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豆腐钓鱼

臭豆腐钓 鱼=海 畔有 逐臭之鱼
(杂说有趣,来来来,姑且听之!)
个人资料
lovecat0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寡妇梅梅

(2021-03-02 09:13:46) 下一个

              寡妇梅梅

丈夫去世2年多,梅除了上班,家务,就是给远方上大学的儿子写信。

忙而极为空虚,有时深夜有那方面的生理需要,只有手淫来解决。人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还真是的。以前那些老同学,像馋猫似的老往她家附近晃荡,故意说买菜偶遇啦!不请我进去坐坐,第一次,没经验还真让一只馋猫李军溜进来,喝了半碗茶,他就在沙发上拉梅近坐,然后夸她头髪卷的好看又香,话没说完,一只手已在她的奶罩外重重的搓揉,轻声在她耳边喃喃:不需要吗?这么久没享受鱼水之欢?

他又换了手,开始在梅内裤外摩索,梅是久旱的寡妇怎耐的住这中年男子的动作诱惑,梅的呼吸开始急促,喉咙乾躁得狠,几乎发出做爱时的那高亢又带哑,被操时的那斯哑求饶满足声,李军马上放躺她在沙发上,粗猛的扯开她的衬杉,梅的乳房也从乳罩边里涨了出来,她的脸马上羞红起来,试着双手略盖着乳房,他更急着咬着梅的乳头,死劲的吸允着,不知何时他已掀开梅的短裙,毛毛的壮手抚摸着她的阴部,梅已禁持不住了,随他拉开所有的衣裤,李军也很快脱光了自己。

当李军把他的阴茎塞到梅的阴蒂深处时,一阵雷闪进入梅脑,声音说:你并不喜欢他呀!他的浑丑笨样,怎能和你一起生活啊!但是,后悔已晚,只好草草满足军的性欲,噁心的精液射得梅满身都是,推说儿子今天回家,把他打发走了,快快的去冲个热水澡,把满身的龌蹉感洗个乾静,并对自己说;没下回了,真倒霉!

                                                 

从美返国的已婚发小男,几天欢聚后的别离时刻,,,,,,,,

 

子羽终於把该说的话说出来,彼此都知道那是一记重雷,但时候来了,就是躲不掉,冷雨哗哗落在窗外,凉满了身和心。

这几天多次火热烧人的性交,让梅已失去女性的矜持,耳边有低呐斯喊:子羽,别走,别离开我。我还要,我只要你!

子羽那么温柔的抚摸着梅的头髪,他们在床上,放松地躺着,脸朝天花板,眼半闭。梅的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子羽发觉了,马上转身紧搂着梅,安慰:女儿和工作事都得赶紧处理。我会回来的,梅,我爱你,我会非常想念你的,我们还可微信连络啊!

无言的痛感,让梅忍不住地抽泣起来,子羽把她搂得更紧了,几乎无法呼吸,梅的喘息声,让子羽又激动起来,梅发现他在发抖,他又想要我了,我得满足他,最后一次,也许。

梅大胆用手去轻抚他那再次脖起的部位,他们都知道今晚雨夜的第二次免不了了。

带着悲伤的爱抚,深吻,俩个孤独的灵魂,赤裸裸的紧抱的身体,带原始野性兽性的撕搏,梅像一头失散的孤狼在山头冷夜里扯喉长啸。觉得如“失乐园”的爱人,在死以前的放纵情欲,最后一次的激情男体的深深地插入梅的灵魂深处。梅心里喊;我快死了,我快死了。。。。。。。。。。。

   子羽走了,梅本答应去送,但没去,她没法面对她的深爱将离她远去,而去见别的女人—--他的髪妻。虽然他从未提及她,但那女人利害地存在着,插在梅的爱中间,她们还认识呢!年轻时是梅把她的爱人推向那个女人的,当什么媒婆,自己却嫁了别的男同学。多末愚蠢啊!梅恨自己的笨,但年轻时的命运,她怎可控制?                                

梅又得面对寂寞的黑夜,空洞忙录的白天。需要时的手慰,已不能满足她的空虚,因为梅己享受了子羽激情的爱欲,缠绵肉体的舒适。她怎么办呢?

找别的男相亲,约会?以前试过,都不满意,不自然,噁心。

做子羽的小三?就这几年?等梅人老色衰时,他还会从美国飞来看她吗?小三多是色欲的互悦,那能像老夫老妻儿女那样牢固,梅攻不破赢不了呀!

这时,李军死命的敲们,梅无力的开了门,因为她忘不了和子羽的性交时的满足诱惑,她正处於狼虎之年,极需要男人,身体的热度,一声无耐长叹,好吧!先解决了性的需要,再把他推走,冲浴,噁心一阵,可怜的寡妇生涯就这样无情的反复折磨着梅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