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半锦瑟一半烟灰 (25)

(2021-12-12 04:50:07) 下一个

一时间,我百感交集,昆鹏终究还是和我联系了。这些年来,我对这份逝去的爱已渐渐释怀,胸中那团被背叛的怒火也已慢慢熄灭。也许还带些余烬,偶而还是会想着要用自己的方式回击他。而一直以来我所构想的报复方式就是带上比他强的新欢闪亮登场,让他后悔自己有眼无珠。这会儿,新欢儿的八字都只写了一撇,就没了下文,自然也就当不成回击的武器。

思绪的这种展开方式让我哑然失笑。活成了中年妇女,竟还带着孩童式的报复心态,想着要在敌人面前给自己撑虚假的场子。看来,终究还是内心不够强大,不然,又何必在乎自己是幸福地单着,还是幸福地婚着?

我盘点了一下自己在回国前的空档,挤一挤,跟人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当下回了封邮件,说:“故人邀约,自当不见不散。这个周末如何?”

昆鹏飞快地回复了我,我们约定周六中午在北约克的龙珠自助餐厅见面。我在约定的时间准时出现。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学会矜持,总以别人等我为耻。

六年未见,昆鹏有些发福了。他的发际线略略后移,眼神不再清亮,气质里已经带了些中年的油腻。掐指算来,他也快四十了。记忆中的他神采飞扬,这会儿被时光猛地抽掉两千多个日夜,还是有些不适应。我对自己说:如果这是我第一次约会的对象,我应该会投上否决票吧。

昆鹏看到我,眼神却是有些恍惚。他说:“曼文,没想到你留长长的卷发,竟如此好看。”

我微笑着说:“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呢。”

“曼文,你变了不少!你变得自信迷人。”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呢。”

复读机般说完这两句话,我俩都大笑起来,似乎以前的芥蒂悄然消失。

我们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我说:“我以为你会带伊伊一起来。”他说:“我以为你会由白马骑士护送而来。”我俩再次大笑。

取餐坐定后,我问:“来多伦多还适应吗?”

昆鹏说:“还好。我在北约克这边租了一间公寓,上下班可以坐地铁。”

我问:“伊伊呢,她上下班方便么?”

昆鹏沉默数秒,说:“她不想来多伦多,还住在温哥华。我俩目前处于分居状态。”

我笑着纠正他:“这词儿可别乱用。在加拿大,只是物理意义上的分居,不叫分居,那叫异地。人家准备离婚的才分居呢!”

昆鹏说:“来多伦多之前,我俩谈到了离婚。所以,现在的分居就是你所理解的分居。”

我一时无语,不知该说些什么。劝合,我没有立场;安慰,似乎也没有意义。而且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兴趣探究他俩的现状。只能是沉默,我低头喝起了酸辣汤。

昆鹏说:“人到中年,我算是想明白了。其实这日子过着过着,都会变味儿。以前觉得美好的东西,慢慢也就平淡了;以前可以迁就的分歧,慢慢竟会变得不可容忍。可见,激情和迷恋,都会消退,倒是性格里一些本真的东西,会长留在心,永不褪色。”

昆鹏还是像以前一样爱发表抽象的观感。曾经,我如此迷恋他满脑子的鸡汤,觉得自己的丈夫博识多通,知书达理。就像台湾作家刘墉那样,儿子借把剃须刀都能引申出性命攸关的大道理。但此刻,我提不起兴趣对他的这番言论表达爱憎或附和。我已经很久没有与人一起过日子了,平淡也好,变味也好,那都是别人的家事,关我屁事!我继续埋头喝我的酸辣汤。

昆鹏见我没有搭话,问道:“你呢,曼文?你怎么样?”

“我很好,谢谢。我还是一个人,清净自在,做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衣食无忧。想聊天时有朋友,想约会时也能找到男人。我对生活心存感激。”我冲他嫣然一笑。

昆鹏一阵恍惚,看来我的微笑对他仍具魔力。他说:“曼文,放开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说这话时,他的手越过餐桌,抓住了我托住汤碗的手。

我一惊,条件反射般把手抽了出来。另一只手里的汤勺跟着晃了一晃,酸辣汤洒到了桌子上。我拿过一张纸巾,边擦拭边说:“你口头认个错也就罢了,我会原谅你的。对单身女士请不要轻易上手。下不为例哈!”

