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34)

(2021-12-21 19:44:22) 下一个

星期一早上,我跟傅莱明告别,回到多伦多,开始了与猎头们的面试。

傅莱明建议,一定要找到心仪的工作才接受Offer。我认真想了想,心仪的工作至少应当满足三个条件:1)我希望是一家知名公司,有上升发展的空间,也稳定,免得我三两年又要换工作。对于喜欢从一而终的我来说,无论换工作,还是换男友,都是一种折磨。2)薪水最好不比以前低(相信这与大部分人的想法持平);3)不要离B市太远。毕竟,就目前来看,B市是我的幸福归属地。

刚开始求职,我信心爆棚,觉得自己有证书有学历,还有三年不错的工作经验。虽说遭遇了裁员,被裁的理由也并非难以启齿。我琢磨着,如果世上绝大部分人都能找到工作,没有理由我会滞留在求职市场上。

现实却是骨感。就薪水方面来讲,老东家虽然挂着非盈利企业的名头,出手却是阔绰。(这大概也是公司遭滑铁卢的原因之一吧?)只是,薪资标杆被拉高了,市面上的选择就成了鸡肋,同等头衔的工作开出的薪水要低出一大截,对等薪水的招聘职位又会在头衔上高出我一两个等级。而如果我应聘高级一些的职位,招聘者又看不上我的工作经历。一时间,我的求职陷入了鸡生蛋蛋生鸡的怪圈。看来,所有之前在职场上享受的舒适与红利,都是温水煮青蛙,让我逐渐忘记了自己在江湖上的真实段位。

猎头们面完我,大多杳无音讯,只有三家给出了正式的面试机会。其中两份工作形同鸡肋,面试者大概也感受到了我的不在乎,第一轮面完后就没了下文。剩下的那一家,第一轮面试下来感觉不错,猎头兴奋地说他们会给我安排第二轮面试。这份工作薪水高,职业前景也算光明,唯一的缺陷是公司位于多伦多的最东端,离B市太远。也许是潜意识里我不愿迁移到离傅莱明更远的地方,在给面试者写感谢信时,我自作聪明地指出了他们公司网站上的一则错位信息,希望他们改正。这么一折腾,原本铁板钉钉的二面机会也等成了凉拌黄花菜,连带着那个推荐我的猎头也与我相忘江湖。

我试着自力更生不求人,亲自查找各大公司的门户网站,在招聘页直接投送简历。然而,所有的申请都石沉大海。我猜想,我看得上的公司,应该也是猎头们竞相追逐的客户。但凡出个新职位,猎头们大都已在第一时间奉上若干符合资质的候选人。对于人事来说,与其从直投的简历中大海捞针,不如接受猎头们的定制服务。付出的是公司的钱,省下的是自己的心神劳力,何乐不为?

我正式启用第三方案:动用人际关系网。我在社交媒体上广而告之,说我失业了,请大家推荐工作机会。人品这东西,平时攒了也看不出来,关键时刻就发挥作用了。经过大喇叭播报,我又得到两个面试。

机会之一来自于市中心的一家电讯公司。以前MBA的同班同学在那里上班,说他们公司招聘一名分析师,职位与我之前持平,薪水低了一万五。面试时,我花了不少时间委婉探究这个职位的上升空间,司马昭之心应当是被面试官看穿了。两天后他们婉拒了我,说我资历过高,怕我待不住。老同学颇有风度,忍了两个月才与我断了音讯。

另一个朋友给我推荐的职位,隶属某大型跨国运动会的筹委会。一轮面试下来,筹委会对我很满意,说随时可以给我下offer。但我了解到每个员工都是合同制,三年任期一到,集体解散,并没有我所希望的职业发展空间。所以,我谢绝了这个offer。

不能说处处碰壁,但条条大路完美绕开罗马!

换作早几个月,大概我已含泪委身于任何一家有意向给我offer的公司了。生活在异国他乡,衣食住行都靠自己,没有国内那种一言不合就打包回老家的底气,所以我最该考量的是支票的连续性,而不是面额的大小,或有否有谈判的空间。不然,真到收入断档的一天,看存款日益递减,定然心生恐慌。我相信,真到我房屋被银行法拍那一天,小箩会收留我。但我已人到中年,若非不得已,实在无法心安理得接受任何人的庇护,哪怕这个人与我有着潜在的捆绑一生的未来。

 

每次见面,傅莱明都不忘给我打强心剂,告诉我我有多棒,不必委曲求全。“工作只是为生活服务。若是一份工作不能让我们的生活或心情变得更好,你就完全有不接受它的理由!”他再次重申,要找就找满意的,宁缺毋滥。听他的口气,感觉他不是在发表对找工作的看法,更像是在寻找人生伴侣。怪不得从通第一封电邮,到我们第一次约会,足足隔了一年,中间不知过磅了多少权衡。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一年前我们通信时,为什么选择不见我?”

