去附近的沃尔玛。上车后,我问司机:“请问,如果去沃尔玛,我应该在哪一站下车?”行驶中的司机听到我的提问,竟然大幅转动方向盘,带着一车人停靠在了路边。他从工具盒中掏出一张交通图,找到离当前位置最近的一家沃尔玛门店,指给我看地图上的位置。他让我坐在他正后方的空位上,承诺到站时会叫我下车。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加拿大人温暖实在的一面。

又有一天,我决定去唐人街转转。王太太说,坐公车时向司机要一张转票证(“transfer”),就可以在下公车后免费搭乘地铁;到了地铁站再取一张转票证,下地铁后可以接着坐公交。也就是说,买一张车票就能坐到终点。公车开进地铁站后,我懵懂着随大流下了车,捏着手里的转票证不知该向谁展示,也不知在哪里可以换取地铁站的转票证,一时在原地团团打转。一位面善的老人经过,我鼓起勇气上前询问。老人很热情,连说带比划,跟我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他的英文夹带着浓重的东欧口音,在我听来,就像是一个中文半吊子的老外在王府井问路,偏偏遇见一个只会讲四川话的老乡。最后,老人放弃了言语沟通的尝试,只是回转身,把我带到取转票证的机器跟前,亲自动手取出一张,让我依样画葫芦。

凡事开头难!但因了热心人的小小善意,我感觉自己这棵浮萍在加拿大一点一点地生出了根。

 

到达加拿大后的第五天,我迎来了自己三十岁的生日。

没有鲜花,没有蛋糕,没有礼物,也没有陪伴的人。一大早给父母挂了一通长途电话后,我径直走去了约克商业街,在那里买了一块小蛋糕。我找了一张安静的餐桌,边吃边默默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曾经,我对这个日子如此向往,幻想着成堆的礼物,还有很多很多的爱。然而,从巅峰到谷底,只需一个丑陋的真相。

昆鹏给我发了封邮件,只是简短的一句,祝我生日快乐。我的回复更短,只是两个字:谢谢!伊伊没有给我发送任何信息。一个星期前她生日时,我也没有给她发送祝福。她这算是礼尚往来。

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我想起了小箩,这个我认识还不到两个月的女孩。我想起了她不染尘埃的笑容,还有她跟沧海的故事。她说,记忆中的往事,很可能是被我们扭曲过的现实。我想起了我与昆鹏的过往,我以为甜蜜的那五年婚姻,它真就那么甜蜜么?记得有一次,我抱怨他的牛仔裤磨损了我的真丝衣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会把我所有的衣衫从洗衣筐里一古脑儿挑出来,只洗自己的衣服,直到我向他道了歉;还有一次,我把他介绍给我一个妖娆的大学同学,整整一晚上,他的目光肆无忌惮地绕着她转。我想,他身上至少有两种品质与我并不兼容:第一,他容易记仇,而我时常会不知不觉冒犯到他;第二,忠诚并不是他看重的品质,只要遇见新鲜有趣的,他可以随时转换爱恋对象,就像当初与萧湘交往时遇见了我,在我外派上海时又劈腿伊伊。我甚至想,如果那个妖娆的女同学当初给他送个秋波,说不定我早已出局。我与他的婚姻,就算不终结在五年时的异地,长久地走下去,总也会走到他出轨的那一天。

负面的思绪一旦被打开阀门,便是洪水滔天。想到脑海中自以为美好的过往很可能只是自欺欺人,本就自卑的我更是陷落到尘埃以下三十英里。我甚至怀疑,在我发现昆鹏出轨的那天晚上,他的各种挽留都只是演戏。当初他与萧湘分开时,说过女孩子的自尊比较重要,所以他一直坐等萧湘主动跟他提分手。在萧湘邀他出席同学晚宴时,他又是自责又是道歉,在人前给足了她虚假的面子。他只要实惠的里子就行!

那么,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在与伊伊暗渡陈仓之后,他早就想要踢我出局,只是给了我一个主动提出离婚的机会?所以,他才能如此迅速地配合我办完离婚手续,好尽早带着伊伊共渡浪漫假期?所以,名义上是我提出的离婚,本质上我只是一名弃妇?

三十岁的生日,我边流泪吃着小蛋糕,边脑补着过往种种,感觉困扰了自己一个多月的谜团慢慢变得清晰,也变得狰狞。我突然发现,过往的美好只是海市蜃楼。我与昆鹏的婚姻,只是复制了大部分婚姻的俗套,开局如童话,结局像笑话。被迫走出婚姻的我,一无是处,一无所有。

我灰心丧气地回到了出租屋。小箩的头像在MSN上闪亮,我主动告诉她,今天是我三十岁的生日。小箩立刻连通视频,拉着张帆给我唱起了生日歌。之后,她遣开张帆,抱着电脑去了书房。我第一次向她敞开心扉,跟她述说了我与昆鹏的婚姻变故,以及与伊伊那陷入冰封的友谊。记得小箩说过,自我八卦是拉近距离的有效方式,我倒认为,愿意在别人面前揭开自己的伤疤,这本已是一种信任。与其说是因为分享私密而拉近了距离,不如说在决定分享之前,我们已经把对方当成了值得信赖的朋友。

小箩全程惊愕地听我讲完了我的故事。她说:“ 曼文,没想到你承受了那么多!其他方面我也帮不上忙,既然你现在缺个闺蜜,那我就报名当你的首席闺蜜,如何?”

我说:“这是我三十岁生日收获的最贴心的礼物。谢谢你,我的首席闺蜜!”

我们就这样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小箩有些累了,抱着电脑躺到床上。张帆已经入睡,我们不想吵醒他,就从语音改成了打字。小箩隔着屏幕传过一个问题:“曼文,如果你可以不设限地遐想,就像面对一盏阿拉丁神灯,你会有什么样的生日愿望?”

大概是一无所有,我感觉自己想要的太多。就像当初在灵隐寺,愿望多了,我竟不知该向菩萨许下哪桩。

我想了又想,一字一句地敲下了这么一段话:

“我想要,

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每日里朝气蓬勃,阳光美丽。

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能负担得起我喜欢的无聊小玩意。

最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

疲累时为我遮风挡雨,

关起门来,只需照料自己的悲喜。

 

 我想要有个家,

后院有老树,前院开繁花。

有一个我深爱的老公,

也许还有一两个可爱的娃?

一家人相亲相爱,

风雨共济,

同看晨曦晚霞。”

 

写着写着,我微微吃惊。以为历经人情炙烤,早已心如烟灰,预见得到的未来里只有孤灯残影,却不料,那些凡俗的欢愉,我一样也不舍得丢弃。

我把屏幕上的话读了又读比照我当前的处境,觉得自己有些贪心,又觉得没有补救的必要,毕竟,三十岁生日只此一次。小箩应当明白,我之所愿,与尘世间大部分女子无异,不过是向往安定富足,期待属于自己的那份爱与温暖。更何况,她许了我一盏阿拉丁神灯!

小箩说:“曼文,你三十岁的生日愿望,我同你一起见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巴黎' 的评论 : 谢谢!:)
巴黎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pley30' 的评论 : 会的,烟灰散尽见锦瑟:)
Aspley30 回复 悄悄话 相信曼文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是,她就将慢慢从深渊谷底爬上来了。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青菜豆腐111' 的评论 : 铺垫了那么久,终于派上用场了。:P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峰回路转看到了希望!有愿望就有实现的可能,看得为之一振!这生日不错
青菜豆腐111 回复 悄悄话 曼文的心理描写真实传神,读者如我也豁然开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