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32期

(2021-10-01 04:55:09)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635)     《三十六计》

“不,你老了,乔治!”麦克阿瑟毫不客气。“并且缺乏想象力。这件事,要由中国人来做!”

见巴顿困惑不解,老麦问:“你刚才不是还提到谋略?还认为那是东方人的专利。来吧,给你看点东西。”他拿起一本《三十六计》,从页面中抽出几张卡片~已经用彩色铅笔分别作了记号。

“喏乔治,如果你我~或其它美国人作这件事,那就是这个后果。”他举起一张卡片,上面用日文英文对照写着:

“火中取栗”。

“嗯哼?会烫伤手?”巴顿接过翻弄一会儿,有点明白了。

“是的。国家~我是说国会和总统,现在绝不会同意对苏联发动战争。而我们自己,则无权、也无力这么做,因为承担不了后果。所以日本人所希望的是这个。”老麦拿出另一张,上面同样日英文对照写着:“第3计:借刀杀人”。

巴顿对着卡片感悟一会问:“那么道格,这不也是你的希望么?”

老麦得意,递来下一张:“我希望的,更应该是这个。”卡片上写着:“第12计:顺手牵羊”。

“呵呵,你把这么大一坨礼物送给日本,他自然感激不尽。”

“此外要注意防止的是这个~对于中国人。”他抽出第4张卡片:“第30计:反客为主”。

巴顿感到自己被一些玄妙高深的氛围所包裹。浑身有点不自在,笑笑解嘲说:“见鬼啊,这些听上去其实挺简单的东西,倒好像,渗透着一些……该死的学问?”

麦克阿瑟拿起另一本~《孙子兵法》,翻开一页,朗声道:

“再比如,你的那个,林彪?这次作战我看是依据了这段:‘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多算胜少算,胜负见矣’。”随后他用英文阐释了原意。

巴顿欣喜,不断点头。

老麦总结式地把两手交叉胸前:“谁说只有东方人喜欢谋略?英国人也擅长这套。其实我这么说也许更合理:对抗中,实力较弱的一方,才更需要通过谋略取得平衡和反超。我们是个强大国家,所以往往选择简单的、以力取胜的政策。但在我们没条件、或无兵可用的时候~例如你我现在,那么,就该尝试一下谋略。”

巴顿由衷钦佩:“天哪道格拉斯!原来你躲在这没窗户的小屋子里,天天在研究这些!对我这个退了役没人要的老兵来讲,这可是个有趣营生!有没有可能送我一套这类书?”

“会的乔治。很快你就会有。”

 

636)     有点奇怪

与此同时,在“第一大厦”另一层楼,理查德·萨瑟兰少将坐在办公室里,正思考和撰写一份报告。

自从苏联红旗太平洋舰队失去了战斗力,收回北海道的念头,就在日本各界蠢蠢欲动、日益萌发。

萨瑟兰想:反过来也一样。如果中国战败、失去海军,那么日本人就会希望收回九州岛;而美国太平洋舰队若是遭遇了台风、大量沉没的话,他们就会梦想收回本土!

萨瑟兰不希望打破现有占领格局。他的观点是,战争刚结束,不要去碰苏联。辛苦建立的世界秩序,是需要维护的。

但“将军”的话点醒了他:

“应该不失时机地,谋求减少这一地区的一个战争温床。”

萨瑟兰觉得,那就是一个世界级政治家的远见。

实际上对于收复北海道所要借助的外力,萨瑟兰和日本人一样,首先想到的是南京方面。也确实同国军占领当局作了若干接触。但从初期低层接触开始,他就感到厌烦。助手托马斯中校也对南京的低效率抱怨不止。他们发现,国府只对接收那些物资感兴趣,并不想承担什么义务。最令托马斯不可容忍的是:对方那个脑满肠肥的上校,竟然厚颜无耻地小声提到什么“回扣”问题。

时不我待。苏联那支远航增援舰队,已经启航!

“将军”遂用下巴,果断地朝中国北方指了指。

萨瑟兰于是发挥了他一贯的替上司挡驾、排忧解难、越俎代庖的风格,利用例行互访机会,迅速同九州岛占领区司令~罗瑞卿将军建立了联系。这位身材比麦克阿瑟还要高的华北联军中将,显得干练高效。每次答复都简明清晰、不绕弯子。这使他相信了史迪威将军的告诫:共产党里还是有人才的。

40岁的罗中将返回东京后,作出两点答复:

第一,北海道作战可尽快。时机由华军把握,其方案自行决定。只私下通报一些时间节点;细节暂不透露。

第二,物资、武器方面,其实与华北联军预计将付出的牺牲不成比例,但我方不作苛求。只希望盟军司令部转交那几艘退役、并改作运输船舶的吉普航母~萨瑟兰为此特地注明:这是来自毛泽东本人的、不可拒绝的要求。