“那时你说你正在约会另外一个男子,他时常打动你的心。我不喜欢跟别人竞争,只喜欢一屋两人三餐四季的纯粹。”

“那后来呢?我说我恢复自由了,你怎么还是没理我?”

“那一阵子我父亲健康出了问题,我心烦意乱,请了几个月长假去西海岸陪伴他,就停止了使用约会软件。过了一阵子,连密码都不记得了,原账号就登录不上去了。谢天谢地,我第二次注册时,又收到了你的profile。我想,这一定就是缘分了。”

我顿释前嫌。有情有义、简单纯粹、对“忠诚”的标准近乎严苛,不就是我内心里对伴侣六合彩般的期待么?如果说,每个路过我们生命的人都会留下或浅或深的印记,昆鹏绝对在我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我领受到的教训就是:找伴侣,忠诚这个品质不可或缺。所以,在eHarmony上写下对伴侣的要求时,我把忠诚摆在了第一位。在这一点上,网站没有让我失望,傅莱明确实是我见过的最忠诚的男人(没有之一),无论对事亦或对人。

我参观过他的衣柜,里面挂着同款不同色的衬衫T恤若干。他说:穿惯了某款衣服,会忍不住就着同一品牌重复购买。要不是怕同事们觉得他每天不换衣服,他连颜色都懒得换。鞋子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就算每天穿同一双也不会让人怀疑他夜不归宿。我看到五双KEENS休闲鞋一溜排开,同款同色,其中三双还挂着品牌标签。他说:“这鞋穿着实在舒服,所以打折时我就多囤了几双。反正已成年,脚的大小不会改变。”

这些小细节,给了我莫名的安全感,当真觉得自己捡到了宝。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的忠诚已经到达了盲目的境地。他喜欢看橄榄球,狂热追捧Detroit Lions。我查了查这支队伍的战绩,几乎年年在联赛中垫底。别的球队的目标是争夺超级碗,这支队伍的目标是能打进季后赛,还几乎年年落空。每次输了球,他就黯然神伤。而整个赛季,Lions输球是家常便饭。我问他:“Lions这么弱,你换个球队支持一下,人生岂非豁然开朗?”他对我的建议颇感震惊:“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对一支队伍的支持岂能说改就改?”我问:“Lions为何如此特殊?”他说:“我的父亲成长在一个离底特律很近的小镇,理所当然支持Lions。我从小跟着父亲看球,对它的支持已融入血脉。”所以,父亲的故土情结,就是傅莱明支持Lions的唯一理由!

好在,对于遭遇过背叛的心来说,“忠诚”的输入多多益善,哪怕带了些盲目的意味。且每见对方多输入一分,对他的信赖与喜爱也会多增一分。如此朝夕相处着,每个平常的日子都如同一小块拼图,渐渐把傅莱明拼凑得接近了我心目中完美的模样。

我得承认,刚在一起时,我还对他在第二次约会后晾我那么长时间耿耿于怀。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后,也慢慢找出了答案:他做事就是慢。令人发指的慢!为了买一只键盘,他能在网上调研一个月,货比三百家才下单。一旦买到合心合意之物,就份外珍惜,破了补,坏了修,不到实在无法使用,不会想要丢弃。这让我想起网上一对老夫妻传授的金婚秘笈:婚姻出了问题,应该修复,而不是舍弃。我想,如果我也有幸能亲历一场属于自己的金婚,傅莱明将是不二人选。

只是,慢性子的孪生兄弟叫拖延症。不紧急的事,拖上十天半月都没关系,一旦遇上卡点儿的事,用他慢悠悠的方式来应付,难免就乱了套。一次,我俩计划好去看一场七点的舞台剧,隔着半小时车程,六点二十五分他还在悠闲地给汉克斯剪指甲。我提醒他注意时间,他看了一下表,说:“不急,还有五分钟,我能剪完。”六点半一到,准时出发。不巧赶上修路,我们足足迟了四十分钟才进剧院。他悄声跟我说抱歉,真诚的语气让我倍感熟悉。我问他:“第一次约会你就迟到,是不是也是卡着点儿出的门?”他说:“当然不是!跟你约会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会冒险!那天我提前了半小时出发呢,真的是堵车。”

他说堵车,那么我相信,那天一定是堵车了!我并不怀疑他的诚信。事实证明,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妖异之事,他都有用自己谜之方式自证清白的实力。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我常常惊诧于他个性中透露出的怪异组合:大事谨慎,小事却时常迷糊;工作日作息自律,周末却能一觉睡到下午;对于心爱的床单T恤,哪怕破旧出洞也不舍得丢弃,一时冲动买回的名贵衣物却往往连标签还未拆就直接进了捐赠箱。我想,他脑海中一定自带雷达系统,给身边的人事物都设置了优先级,专注应对当下他认为最重要之事。如果他的手机在我俩共进晚餐之时响起,他从来都是充耳不闻。我问:“你不好奇是谁打来的吗?”他说:“我和我心爱的姑娘正在共进晚餐,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么?如果事关紧急,他们自然会再打。如果不急,给我留言就好,我有空自然会回。”至于他所说的“有空”,可能是晚饭之后,也可能间隔三五个小时,甚至一两天。他的朋友们似乎早已习惯了他的节奏,并未有人因他不及时回电而与他断交。当然,大浪淘沙,可能那些想跟他断交的人早已与他断完,我没来得及遇见。

