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夫话吧

谈医疗、谈养生、谈人文、谈人生 – 听赵大夫怎么说
正文

印度的软肋 -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及毛派游击队

(2021-11-18 10:16:31) 下一个

近日一则新闻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印度政府将二十四路出击,双管齐下,“全面剿共”, 将对印共毛派武装实施大规模武装清剿。颇有当年蒋委员长对付红军五次大围剿的气势。这也让3年前一度“陷入绝境”的印共毛派游击队,再次回归到人们视野。看来印度国内由于贫富不均及种姓制度造成的冲突及隐患远比想象的严重。

                                  

 

                                                 

 

                            

1.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Communist Party of India (Maoist)),简称印共(毛)(CPI (Maoist)),是印度的一个毛派政党,该党被印度政府认为是非法政党,视为极端组织。该党由印度共产党(马列)人民战争和印度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合并而成。

 

1967年纳萨尔巴里起义是纳萨尔毛派崛起的开始,事发村庄"纳萨尔巴里"遂成为毛派的别名。其后又发生了斯里卡库兰农民起义等起义。1969年,印度共产党(马列)成立,其灵魂人物查鲁·马宗达1972年被捕病死狱中,此后纳萨尔巴里运动步入低潮,印共(马列)陷入一系列冲突、分裂和合并,其中最重要的是1980年成立的印度共产党(马列)人民战争(通常称为“人民战争集团”),其发源于安得拉邦和泰米尔纳德邦。

 

另一支毛派政党是1969年成立的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发源于西孟加拉邦。印度共产党(马列)人民战争和毛主义共产主义中心于2004年9月21日合并为印度共产党(毛主义)。两个组织于同年10月14日公布合并事宜,並筹组了临时中央委员会,由印度共产党(马列)人民战争领袖贾纳帕蒂出任总书记。2007年1月,印共(毛)秘密召开全国第九次代表大会,会上通过了指导该党今后工作的5个纲领性文件:《高举马列毛主义的鲜红旗帜》、《党纲》、《党章》、《印度革命的战略和策略》、《关于当前国内外形势的决议》。2014年5月1日,印度共产党(马列)纳萨尔巴里并入该党。2018年11月,巴萨瓦拉吉被选为新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在《党章》中,印共(毛)决心以"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作为其指导思想,坚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此基础上,印共(毛)将自己的奋斗目标划分为3个阶段:近期目标是建立一个紧凑的红色革命区域,这个区域从尼泊尔边界到比哈尔邦再到安得拉邦,同时寻求人民民主;中期目标是作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在印度继续开展已在进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以"间接统治、剥削和控制"为形式的新殖民主义;终极目标是通过长时间的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2.印度毛派游击队崛起过程

 

印度真正的毛派革命始于1967年,他们在西孟加拉邦的纳萨尔巴里起义,这被看成印度人民战争的一个转折点。 起义发生后,中国《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春雷隆隆"(a peal of spring thunder,意译),对这一起义给予高度评价。

 

1969年,以武装起义为斗争手段的印共(马列)成立,但不到两年,这个政党就分裂了。总书记查鲁·马宗达的地位受到了挑战。1972年,他被捕后死于狱中。在整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印度毛派支离破碎,但是坚持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人民战争理论,仍然是他们的共同点。有意思的是,在整个分裂的过程中,亲马宗达的毛派还在七十年代年代分裂成了支持林彪和反对林彪的两股势力。分裂后,印度毛派陷于沉寂。

 

直到1993年4月11日,《印度时报》一则消息称:"极左分子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有明显的回潮趋势。" 证实毛派又回来了。从1993年至今,印度绵延的贫困山区为毛派提供了舞台,他们的势力也从原来的4个邦扩展到印度28个邦中的13个邦。

 

印度毛派信仰毛泽东的军事理论,党章内还有行动纲领,和毛泽东思想有很多类似之处。印度毛派领袖相信,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发展,而他们的理论变化是,不再用上所有的力量去打赢一场战争,而是一边采取偷袭战术,一边巩固自己的根据地。

 

毛派的行动纲领是解放没有土地的贫农和低种姓阶层,实现印度社会的变革,否定急速的工业化。在许多地区,毛派游击队已经取代政府来管理当地,并依靠税收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比如恰蒂斯加尔邦的丛林里盛产竹子,毛派就向往来于丛林的竹子商人收取赋税,并要求当地的道路建设公司同样为之。而当政府带领军队来到山区清剿毛派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受到当地农民的保护。印度毛派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们建立了严密的地下组织,这使得不了解当地情况的军队和警察很难对他们有所行动。

 

2004年9月,印共(毛)一成立,便显露出凌厉的攻势。其采取的第一个比较大的行动是在北方邦金道利县进行的伏击战,共打死19名警察。之后,类似的袭击活动就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

 

2005年11月,1000多名毛主义分子袭击了比哈尔邦的杰哈纳巴德监狱,释放了大约350名毛主义囚犯,其中包括该党领导人之一的A.卡努,并抢走了几百条枪和大量弹药。这一年印共(毛)共发动了1608起暴力事件,造成了566人死亡。2006年印共(毛)发动的暴力事件次数虽略有下降,为1509次,但造成的死亡人数却上升了,为678人;2007年其发动的暴力事件又有所增加,为1 565起,造成了696人死亡。2008年印共(毛)进一步加大了袭击力度。2月,毛主义分子袭击了奥里萨邦一座警察训练学校兼军火库,打死了10名警察,抢走了一批武器弹药;6月,警方特种部队在渡江追剿毛主义分子时遭遇袭击,有3 9名特种部队官兵溺亡;7月,一辆满载警察特种部队人员的装甲车触雷爆炸,乘员24人悉数丧生,地雷系由毛主义分子埋设。

