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夫话吧

谈医疗、谈养生、谈人文、谈人生 – 听赵大夫怎么说
正文

野生萨斯卡通浆果:酸甜可口、养颜抗病,看看您家附近有没有?

(2021-07-27 07:00:36) 下一个

在我家所在小区内,有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森林中除了修了一条总计长约3公里的小路外,没做休整,保持了原始风貌。森林中树木种类繁多,不少叫不出名字,但杨树偏多。林中杂草丛生,除了鹿、野兔等野生动物外,人类很少涉足其内,太难走了。我们已经在这个小区住了10多年,与这个小区的大多数居民一样,喜欢饭后在林中及附近的湖畔散步,看孩童玩耍游戏。冬天气候寒冷,林中小路积雪,除了偶尔的遛狗之士和我这样的四季锻炼的人以外,偶尔还能看到鹿群和兔子,林子寂静不少。

                       

                                            萨斯卡通浆果

林中有两种野果可以食用,一种是萨斯卡通浆果(Saskatoon berry, 就叫它“萨果”吧),一般七月中旬熟;另一种是野李子,要八九月份熟。在萨果成熟的季节,小路两旁到处都可闻见果实的清香。不少中外人士都喜欢边散步、便顺手摘几个品尝。反正属于无化肥、无农药的有机食物,吃了也不会拉肚子。更有甚者,拿着塑料盒采摘,以备回家食用。顺眼望去,密林中萨果更多,只是林中荆棘丛生,不便进入。而野李子是我自己的叫法,究竟是什么,还真不好说。与真李子比起来,个头要小,核大,味道接近李子。林中的野李子,随地点不同,味道也不尽相同,有的甜些、有的酸些、有的涩些。不过这些野果共同特点是:大小不一、颜色不同、味道鲜美,营养价值高。

 

 1. 萨斯卡通浆果(萨果)

 

萨斯卡通浆果,是通用的叫法,它还有很多别称,如桤木果(amelanchier alnifolia nutt)、切克利梨(chuckley pear)、六月莓(juneberry)、西部六月莓(western juneberry)、服务莓(serviceberry)、太平洋服务莓(pacific serviceberry)、西部服务莓(western serviceberry)、桤叶树莓(alder-leaf shadbush)、矮树莓(dwarf shadbush)、草原莓(prairie berry)、鸽子莓(pigeon berry)等等。

 

萨果是北美北部大草原和平原的本地物种,在育空南部和西北地区、加拿大大草原三省和从阿拉斯加到美国缅因州的北部平原地区野生生长。

 

萨果看起来很像蓝莓,虽然它们与苹果家族的关系更密切,但它实际上是属于梨果家族(酒渣鼻)的一种梨果。它被北美大草原的早期定居者用作主要食物来源和药物之一(作为消毒剂和防止流产)。

 

2.萨果的营养成分

 

萨果含有相对大量的锰、镁、铁、钙、钾、铜、维生素(抗坏血酸、叶酸、泛酸、吡哆醇、核黄素、硫胺素、生育酚)、果胶和胡萝卜素。除了金属微量营养素,萨果还含有酚酸,包括 3-阿魏酰奎宁酸、绿原酸和 5-阿魏酰奎宁酸 。萨果富含花青素和其他黄酮类化合物,包括芦丁、金丝桃苷、鸟苷和槲皮素。

 

萨果中的总花青素浓度与野生蓝莓相当,高于其他小果树种,如覆盆子、沙棘、苦莓和草莓等。花青素(anthocyan),又称花色素,是自然界一类广泛存在于植物中的水溶性天然色素。水果、蔬菜、花卉中的主要呈色物质大部分与之有关。花青素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及抗突变功能,主要用于食品着色方面,也可用于染料、医药、化妆品等方面。

 

3.萨果的医疗功效

 

萨果的抗氧化、抗衰老、抗炎、抗肿瘤、抗糖尿病等功效已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近年来发现它还有调节肠道菌群的功效。萨果的研究已成为近年来的热点。为了提高本帖子的科学性,从而证明我上面所写不是无稽之谈,附上了一篇去年发表于Journal of Diabetes Research (糖尿病研究杂志,影响因子分值为3.04)上的有关萨果的综述性质的论文,是我家老大上医学院前发的。

   

                                  我家老大关于萨果的论文截图

 

萨果目前在商场出售的还不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您附近的林子里找一找,味道真的不错!

 

下面这个视频是自己7月3日近距离拍摄了萨斯卡通浆果,这种浆果不难认,希望本视频有助于您了解这种味道甘美、养颜抗病的野生水果。我相信,您尝过以后,会与我有同感。

 

https://youtu.be/3x4FuzMCfls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