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六章四

(2023-11-26 12:30:36) 下一个

不多时葛俊领着饭店的伙计捧着大盒小盒回来了,玲玲和小丁张罗着就在院子里支起大桌子摆好椅子,然后招呼大伙儿出来吃饭。这时除了又回了白城的东城不在外,长水和之华两家的人都到全了,玲玲的女儿小耀的儿子也都大了,全都规规矩矩地坐在桌旁跟着大人一起吃饭。大伙边吃边唠些家常,小耀又呼喝着要跟他姐夫葛俊拼酒,大家都看着他两人笑,

贵平于是开口问:“葛俊,你最近忙什么呢?我听说政府马上要换届了,你们外经委好像也有动静,怎么样,你是不是要往上走一步啦?”

葛俊知道贵平因为她大哥泽文的关系能听到些市里面的消息,前两年他跟玲玲还真动过走她这条线的心思,不过他们外贸这边的人际关系实在是太错综复杂,他们的大主任是马书记的铁杆,而泽文虽不至跟马书记对立,但是却是和人大主任李绍玉他们一起联手形成煤城当地人的势力,走他这条线可能不但没好处还会有麻烦,所以当时自己才没有去求贵平,

这时听见贵平发问,葛俊“哼”了一声,摇摇头说:“哪儿轮得上我!舅嬷,我们单位你还不知道,这二年给主任溜沟子的人多的是,我这人说话直,脾气倔,干不来那些溜须拍马的事,所以还想往上走?不往下去就不错啦!不过,我现在也看开了,去他的,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我自己搞我自己的事去了,不跟他们瞎搅合了!”

玲玲听了这话正是个头儿,她立刻接着说:“可不是嘛,现在这社会,干什么不行,没必要非得守着这一条道,舅嬷,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葛俊现在跟矿院的一个老师合伙做了个公司,专门帮人办出国中介,现在这想出国的人可多了,这可是个新兴产业,干好了能挺不错呢!”

贵平听了一笑说:“我就说嘛,到底是你们,是有本事的人,原来葛俊都悄没声的干起公司来了,我也听说现在出国热,你们这公司可能挣大钱呀!”

“大钱不敢说,不过市场需求和前景是真不错。对了,舅嬷,他们最近正在筹划往德国办人呢,我一听就想到春天身上了,怎么样,你和我舅有没有想过也让春天出国,毕竟孩子学了这几年德语,出去看看多好哇!”

贵平和长水对望了一眼,都感觉有些突然,还是贵平先接话说:“出国?玲玲,你想啥呢?你舅我们是啥家庭你最了解了,那出国哪是我们这样人想的啊,那都是有钱人的事,你没事儿就别拿我们穷开心了!”

旁边春天虽然知道她妈说的是实话,可是这时心中还是难免有一点淡淡的失落。

玲玲紧接着这话说:“舅嬷,这你就不了解情况了,现在去德国不用花很多钱了,头一年只要担保金五万就行,别的中介费啥的,有葛俊在,你们都不用掏!你琢磨琢摩,这个事儿是不是有点门儿?”

“五万?还‘只要’,玲玲,你舅嬷可没那么大的头!你们看五万是个小数,在我们这儿也是天文数字啦!我和你舅一个月就那几百块钱退休工资,别说让我们现在拿出五万来,就是听也没听说过!”贵平不假思索地答道,话里话外还带着“哪像你们这些有钱人”的弦外之音。

玲玲知道贵平咬着当年的事总是对她妈不满,时不时地就想在言语上找补一点,她这时急于促成春天的事也不想跟她计较,

所以继续耐心地给他们解释道:“大舅,舅嬷,我说这个事也不是异想天开,是这么着,葛俊他们公司现在既然决定要办德国,就想着在德国那边找个可靠的人作接应,联系了几个都觉得不太合适,这种事最好是自己人来做,这样彼此才能绝对信任嘛。

也是赶巧儿,这个当口春天放假回来了,就昨天她去我们那儿大伙儿闲唠磕说到这个事,没想到,你们春天啥都知道!舅嬷,春天这孩子是个人才,要是你们能舍得,咬牙把她送出去,日后绝对有大出息!现在有这样的机会,她到了德国就能跟着她姐夫的公司一起挣钱,所以算下来不但花不了什么钱,以后还能挣大钱!

