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51期

(2021-11-24 04:11:42)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735)     含鄱口畔

庐山。含鄱口。常说“怕热”的毛泽东,第一次登上凉爽的庐山,满心欢喜。虽然略有忐忑,但既有马歇尔将军特邀,有司徒雷登大使陪同,又有波诡云谲、不停变幻的时局迫切需要应对,毛泽东决定:坦然赴约,并且打好了腹稿。

出发前,收到来自莫斯科的“古玩方丈”发来的最新行情:

“唐三彩”销路看跌,“景泰蓝”被沽高价!~这意味着,斯大林宁肯舍弃中亚,也要争夺远东。由此看去,形势依然严峻。这古玩行情的寓意,也是促他上山的原因。

他乘坐那辆特制的4轮驱动“灵猫”越野专车,沿着新修的北山公路,一路“跃上葱茏四百旋”,转过三百九十几个山弯,轻松登上牯岭,含鄱口已然在望。

警卫局长汪东兴上校,专门从青岛给他定制了这台改装车和两部警卫车,随船拉到九江。毛公欣然命驾,一路颠簸自如。虽然跟不上马歇尔将军那辆大马力“林肯”,但毛心满意足,甚至觉得自己这小小车队有些奢侈。毛泽东不喜欢被抬在滑竿里上山。农家子弟出身的他,不忍目睹那些“苦力”的汗水。

中国,要走一条全新的道路。这是毛一路上山时的坚定信念。这次他要拿出一个完全不同以往的“土地改革”计划,估计会使他那位委员长“老朋友”吃惊不小。

呵呵。想到蒋最后会说“竟是这样哦?”毛泽东有点想笑。

计划的关键,不在于蒋赞同与否,却在于美国人是否支持与配合。为此,必须拿出充分理由。

他又看一眼带来的文件~它关乎千秋大计。

 

736)     褒贬庐山

懊热即将过去。秋凉刚刚落脚。江西~红土地的江西!阔别12年,我毛泽东,又回来了!

一路上的唯一不快是登山之前,夫人找了些麻烦。初到南京那天,憧憬和褒贬了一通庐山,江青忽然道:“听说老蒋,老早就把他那个庐山别墅送给了自己夫人?还题字刻匾,命名为‘美庐’耶!”

毛听出来者不善。警惕地翻了一眼:“你想怎么样?”

“要是依我说嘛,咱就把咱北戴河住的那栋小院,题了字,命名个‘青瓦房’什么的?”

毛嗤之以鼻:“搞清楚!我们共产党,不作兴那一套哩。”

江青不服气:“共产党咋啦?不是没有‘共产共妻’这一条么?老婆还是自家的嘛。说起来,人家是国防委员长,你也是中央军委主席呢,一套小房子算什么?”

毛上火了,但还克制:“我说了!我们是共产党。”

夫人有点过分:“共产党?人家不是把咱们开除了么?名份不也被孟宪树她老公顶替了么?再说了,我知道~前几天,你让任弼时秘书长起草那个报告!咱不是打算改名叫做‘祖国进步党’么?改都要改了,还一口一个共产党的……”

毛泽东终于大光其火,向桌上猛击一掌:“住口!你,你给我走!庐山不要你去!你走!”

夫人仍嘟囔:“不去就不去。还懒得和那蒋夫人见面呢……受不了那些俗套!我正好去上海逛街。”

争执结果,主持南京联络处的政治局委员林伯渠作了妥善安排:江青陪同马歇尔夫人去上海滩逛街购物,毛则乐得不带累赘地上了庐山。

 

737)     朦胧远近

庐山,锦绣谷。脱离了长江流域的低气压,马歇尔将军上得山来不感后悔。幽雅的山间小径,使他神清气爽,66岁的他,走在山路上,军姿依然,健步如飞。

自从上任国务卿以来,他接触了好几家外交领导人:冷漠而彬彬有礼的英国人;亲切而咄咄逼人的俄国人;傲慢而自感底虚的法国人;富有人情味而又令人琢磨不透的中国人……

眼前这幅山水画似的景观,就像庐山、也像中国人给他的感觉一样:朦朦胧胧、忽近忽远。有时你觉得摸到了它的脉搏,有时又恍然大悟,觉得那纯粹是表象,与真实含意相去甚远……

东方啊。日本人是否也如此?作为国务卿,马歇尔还没有在正式外交场合,同日本人打过交道。

当天,上海《字林西报》援引了塔斯社驻香港的“东方分社”发表的一篇述评。文中指出:

众所周知,中国的庐山是一座著名的阴谋之山。常年云雾笼罩,让人不识真面目。这类去处,正是阴谋家出没的场所。最近庐山上好像有些重要聚会。民间蜂起的谣言,也传说着会有一场“庐山论剑”。聚会的走向无疑与中苏战争和中国未来有关。善良的人们应该问一声:中国的未来舞台,是否需要外国人来作导演?……庐山云雾弄阴晴。云开雾散阳光普照时,阴谋之山终将大白于天下。

某些聚会,将给世界带来什么?人们拭目以待!”

