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豆腐钓鱼

臭豆腐钓 鱼=海 畔有 逐臭之鱼
(杂说有趣,来来来,姑且听之!)
个人资料
lovecat0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当博物馆着火了,你是救画还是救猫?

(2021-02-03 00:32:20) 下一个

来源: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FA

  “当博物馆着火了,你是救画还是救猫?”

  还记得这个曾经引起不少讨论的话题吗?其实,博物馆里除了有画有猫,还有很多以猫为主题的藏品。不少艺术家本身就是个“猫奴”,不仅自己“吸猫”成瘾,还画到作品里,带着大家一起“吸猫”。以下是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收藏的关于猫的艺术作品。

  斯坦伦:爱猫,就要给猫出一本书

  Théophile-Alexandre Steinlen “Des Chats: Images Sans Paroles (Some Cats: Pictures Without Words)”, 1898, illlustrated book。 ACCESSION NUMBER: 37.2285

  瑞士裔法国画家泰奥菲尔·亚历山大·斯坦伦(Théophile Alexandre Steinlen)尝试过多种艺术风格:写实主义,日本风,新艺术风格,后印象主义……他还是资深的爱猫人士,他最著名的作品是一张以黑猫为主题的海报。

  猫,沉睡时依然对声音有所警觉,或者随时准备扑上来,为斯坦伦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他使用过各种艺术媒介来描绘猫,下面这幅采用软防蚀剂腐蚀法(Soft-Ground Etching),凹版直刻,呈现出非常独特的肌理,展现艺术家的高超能力:

  Théophile-Alexandre Steinlen “Sleeping Cat”。 Softground etching, aquatint, and drypoint, printed in yellow and black from two zinc plates。 ACCESSION NUMBER: 42.44

  在MFA的馆藏中,我们还能找到更多他的爱猫证据,比如一本画满了猫的图画书。这本书,就像一本猫的百科全书,囊括了千姿百态的喵星人日常。

  有和小朋友玩耍的猫:

  玩着玩着还会被小朋友欺负:

  小猫猫能有什么坏心眼呢,不过是打翻了鱼缸,吓得跳开(表情十分到位):

  就这样,猫以其魅力、动作和性格以及象征性吸引着斯坦伦,化为了书里传神的形象。

  拉斐尔·塔克:喵星人明信片来一张?

  “Kittens by a fireplace”, about 1903, chromolithograph on card stock, published by Raphael Tuck & Sons.ACCESSION NUMBER: 2014.3229

  拉斐尔·塔克曾在德国接受平面艺术的训练,虽非艺术家,但他拥有运转商业艺术的天赋,全家移民英国后,他开始从事平面艺术行业,随后和他的几个儿子成立了“拉斐尔·塔克父子公司”,专门印刷明信片,他们赶上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明信片热潮,生意十分红火,也对艺术界产生了久远的影响。

  上面这张印刷品便是拉斐尔·塔克父子公司的产品,小猫猫戴着蝴蝶结围炉取暖,是不是很可爱?

  稻垣知雄:几何形的猫最高!

  Inagaki Tomoo “Cat by Fire-place(暖炉のそばの猫)”, about 1950s–1970s, Woodblock print; ink and color on paper。 ACCESSION NUMBER: 2010.713

  稻垣知雄生于东京,高中开始画油画,毕业后他在一家钢铁公司工作,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使命是成为一名艺术家,于是进入美术学校学习了两年,之后他在横滨一家商店的陈列部工作了几个月,然后在东京成立了自己的商业艺术工作室。

  他以木版画作品知名,早期的主题有自然风景、城市风光和静物,但他最标志性的作品就是上面这种具有现代主义风格的猫咪版画。

  稻垣知雄大约从1951年开始创作这类“吸猫”创意版画,这种混搭的风格有两个来源,一是日本的传统版画,二是他很欣赏的马蒂斯和毕加索的艺术。和谐的几何图形,雕像般的猫咪,你是不是也从构图中感受到了一丝立体主义的味道?

  铃木春信:女三宫和猫的cp粉

  鈴木春信‘女三の宮’,1760–62 ACCESSION NUMBER: 21.4983

  铃木春信是日本江户时期的艺术家,浮世绘早期的代表人物。他是最早使用多色印刷版画技术的画家,多色印刷的版画宛如美丽的织锦,因而被称作“锦绘”。铃木春信以美人画著称,他画中的女子十分秀美,他对古典艺术的兴趣也使得他的作品中常常出现具有诗意的典故。

  在铃木春信常画的题材中,有出自日本古典文学高峰《源氏物语》的人物:女三宫。女三宫容貌清丽,虽然贵为三公主,但幼年丧母,缺少朋友和玩伴,生活得并不快乐,在铃木春信画中,常常看到女三宫独自出现,只与一只小猫咪为伴:

  铃木春信‘女三宮と猫’,1767–68  ACCESSION NUMBER: 21.4654

  欲慰相思苦,见猫如见人。

  缘何向我叫,岂是我知音?

  ——《源氏物语》 丰子恺/译

  在《源氏物语》中,女三宫和柏木的恋情也由这只小猫而起。

  歌川国芳:猫生百态

  歌川国芳‘見立東海道五十三次岡部猫石の由来’等,1847 ACCESSION NUMBER: 11.28742-4

  相比于铃木春信含蓄的用典,江户时代末期的浮世绘大师歌川国芳爱猫就爱得十分明显了,他常常在自己的画里塞进一两只猫咪,或者让猫化为人形成为画作主角,他在工作坊养猫,画画时还会“手不离猫”,一边撸猫一边工作,实在是爱猫成痴。

  歌川国芳‘五十三次 岡崎’等,1847 ACCESSION NUMBER:49.1248

  歌川国芳画下了猫生百态,在他的艺术里,猫甚至代表了万物,可以化为人,可以化为日语文字中假名的形状,也能代表东海道上不同的驿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