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峰的世界

在下山的路上,享受着上山的乐趣。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安西宝藏:第十六节

(2021-09-02 08:11:13) 下一个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安西宝藏

作者: 八峰

 

第十六节

 

三月十六日中午、广汉县城里最繁华的大街中山路上,皇宫大酒楼二楼一个金碧辉煌的包间里,广汉县文化局长高兰军正和祥龙集团董事长吴东坐在一张八仙桌旁聊天,桌子上摆满了精致的美味佳肴和一瓶开启了瓶盖的茅台。

“来来来、吴总,先喝一个: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挖到了五箱子银锭嘛!”高兰军举起酒盅劝道。

“哎呀!投资太巨大了,得不偿失哦!我的高大局长!”吴东摇晃着肥胖的脑袋、勉强举起了酒盅、满脸不高兴地说道:“从三月份挖到现在、光这么多人工和机器我就投进去了几十万!还死了几个人!得到了啥子嘛?几箱子银锭而已!”

“嗯,这件事是折腾得够呛!经济上的确不划算。不过、吴总,你也不能光算经济账哦,这件事差一点点就让公安局查出来了!你想想——要是真的让周源那帮警察查了出来,你我二人还能坐在这里喝酒!?不说我要丢乌纱帽,你这个集团公司的老总也要成为阶下囚哦!” 高兰军把酒盅端到嘴边、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那倒是,辛亏你老兄灵活处置、通知及时,我们才先除掉了那个尹小明,又干掉了周源,不然的话、老子这回还真的是要阴沟里头翻船哦!”吴东转忧为喜、满是横肉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他也把酒盅举到嘴边一口喝干。

两个人正在相互斟酒,一个身穿白褂、戴着厨师的白色高帽、略有驼背、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宽边眼镜、留着络腮胡须的男服务员突然端上来了一只盖着盖子的银色拖盘,他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微笑着向二人点了下头,然后伸出右手掀开了罩在托盘上的亮闪闪的盖子,正在谈笑饮酒的高吴二人顿时惊呆了:他们看见那托盘之中,竟然是一坨银锭——与藏在吴氏山庄仓库里那些盗取的银锭一模一样。

“你是哪一个?你这是什么意思?”吴东眼露凶光、大声嚎叫起来。

“哦,吴董事长、高局长,这盘子里不正是两位从三星堆保护区里地下挖出来的东西吗?”上菜的服务员操着一口四川话笑着反问道。

“你说啥子!?你、你到底是哪个?”吴东肥胖的身躯在椅子上抖动了一下。

高兰军也满脸铁青,他两眼冒火、又充满疑惑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坐下坐下,两位不要着急嘛,我咧、就是给两位准备今天这道大宴的‘厨师’,”头戴白色尖帽的服务员朝鼻梁上扶了下眼镜、他笑着招了招手,立刻有四个民警走进了房间,两人一组分别在高兰军和吴东的座椅背后站定。

“你们要干什么!?”高兰军色厉内荏地喊道。

“高局长,莫叫喊了,我就是想给你们两位讲个故事,”男服务员干脆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这时门口又依次出现了张强,定国,郭建和另外一个身材魁梧的民警,个个都神情严肃,没有搭理高吴二人的惊讶。

“大家都坐下吧——这是一张八仙桌,每个人都有一个座位的,”留胡须的服务员招呼着进来的几个人坐下,说话的腔调也变成了普通话,他拿起茶壶给张强、定国等人面前的茶盅倒满,然后摘下了头上的白帽,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又慢慢撕掉了精心粘贴在脸颊、嘴唇和下巴上的胡须。

“啊!?是你!!!”高兰军和吴东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吴东恶狠狠地朝卸去了化妆的周源喊道。

“哈哈,哈哈哈哈,”周源开心地大笑起来:“我若不‘死’,高局长又怎么会跟你这个黑老大如此开心地在这里公开见面、喝酒聊天呢!?”周源拿起一张纸巾,一边擦着脸上的化妆一边讥讽地笑道。

“可是那天在医院里、我是亲眼看到你死后被送往太平间去了的啊!”高兰军还是不肯相信。

“哦,那只是个小手段,当时带你进来看我的那个医生是省公安厅的蒋医生,他只是给我注射了一针安妥品,让我昏睡了大约两个小时,好在你赶来看我的时候演一出戏。”周源笑着对高兰军解释道。

“周科长,你这个玩笑可就开得太大了!我不明白:你这样做到底是想干什么!?” 高兰军脸色阴沉、故作镇静地问道。

“刚才已经说过了:就是想给两位讲一个故事——一个你们都想知道结果、也和我们侦破的案件密切相关的故事!”周源笑吟吟地点燃一支烟。

“老子不想听你讲啥子故事!”吴东试图站起来,被身旁的张强和背后的一个民警猛地按在了椅子上。

“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张强狠狠地拍了一下刘东的肩膀。

 

“这个案子要从一个故事说起,而这个故事则是从三百多年前开始的,”周源并未理会吴东的叫喊,他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慢慢说道:“明末清初、清军兵分两路从陕鄂杀入四川,大西皇帝张献忠战死川东,大西军【2】溃败如山,残余部将只好分兵南下。张献忠的爱将、安西王李定国令手下将大量劫掠来的金银珍宝秘密埋藏,还分批杀害了参与埋藏的民工与士兵,故而数百年来其藏宝之地竟无人知晓。后来、李定国率领部众入滇,与南明残兵联合共抗清军,周旋数十年后终于失败,然而他的部下中却有一人返回了四川的遂宁老家,此人曾为李定国心腹家将,知道当年藏宝之地的秘密,他临终前将那秘密写在一张纸上,夹在家谱中传给了唯一的儿子。后代人虽然将那家谱世代扩展相传,却无人注意到那家谱中的秘密,直到现代、不久之前的文化大革命,这家人后裔中的一个人、也就是你们都熟悉的赵先群,才发现了家谱夹层中的这个秘密。他大喜过望,却也清楚单凭己力根本无法找出宝藏,于是便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他的朋友吴汉,也就是吴董事长你的弟弟,于是,一个牵动广汉县黑白两道的巨大阴谋就逐渐形成了。”

周源停下来吸了一口烟,嘴里吐出一缕蓝色的烟雾。

“那张纸条上到底写着什么?”郭建已经被周源的故事深深吸引,他禁不住好奇地问道。

“那纸条上写着三十二个字:鸭子河边、土地庙后、疑冢残碑、霸下之上、阴阳分界、上有参天瑞木、下有安西宝藏。”周源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了考古队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