 

随着袭击活动的不断增多,印共(毛)控制的地盘也迅速扩大。在2003年末,印度只有9个邦 55个县处于各个毛主义派别的影响之下,但到了 2004年,这一数字增加到13邦156县。目前,印共(毛)已在28个邦中的16个邦拥有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在600个地区中的165个地区有着比较大的影响,其活动范围从印度与尼泊尔的交界处一直延伸到印度的西海岸,影响面积达9.2万平方公里,处于其影响下的人口更是多达1.8亿,这就意味着印度每 6个人中就有1 个人生活在印共(毛)的"红色旗帜"之下。

 

               

据估计,印共(毛)的武装人员有2.5万人,在村一级的外围成员有5万人。印共毛派的成员分成许多团体,组织的实际情况不为外界所知。该组织可能接受了尼泊尔共产党毛派等境外组织的资金援助,武器装备不逊于警察,拥有的武器超过了2万件,大多是步枪、冲锋枪和火箭弹。

 

3.近日风云突变的缘由

 

近日印度政府将二十四路出击,“全面剿共”,这则新闻让印共(毛)派武装再次回归到人们视野。

 

2018年4月,当时印度毛派的总书记贾纳帕蒂被捕;游击队兵员下降到6000人;游击区也从2015年时的74个县减少到10个,毛派游击队陷于低潮。

 

今年5月开始,印媒持续报道军警大军对恰蒂斯加尔邦毛派武装的清剿。据称,在印内政部直属的中央后备警察部队(CRPF)、印藏边境警察(ITBP)、边境安全部队(BSF)以及地方军警联合围堵下,当地游击队疲于招架,加上疫情冲击,已是“不日灭亡”。

 

短短3个月前的8月15日,印度独立日,总理莫迪还在夸耀政府清剿游击队的“阶段性胜利”。他当时罗列“战果”,称在游击队位于中部恰蒂斯加尔邦的一个重要据点达恩泰瓦达地区,15个村“归顺政府”,另外还有至少403名游击队员“弃暗投明”。

 

更早时候,印度内政部也曾竭力向议会证明,毛派武装已是无关痛痒的“癣疥之疾”。一组数据很有说服力:2009年时印度境内与游击队相关的“暴力事件”攀上历史高峰,达到2258件。但到2020年,这个数字已下降70%,只有665件。

 

不仅政府,印度媒体上也曾一派乐观景象。

 

但“剿共”计划一出,证明背后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有关印共毛派这几年的境遇,越来越多被印媒梳理出来。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实际情况非常严峻,已容不得印度政府“蔑视”。

 

印度电线报11月8日的一篇报道就披露,恰蒂斯加尔邦的“归顺”游击队员,大多是当地军警随机抓来的普通百姓。他们被强迫签下一份“自首”协议,成了“归顺”人员。

 

表面文章做得多了,连对游击队力量的判断也差得越来越离谱。一些游击队活动地区的军警,被爆只是通过一两次问卷调查,而非通过情报侦查或战场信息,就做出游击队“不堪一击”的结论。依靠这种“情报”,军警大军不打败仗也就怪了。

 

但据印媒跟踪报道,2018年下半年起毛派武装顶住压力,改组领导层和一批高级军事指挥官,进行战略转移,逐渐恢复元气,并开启近三年来的“反攻”进程。

除了打些胜仗,毛派武装的战斗手段也在“成长”:游击队已在一些地方使用无人机监视军警动向,并开始借助社交媒体和加密社交平台招募兵员。

 

400游击队员击溃2000军警,“千里远征”计划以向印度北方突围,是毛派重新崛起的典型例证。

 

今年4月3日凌晨,2000名印度军警在获知情报后,分兵五路,在无人机、直升机掩护下,前去偷袭游击队在恰蒂斯加尔邦的一个根据地,试图将游击队最精锐的第一营一网打尽。但军警大军上午10点刚到预定地点,就陷入400多名游击队员的三面夹击。根据印媒披露的细节,游击队以重火力压制军警直升机,同时进行穿插包围,把这支“讨伐部队”打得四散奔逃。至少23名军警在战斗中被打死,包括指挥官。讽刺的是,“讨伐部队”中还包括印度军警用于对付毛派武装的主干力量“眼镜蛇部队”。2000对400,还惨败,这仗打得让印度政府高层震怒。

 

面对军警和疫情的双重封锁,恰蒂斯加尔邦南方一处根据地的印共毛派武装主力部队,计划实施大规模突围,沿恰蒂斯加尔邦山区、森林地带向北转移,前往贾坎德邦和比哈尔邦建立新根据地。整个路线下来,长度将超过一千公里。这个“千里远征”计划,颇有当年红军万里长征的意味,令新德里震惊。而且种种分析都表明,游击队这个计划“很有可操作性”。无论地形地势、兵员储备还是印共毛派当前领导架构,都足以支撑游击队完成这样一场“战略远征”。突围计划如果成功,游击队在北方将“进可攻退可守”。

 

印度国内的内部冲突远比想象的严重,对于很多邦、地区或部落,政府的控制力其实很弱,这种情形短期内不可能根除。印共(毛)及毛派游击队是这方面的突出代表,应是印度最大的隐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