目前就差这个五万的担保金,我知道这对你们是个大压力,其实对谁来说它都不是个小数儿,不过要是咱亲戚间相互攒攒,再加上你们俩的积蓄,说不定就能凑够喽呢,一旦春天到了德国,那挣的可就是马克,要美元也有,还有什么债是还不清的!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事?”

贵平原本以为玲玲就是顺口一说,没想到她竟是真的有心思想让春天出国,虽说是为了今后能跟葛俊一起做中介,可是这也是两好并一好的事呀,贵平这时开始认真考虑玲玲说的这个事情了,乍一听出国留学仿佛是天边上的事,可是按玲玲刚才这个安排想想却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她扭头看了看长水,发现他似乎也有所动,在沉吟思量,再看看这边的春天,孩子正看着自己,她虽不说话可是眼睛里那种殷切的光却遮掩不住,这时对上自己的目光她微微一笑。

贵平知道春天一定是想去的,毕业这一年多来孩子在石家庄一直都不高兴,这次回来她也明说了,无论如何这半年都要换工作,贵平这次感到自己已经无力再阻止她了,如果春天一定要辞职另谋出路,那出国留学算不算也是一条路呢?对春天这无疑是她最愿意走的路,继续深造一直就是她跟长水的心愿,可是五万块钱啊,还只是头一年的担保金,就算她去舍脸求人借来了这个钱,一年以后春天在德国要是不能自己挣到生活费她还拿什么来供她啊!贵平一时心绪纷乱。

玲玲立刻看出她舅嬷有些动心了,这时虽然不说话,可是心里头已经在认真盘算这个事儿了,她知道舅嬷担心的主要是钱,于是把心一横决定给她添把火,

她说:“舅嬷,你觉得咋样?钱的事你也别太为难,这样,这事我帮你,老韩家这边的亲戚我负责帮你借钱,我妈不用说了,肯定能给你们出点,我二姨他们两口都退休了,退休金也不少,再加上这么多年离得远也没管过你们,这次让他们也出点,当然人家有自己的孩子要顾,可能不会出太多,但是哪怕给个三五千的也行啊,重点是我老姨那儿,她这辈子没孩子,平时自己又节省,她估计手里能有一笔钱,我打电话让她这次多出点力,最好能拿个一万两万的出来,这样凑下来至少一半的钱就有了,剩下的你看看你们自己有多少,不够的再找人借借不就行了嘛。”

贵平没想到玲玲这么心诚,一时倒有点感动了,她说:“玲玲啊,你想得挺周全啊,我这儿突然听到这个事还有点蒙,要能像你说的这样当然是很好,但是要是葛俊他们公司最后跟春天没把这买卖做起来,那到时候春天在德国不就抓瞎了嘛,咱连这五万都是借的,之后还哪有钱让她继续在那边念书啊!”

“妈,”春天终于出声了,

“这你不用担心呀,我能打工啊!我之前问过那些出去的同学,他们在那边都是边打工边上学,挣的钱就够自己生活了,德国大学又不要学费,只要每个月挣个生活就行了,你放心,我会德语到了那边比别人都好找工作,我保证不但自己能顾好生活还能尽快攒钱把债还了,我一定说到做到!”

这次没有等贵平开口回答,长水抬头看着女儿说:“好,春天,爸爸相信你,爸爸支持你!”

贵平一顿,她皱了皱眉头,心想长水就是惯会在女儿面前做好人,他倒急吼吼地表态了,可是真到用钱的时候还不得是自己去张罗,他能干什么,只会蹲在厨房的地上抽烟!

