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34期

(2021-10-08 05:04:53)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645)     救人自救

这次原方案是:出让半个台湾。但犹太建国协会的代表们对台湾岛浓厚的日本遗留气息怀有疑虑。他们刚刚经历了它的盟国~德意志的强烈反犹迫害,对于潜在的歧视和刺伤格外敏感。日本占据上海后,也曾对犹太人居住的里弄街巷周边围起铁丝网……相比日本人占据50年的台湾,犹太难民协会更中意那个天蓝水碧、气候宜人、一张白纸的海南岛。它虽荒凉,但孕育着生机,孕育着开始。尤其当那些难民背后的犹太商团进一步了解到:海南岛就是那位宋美龄女士的祖居故乡时,浓烈的赞同气氛,达到了高潮。

一位亲临第一线抵抗侵略的传奇女英雄,一个具有博爱精神的虔诚基督徒,把自己的故乡,献给一个受尽苦难的民族,迎候立锥无地的他们前来建设家园~这个事件本身,此时被抹上一笔浓重的宗教感恩色彩。中国这项救人、自救的措施,也由此在各方面获得了巨大收益。

喜欢塑造明星的美国新闻界,甚至有人主张授予宋女士双重国籍!以便她有愿望时可以竞选美国总统或其它公职。这个冲动的提议,表达着某种愿望和价值取向。

宋子文在讨论土地出让价格期间,得到了委座训示:“钱这个东西,并非越多越好,而是越及时越好……当你最需要时却拿不到,咹?就等于没有。因此,眼前应急的5个亿,比将来摆阔的500亿更值钱。”

 

646)     合理交易

在帝国大厦最高层观景台上,宋院长下意识地抚摸了一下胸前口袋里的、厚厚的供货单,好像生怕它会一不小心钻出来,飞向半空那湍急的气流中。

他明白:与其说他是作为中华民国的代表获得了美国各界支持,不如说他是作为一位巾帼英雄的家兄获得了企业和民众广泛的同情认可。

供货单上,几乎囊括了所有美国战时生产的军用物资。从飞机、船舶到车辆、燃油;从武器、弹药到罐头、蚊帐。价格又是如此便宜,以至于没必要再讨价还价。

精明的犹太商人,打算大部分以实物而不是货币,来支付必要的土地出让金。这更迎合了中国的实际需要。若将一大笔美元放进中国银行帐户,这个眼下极度缺乏生产能力的国家,很可能把那些钱沦为敌人的战利品。

双方都认可这项交易的互利合理性。是的,既是交易,它的宗旨无疑是互利。国家或集团之间的行为与个人追求高尚境界的慈善行为绝然不同。这里面的哲学是:个人行善,可以不求回报。其实他已得到回报~心灵的满足、安宁和人们的赞美。国家行为则完全不可如此。因为它不是某个最高领袖个人的。绝不能任意慷慨!

就像罗斯福广受好评的《租借法案》一样,它的外在作用是支援盟国、战胜法西斯;而内在作用是大大繁荣了美国经济。国家行为必须有“合理之自我目的”才能对内外都解释得通。

而无来由的“慷慨”反而会引起受援国对你意图的怀疑,以及自身人民和党派的严重不满。因而,国府这次为解决紧迫的战争资源短缺问题而采取的向犹太民族伸手~援助之手和求援之手~的措施,相当符合犹太民族的“合理交易”规则和特性。

出让海南岛,既赢得了好感,也得到了实惠。从分寸尺度上也无可指摘,确可算是“一箭双雕”。

签约祝酒时,犹太商团代表~摩根索先生热情举杯:“这是个以商业原则~拯救两个伟大民族的典范性合作!”

与会者都主动忘掉了这位罗斯福的财长,当年在国府财政紧急时刻,要蒋某“去跳扬子江”的刻薄提议。

 

647)     黄金十年

海南岛。海口市秀英港码头。不久,第一批2200名犹太移民乘海轮抵达,在此上岸。没有祖国、没有家园、多年遭受迫害,却始终是人材辈出的犹太民族,如今有了一块安全落脚之地。

后来10年里,椰子树下出现了一片片集中垦殖的集体农庄;万泉河畔回响着希伯莱语学校的琅琅书声;城乡天际线上陆续耸起了多姿多彩的教堂尖顶;一向缺医少药的海南岛,也出现了东南亚最好的综合性大医院……电力的率先普及,使海南岛成为东南亚的先进样板。使用电视机的年份几乎与美国同步。

随着越来越多移民进入,那种天生的金融意识,很快使香港屈从于海口的金融中心地位之下。

10年后海口市博爱路的“威廉·盖茨律师事务所”成为犹太世界中一处著名的、给予多国公民提供法律援助的慈善机构。这一切,比建国之父本-古里安用血与火在中东创立的犹太祖国~以色列,整整早了两年,给那个难产儿一样的国家提供了有力后援和根据地。

这项合作带给中国的直接收益是:

铁路运输,由于美国造的机车、铁轨和车厢的大批加盟,而空前活跃。津浦、陇海、粤汉、平汉各铁路加紧敷设复线;武汉和南京长江大桥启动施工;一批高等级公路开始规划。制造业方面,生产厂虽不够多,修理厂却象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

前两年得到战后恢复性贷款扶持的中国农业,今年入秋以后的粮食收成堪称可观。大量供应的尼龙水管改善了灌溉;柴油发电机在乡村出现;脱粒、烘干、面粉研磨机,把农民从繁重的碾子和石磨前解放出来。而“壮丁”若选择当兵,家庭当即可得到一些化肥、种子、农具奖励,使庄户人家对参军入伍不再视为畏途。