我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处在了金字塔的尖尖上,直到有一天傍晚我给他打电话,却无人接听。一时间,我的思绪翻江倒海,第一反应是:难道他的生命中竟有比我更重要的优先级?难道他在跟另一位迷人的女士共进晚餐?联想起当年昆鹏跟伊伊有约时,时常屏蔽我的电话,真是越想越气,恨不得直接开车去B市手撕渣男。耐着性子等到半夜,傅莱明终于回了电话。原来他感觉下班后有些累,就躺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我就此虚惊一场。

我常想,如果我在二十岁时遇见他,他又不接我的电话,性急的我会在一个月内跟他分手多少回?好在,岁月带给我的不仅是年月叠加的痕迹,也打包馈赠了耐心与从容。以后再发生不接电话这种事,我便不再计较。慢慢等候便是了,他总会回复。再到后来,他这种慢吞吞的态度竟然潜移默化到了我的身上。如果有人说要在某个时段给我打电话,以前的我,不管多困也会强撑着等待。现在就放松多了,别人不还可以留言的么?让我先把这觉睡了再说。

是啊,岁月悠长,急什么呢!

跟慢性子的傅莱明混了一段时间,连找工作的事儿也变得不再十万火急。转眼我已失业三个多月,投出的简历中,回应越来越少。与此同时,老东家的丑闻还在持续发酵中,每隔几天就能上一次头版头条,譬如公司财报不透明,许多大型支出落入了高管们的裙带利益集团;公司管理混乱,机构设置别有用心地复杂,等等。说实话,要不是媒体火力全开,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老东家已病入膏肓。在持续的炮火攻击下,各级高管陆续辞职。有谣言说,公司可能会被省府大规模削减经费,甚至可能会与另一家公益机构合并。现任员工纷纷跳船,连强尼也加入了找工作的行列。

前东家声名狼藉,自是不会对我的求职有任何正面的助推。在这期间,傅莱明几乎承担了我俩所有的生活费用。出于自尊,我坚持用自己的存款偿还公寓的房贷,虽然这三个多月来,我在自家公寓居住的时间不会超过半个月。新的工作机会迟迟没有着落,我难免担忧,想着不如把自家公寓挂牌卖掉,搬来和傅莱明同居。又觉得这种想法要不得,毕竟我俩真正在一起还不到四个月,而傅莱明的性子又如此之慢。如果我唐突地提出同居要求,只怕我俩的感情会倒带一两年。我冒不起这个风险。

况且,不管找工作的进程有多缓慢,终究还是要找的。情人再好,我也不想失去我经济的独立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哈哈。番桥MM写的很精彩!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LOL...what a challenge!
那第四部分得改名为“锦瑟幼儿园”。:)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再来五个娃,写得好!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小说,小说!顾曼文的傅莱明,哈哈。
真是啊,我看到家乡的东西也莫名关注~~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和你的傅莱明一个原因,长于底特律是不会变心抛弃lions的,不管表现如何都是home team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难道你的前男友与"傅莱明"是同一尊?找个Lions的死忠粉太难了,因为它的表现实在太差。我本以为今年它会场场都输掉。:D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哎呀我的前男友也是lions的死忠!怪不得看得这么熟悉!哈哈哈也是这么慢吞吞有条不紊的性格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玫瑰。一定的。磨合的过程,急性子比较吃亏。同一件事,急性子已经急到吐血,树獭才慢悠悠回过神来:"huh?出了啥事?"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慢性子的傅莱明挺好,和急性子的曼文需要磨合一阵子吧,期待下一个连载!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所以你之前的那句"倒霉鬼碰见温吞水",用来形容顾曼文的一波三折,最合适不过!:D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随机发挺好啊!很怀念孩子小的时候!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了你这边的“温吞水”的写照啦!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家有一只三岁神兽。下午在沙发上睡了一觉,晚上怎么也不肯入睡,只是抓住她心爱的小毯子,一门心思想要离床出走。
三陪了一天,晚上还要陪睡的作者又乏又累,真想陪着她睡过去,又惦记着今晚的小作文,只能强自撑着。
看来晚上发帖也不是一个靠谱的选择,哪天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为什么文学城没有定时发帖的功能?两小神兽在家,实在也是找不出一个最佳发帖的固定时段。很可能只能见缝插针,随机发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