另外还要求:开放四国岛上封存的巨型海军弹药库~华北的情报足够准确~那里存放的弹药足有15万吨TNT,相当于8枚在拉斯腾堡爆炸那枚“胖子”的当量。

萨瑟兰认为:既然弹药销毁需要若干时日,而被意外引爆更不堪设想;那么中国人给予它某种用途~这似乎也合理。

最后,如他期待也理所当然,罗中将承诺了保密、和占领北海道以后的如期交还。并转达毛的意思:他们对日本并无很大仇恨。毛本人甚至说:日本民族也是个伟大民族~这有点奇怪。

接下来就是具体承办人~托马斯中校和吉田茂首相手下人的工作了。凡涉及这些,萨瑟兰都严格禁止麦克阿瑟染指~为了将军,也为了美国,掩饰是必要的。

中校级事务性会议商定了物资、船舶交接地点~朝鲜釜山港。时间竟比希望的还要早,也说明对方够爽快。

萨瑟兰把报告送往五星上将办公室。

 

637)     敦促一下

大厦6楼。巴顿起身告辞前,又郑重提出一个要求:

“道格,有件小事……看在上帝份上,请尽快支援我~或者说我的林彪,一两船汽油吧。他们油库见底了。急需呢,我会付钱的。算是我第一次向你开口吧?”

麦克阿瑟哂笑:“付钱?不必。有人会垫上。我有个告诫乔治~有些事情不必卷入过深。你毕竟过了60岁,不该冲在第一线了。当个后勤部长同样能满足你的战争嗜好~操心太多于你不利。对吗?”

巴顿耸肩膀。走到门口又转身悄悄叮嘱:

“道格拉斯,你知道我对政治一向不感兴趣。但作为校友和曾经的下属,我还是要提醒你,尽管你在日本施政的名声很好,但近来你的行为,恐怕也需要谨慎了。”

“噢?乔治,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也许我不该多嘴。但几个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例如塔夫脱先生,已经提名你~作为下届总统候选人。”

“哦,是这个。嗯哼?其实麦克阿瑟本人,并不想同杜鲁门或者谁去竞选。他并不在意美国总统的位置。”将军已经习惯了用第三人称来称呼自己。“相对而言,他更感兴趣他在日本的……法典制订者的神圣岗位。类似~汉默拉比。”

巴顿不以为然地摇头:“我说道格,如果你当选,届时我想给你个建议~中国政策方面,对毛的建议。”

“好吧乔治。既然见面机会并不多,不妨现在就告诉我。”

巴顿踌躇片刻:“我是说,两年前我曾亲耳听毛说过:他的党,可以改个名字。据我所知~谢伟思透露过,毛也向俄国人表示过这个意向※。因此这是个真实打算。而前不久苏联操纵的那个什么~哥本哈根会议?反正结果是:开除了他们。”

“呵呵,他们之间,喜欢互相搞来搞去。”

“既如此,他们干吗不就采取行动呢?顺理成章嘛……以后我来华北也更方便了啊。不要慢吞吞的啦!见鬼,该敦促他们一下。我是说,如果你成为总统的话。”

麦克阿瑟伸出手:“OK,乔治。如果我成为总统的话。”

※弗拉基米洛夫(塔斯社驻延安记者,汉名孙平)1944年8月12日记载:“今天毛把我召去说:我们一直考虑给党改个名字。不叫共产党,叫个别的名称。这对边区有利,特别是跟美国人打交道有利些……”

 

638)     移民南美

委内瑞拉。马拉开波湖畔。又一批中国潮州籍劳工在此落脚,前来开垦橡胶园。

根据美国杜邦财团与中、委两国达成的协议,中国为缺少劳动力的委内瑞拉,提供长期劳务~从事橡胶园垦殖。其产品由杜邦企业收买,向当地政府纳税和交付土地费。

对中国的补偿是:由杜邦财团投资,在潮汕建立一座大型化学联合工厂,主产品是化肥和炸药原料。

类似的范例,被善于计算劳动成本的美国新兴资本家们纷纷仿效。不久后在墨西哥、洪都拉斯乃至巴西,陆续出现了这类种植园。美洲土地上,东方面孔不再陌生了。

需要工业投资和军备款项的南京政府,乐得推动此事,并借此减轻人口压力。土地资源看紧的中国东南沿海农村过剩人口,既要吃饭,又不想在战乱中去充军当炮灰;对能够飘洋过海见点世面,并拿到一份略好于家乡的稳定生活这些,大都表现出了自己的民族传统~忍耐和知足。一时间,远涉重洋的中国人越来越多。

这是潮汕群体在20世纪40年代的又一次大移民。去向不再是南海彼岸,而成了太平洋甚至大西洋彼岸。优秀的、继承了客家文化的潮汕群体几乎是民族传统的第一流保存者。若干年后反而是从这些早期移民身上才能找出那一代中国人的痕迹。

但中国人在世界各地,也并非都能受到公平对待。

虽然作为有影响的战胜国,中国今日国际威望已非战前的30年代可比,但国家积弱日久、战祸连绵、和眼前胜败未卜的局势,仍未改变老牌殖民主义对中国的看法。

新近在婆罗洲发生的排华、杀戮事件,就为此留下了注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