 

738)     冰海起锚

北冰洋。布奥尔哈亚湾,勒拿河口,季克西小港。

戈洛夫科上将把那副残破的扑克牌抛进了垃圾桶。他终于可以下达重新启航的命令了。极昼时光已到尽头,极夜开始了。每天只有5个小时不需要点灯,并还会逐日缩短。他迫切希望:赶快离开这个即将被黑暗笼罩半年的小小渔村。

慢吞吞的补给船队,到底还是比预计晚了好几天才赶到。这不奇怪~它们的船身可不敢像军舰那样对冰块无所顾忌。稍大点的浮冰漂来,油船远远地就得绕路走。下个月航程对它们更艰难~天气更冷,视线更差。

但什么能阻止倔强坚忍无畏的俄罗斯人的脚步呢?200年前祖先就用木船跨过了白令海峡!那种豪迈,难道没有遗传到今日后辈子孙的血液里?伟大的苏维埃时代更加锤炼了我们的气概。在吃苦耐劳方面,世界上没有几个民族堪与我们相提并论。衰朽没落的欧洲如此,资本主义的美国如此,新法西斯的中国也如此。

据说远东形势在恶化。一些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电报,不肯透彻地说明情况。那位年轻的库兹涅佐夫,显然在担心他所承担的责任了。他这个年龄只该授予少将、最多中将的军衔。哼,过于年轻就走上领导岗位,免不了要接受摔打。

新扑克牌显示的迹象,下个阶段,将是好运降临。

上将举起望远镜。

猎猎飘扬的白地蓝边、红星镰锤的海军军旗下,出现了舰队先导舰“马克西姆·高尔基号”重巡洋舰起锚的朦胧身影。

 

739)     犬牙交错

牡丹江。镜泊湖畔。

密林中的坡地上,圆木搭建起华北联军第3兵团的司令部。

9月中下旬的长白山区,早晚已出现了霜冻。炉火中木头瓣子噼啪作响。空气里弥漫着松油燃烧的气息。

马灯下,徐向前上将正对照地图,讲解战场格局:“大家看。目前敌我双方,形成了一种奇怪态势~从西到东,是个间隔式的排列。这儿,从赤塔到满洲里都是苏军地盘。然后从海拉尔到齐齐哈尔,是我1兵团。往东~哈尔滨长春一线,又是敌主力列柳申科集群。下面牡丹江、长白山区,就是我3兵团。再过来,双城子海参崴,则是敌远东军区。可再往东,又是我两栖纵队占领的库页岛……”

“奶奶的,俺算看明白了!”许世友少将一旁低声呐喊:“这就叫犬牙交错咧!”

“那么许和尚你说,我们该采取哪样作战方针?”

许倒也不掩饰。用拳头在海参崴上方比量了几下:“俺?俺想端他老窝哩。”

“不好,许老三。”陈再道少将摇头反对:“咱一向是野战、运动战歼敌为主,攻城为辅么!”

“他现在兵力空虚呐!拔了钉子,他不就没根儿了?”

“人家那是远东第一要塞噢!再空虚,你也几个月拿不下!夜长梦多,兵力不能消耗到攻坚上!”陈坚持。

“娘的,老是他侵略咱咧……俺是说,咱啥时候,也去侵略侵略人家!叫他尝尝被侵略的滋味!”许世友欲罢不忍,盯着海参崴附近地形,砸吧着嘴,左看右看。

马灯下徐向前眼睛一亮,想起纳兰基地同卡尔迅和泰勒那场策划。当时诱发他作战思路的提示性短语是:到敌人后方去。

“许和尚?你有胆子打出去,来个外线歼敌么?”

许世友一双牛眼眨巴眨巴:

“那咋哩?瞅准就给他来一下子!咱又不是没干过。徐总你当年在鄂豫皖,经常干咧,你忘了?再说老韩~韩先楚,这两天不就这么打的么?人家可侵略出去啦!”

 

740)     侵略一把

徐向前起身转一圈,坐回来下了决心:“兵分两路。兵团主力扼守张广才岭一线,适时出击舒兰地区,与1兵团一起对哈尔滨长春之敌造成‘围三阙一’态势,创造机会,运动歼敌。”

陈再道、宋时轮几位点头。徐向前转过脸:

“许和尚,你和王近山两纵队精心准备。单等这边打响,就绕开绥芬河,从东宁要塞以南出击!给你4天时间,解决双城子(乌苏里斯克)这里1个师的敌人!顺便把兴凯湖边打游击的胡奇才找回来。但必须注意:这次不碰海参崴。”

许世友举手敬礼,接受任务。随后又嬉皮笑脸:“司令员呐,能不能,请军委航空兵,支持一下?搞个半小时火力准备什么的?那可就能减少俺不少伤亡咧。”

徐琢磨片刻,摇头:“空地协同,咱不如1兵团有经验。再说空军任务重,也不好更分散了。这样吧,拨1个105榴弹炮营和1个火箭炮营增援你们。兵团灰狗大队也给你~都换装了无后座力炮。咱尽量,少去消耗航空汽油。”

“谢谢司令员!咱就来个外线出击!侵略他一把。俺许老三还那句话:完不成任务,提头来见!”

“不需要提头来见。据侦察,敌装甲兵力不多,你火箭筒够用了。记住歼敌为主,攻城为辅。啃不动转身就走,决不恋战!夜战为主,减少敌空袭机会。再就是摸清敌人布防配系和规律,为大规模攻坚,作准备!”

“嘿嘿,徐总哎。俺就爱听你这句!大规模噢。”

许世友拉起王近山,准备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