国家军队也无需摊派兵役名额了。

这期间,受到外援冲击的中国民族工业,也在迅速调整自己的发展策略。守旧呆板的一批陆续被淘汰、倒闭了;革新善变的一批却新生、壮大了。重要的是中国人早早理解了:什么叫做市场。

著名的“民生轮船公司”在爱国企业家卢作孚带领下,逐渐成为这时期中国的一代船王。而年轻的董浩云、包玉刚,此时也买进了自己船队里的头几条“自由轮”,开始各自的创业历程。中国,这个传统大陆国家,此时开始把目光投向海洋。

 

648)     菩提树下

东柏林。菩提树林荫大道。这里现在是苏联在德国的一块飞地。由于苏联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和斯大林的坚持,苏联在东柏林拥有了一片象征性的占领区。

莫洛托夫委员在此地,会晤了新上任的马歇尔国务卿。

双方代表团谈完正式话题~有关联合国筹备、欧洲边界现状及远景、双边关系等等之后,这位资深外交家,向新国务卿提出一个富有人情味的建议:让我们“象老朋友一样,去街边散散步”。

战后空旷的林荫大道,黄昏时分没人打扰。

马歇尔欣然接受了“布朗先生”的邀请。他们之间没有语言障碍~莫洛托夫的英语水准接近母语。俩人都记得4年前开辟蒙古运输线的那场对话。莫洛托夫对马歇尔的雄辩有深刻印象。他思忖着:这次是否会再次领教一番这个美国人的机锋。

“将军,据我所知,”莫洛托夫故意不使用“国务卿先生”来称呼,问话也显得轻描淡写:“你们美国,似乎正向中国……出售一些武器嘛。”说完后他观察对方反应。

“可据我所知~没有。”马歇尔和颜悦色。“您不能笼统地说‘你们美国’。美国政府没有这么做。要区分那是国家行为还是个人行为。”

“哦,当然是些企业在干。我们没有美国政府参与或指使的确切证据。”莫洛托夫缓和道。

“这就对了。美国的自由经济体制下,政府不能干预企业的商务选择。太平洋战争前几个月,美国企业还在向日本供应战争物资。而当总统一旦宣布禁运,就意味着战争进入倒计时。史实就是如此。自由经济,固然有利有弊,但这不由我们选择。”

马歇尔的解释仍可谓简明扼要。

“可是将军,这毕竟给我们造成了一些小麻烦。”莫洛托夫趁机开始精明地讨价还价。

“人民委员先生,你要我说服总统来干预?取消订单、宣布禁运?除非他不想参加下次竞选。”马歇尔词锋犀利。

“那么,就眼睁睁看着中国人,用美国武器,打我们么?”

新国务卿闻言,露出惊诧的表情:

“我怎么记得~战场是在中国境内?是我错了?我还听说你的将军们不很在意中国人嘛。有变化了吗?你们同样可以用美国武器来打。或直接用~更优秀的苏联武器。”

 

649)     障碍何在

“说话不要刻薄,将军。”莫洛托夫尽量保持轻松语调。“这是非正式的、朋友间的谈话。无非随意探讨一下。毕竟战争对世界没好处~除了对惟利是图的资本家。”

“是的,我对战争也深感厌倦。尽管我曾是军人。流血和杀戮该随着上次大战一起消亡。”马歇尔话语诚实,但摸不透内心。

莫洛托夫犹豫着,转问:

“将军,你提到我们也可以购买美国武器。我们来论证一下可能性吧:譬如说,我们需要一批运输机。我们自己产量和机型都过小。用途当然是和平的,例如向这里~东柏林的空运。”

“东柏林你们完全可以通过火车,没有任何限制。运输机呢可直接向波音订货。”马歇尔语气平淡,没表现出热情。“上次苏联在美国采购的小麦和橡胶制品,不是如期发货了吗?”

“将军,请你以老朋友的态度给我一点建议:我们的贸易交往中,障碍究竟在哪里?政府?国会?军方?还是报界?请你帮我诊断一下。”莫洛托夫诚恳地注视马歇尔,寻求答案。

马歇尔思索片刻:

“并非如此,老朋友。以我判断可能来自~外汇。你们外汇储备状况如何?这才是关键。一个引人深思的例子来自蒋。尽管此人以往给我的印象是吝啬。但他成功争取了犹太民族的好感和支持。这使他增加了战争潜力。与此同时我看到,拥有世界最大领土和数百万犹太人口的贵国,却没能有效利用她自身这一资源。”

莫洛托夫失望地摇头。这不是他期待的建议。驻足张望一下,他下决心,索性直截了当:“再比如说将军~我们希望,得到B-29。即使价格高些,也没关系。”

马歇尔的回答相对冷酷:“一点儿可能都没有,委员先生。这是军方严格控制的战略武器。它们是非卖品。由国会监管。没人能对此施加影响。何况我本人已不在军界供职。”

莫洛托夫不甘心地提示:“我们也不是没有备用选择~例如,廉价实用的‘兰开斯特’。”

“那么外交人民委员先生,您该邀请欧内斯特·贝文外交大臣来菩提树大道散步啊。”

俩人漫步到笛卡尔公园门口。马歇尔提醒:晚餐时刻到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假设历史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同好。
青松站 回复 悄悄话 謝謝-,
再問个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