这边玲玲听了长水的话先笑了,她说:“就是嘛,春天是个有志气的孩子,大舅也是明白人,舅嬷,人说‘富贵险中求’,何况春天出去后面还有他姐夫的公司给兜着,也算不上什么冒风险,”

她看贵平还是沉吟不语,也知道这件事对于她们家来说实在是太过重大,让她舅嬷立时就拿主意确实为难,今天这个话说到这儿也算是点到了,自己该做的,能说的也就这些,再说多了反倒显得太过热心,好像要借此图谋他们什么似的,不如就此打住,剩下的还是让他们回去慢慢商量吧。

于是她收住话头,不再追问贵平的意见,而是轻描淡写地说:“这样,舅嬷,咱先吃饭,这个事就当是个闲唠嗑,你们回去有空再商量,也不急在这一时,要是回来真有这个意思你随时找我和葛俊都行,春天的事我们这当姐和姐夫的一定帮忙。”

这话一说就漂亮了,不但能把她跟葛俊撇清关系而且日后若是春天真的能出国还要感谢他们的大力相助。贵平如何听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不过玲玲说的也对,这么大的事不能急于决定,还是得回家好好思量思量,或是找明白人再参谋参谋,所以她虽然知道玲玲话里面抖机灵,但是并不去拆穿,

只是笑了笑拿起了筷子夹起几根葱蘸了酱和肉丝一起放到干豆腐皮上边卷着卷儿边答道:“行,等我再想想,你是知道我们的,本来条件就差,你舅那些年都一直在家里呆着,没挣过几个钱,为了春天上学我们是没少拉饥荒,现在突然说要出国,我还真得好好掂量掂量,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难为你和葛俊想着春天,挺好的,春天日后肯定也忘不了你们。”

玲玲赶紧说:“那是当然,咱们谁跟谁,再说春天这孩子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是真心喜欢她。”

春天在一旁听着她妈跟玲玲姐开始扯闲篇儿就知道今天这个事只能到此为止了,也是,出国这种事哪是在饭桌上三言两语能决定的,只好是慢慢来。

之华在玲玲跟贵平说话时一直没有吱声,这时她隔着桌子静静地看着春天,看着她满脸都是对未来的向往和冲动,孩子真的长大了,而且正是这个出身坎坷家庭的孩子身上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和旺盛的进取心,她不像弟弟长空的那两个孩子只要有个工作有个房子就满足了,春天有别人没有的斗志和果敢,正如玲玲说的那样,这个孩子以后能成大气候。

之华非常欣赏这样的春天,她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那时她身上虽然背负着家庭的重担,可是心中却满怀着伟大的理想,她不屈从于现实的压力也不盲从理想,韩之华这一生正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走下来的。女儿玲玲在务实方面有同她一样的手腕和杀伐决断,可是也许是因为没赶上好时候没上大学,她总觉得玲玲书读的太少,胸怀境界差得太远,儿子小耀那就更不用提起了,

倒是这个春天,文学工夫方面像足了长水,“胸中有书气自华”,这孩子虽然小小年纪但是待人接物大度有致,且心志高远,算起来正是她最最像当年的自己。之华越看春天越喜欢,发自内心的疼爱她,之华想只要春天愿意她一定尽力帮她达成出国留学的梦想。

小耀在一边已经听了多时,他这时插嘴进来跟贵平说:“哎,舅嬷,我看这事儿行!我姐和姐夫,”说着他一拍旁边葛俊的大腿,

“办事儿那是老行,老厉害了!要我说你们春天这国指定能出去!春天,”

他又转向春天,“妹妹,你出去好好混,在外面站住脚了,以后等你外女儿,你侄子大了把他们也给整出去嗷!哥看好你,老韩家没准今后就你最有出息了!”

春天咯咯一笑冲着他点点头说:“行啊,耀哥,借你吉言啦!”

这时她心里想的是,别看这耀哥平时着三不到两的,今天这话倒是给他们的这番谈话做了个完美的总结,一面给妈妈肯定了出国这个事,一面又捧了铃铃姐和姐夫,最后还为自己儿子和铃铃的女儿预订了一下未来的回报收益,有意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黎程程' 的评论 : 程程才是真正高产,我都很久没写了,发的都是以前写好的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留个脚印。
黎程程 回复 悄悄话 过来串个门儿,浮云真是高产作家,仰望一下,佩服佩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