昆鹏有些受伤。他说:“曼文,你曾如此爱我!”

听得这话,我擦拭的动作倒是放缓了些。我抬眼看着他,一字一顿地说:“昆鹏,你曾手握皇家同花顺,是你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昆鹏有些懊恼:“我明白。我就是想知道,我还有没有补救的机会?”

“你说呢?”我微笑地看着他,自觉眼神灼灼逼人。

昆鹏盯住我的眼睛看了一会,黯然低头:“是我对不起你。”

我倒是笑了起来:“请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任何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人,不管用了什么方式,如果能让我们变得更好,都是我们的贵人。没有你当初的决绝,我不会有浴火重生的勇气。从这个角度来看,是你帮助了我,我得说声谢谢!”这是当初小箩讲述她与沧海的故事时顺带而出的感悟,这一刻被我借来说与昆鹏听,感觉刚刚好。

说完这话,我心里轻松许多。这么多年,我终于彻底把昆鹏放下了,用我自己平和的方式。

我从此再没见过昆鹏。

 

就在我帐号到期的前三天,eHarmony又一次给我推送了傅莱明的profile。

看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我的心还是颤抖了一下。点进去看,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那是我阅读过数十上百遍的信息,也许某些词句稍有差异,总体意思却是换汤不换药。显然,他刚刚完成注册,还未来得及上载照片,有些信息尚未认真填写。譬如上一次他说他身高1.87,这次的profile上却潦草地显示着1.55,大概这只是一份草稿。我猜想,他是在经历了数百轮性格测试的轰炸之后,倦了,随手敲进了一个数字吧?

失恋了?这下同是天涯沦落人了!我强迫自己幸灾乐祸一番,却并未感觉出有太多快意。自己光脚,本来就没有资格嘲笑他人没鞋,哪怕两人有世仇。说到底,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本该同舟共济。但我还是决定与他陌路,总不能给同一个男人两次拒绝我的机会!

傅莱明并没有联系我。我的帐号三天后到期,也并未再续。只是这一次,因为和着一些match还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联系,我并未从网站撤下个人资料,就任由它如太空垃圾般挂着,不来不去,不悲不喜。至于那三个花骨朵,则用私人信箱和他们保持着不咸不淡的联系。

十月初,我休假回国,花两个星期专心陪伴父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真的是!放下的越快越好!不然说来说去就那么点事儿,没空隙去过日后的生活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salways' 的评论 : 能清淡,说明曼文是放下了。
记得我约会时曾遇见一个男人,满口前妻的不是。
我问他:“你离婚多久了?”
他说:“十年。”
asalways 回复 悄悄话 “我拿过一张纸巾,边擦拭边说:“你口头认个错也就罢了,我会原谅你的。对单身女士请不要轻易上手。下不为例哈!” 笑死了!写的好精彩!淡淡几笔轻舟万山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谢谢番桥。我会追你写的故事的。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艾玛,有粉丝了,好害羞。
谢谢哈,你写得很好,读着清新俏皮,很期待追看你的故事。
原创太热闹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时常去刷,所以决定做个减法,因为今年还有一些事情要完成。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真的,我从第一篇追到现在。就是因为看了番桥MM的小说,我才有了兴趣贴我写的。MM怎么不去原创版贴了?不过我还是会找到你新更的博客来看。好的文字就是会让人追着看的:-)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纽约玫瑰' 的评论 : 是啊,难得有名有姓的,总得多活几集。:)
纽约玫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番桥' 的评论 : 我之前看的时候,也觉得曼文和傅莱明的故事还没完:)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乐即安' 的评论 : 作者精神一振。谢谢!
小乐即安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好看!
番桥 回复 悄悄话 明天贴神话故事哈。
只是我得转告曼文的老公,他的出场不得人心,让我这个作者左暗示又暗示,黔驴技穷了,读者都不得要领。:P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期待看回国以后的奇遇,有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