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30期

(2021-09-24 07:36:29)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626)     战争交响

战斗尾声,已是黎明时分。激愤了半夜的列柳申科和日加列夫空军上将,严令空军立即出动!

几个飞行团、上百架伊尔-2“黑死神”随即扑向战场上空。带队长机远远就发现,敌履带车辆痕迹消失在开原东南丘陵~那些疏密不等的丛林间。而且林地里确实出现了装甲车辆。

敌人真的没跑远!他当即向全队发出攻击命令。然后一压机头便对着小树林俯冲过去。但他失算了。树林里等待的,是由博福斯“猎手”和“刺猬”(4X20机炮或多管12.7高射机枪)组成的聂凤智防空纵队。他们根据【钩镰枪】预案,拂晓进入阵地,专程等候天亮时肯定来反扑的“黑死神”。

报仇心切、把防空战车当成坦克而发动攻击的伊尔机群,即便骨架再结实,也经受不住有备而来的密集对空炮火。不少在未及投弹的俯冲时段就被无情击落。紧随其后的第2攻击波,又遇上了闻警而动、从容前来拦截的“野马”联队。竟使战役尾声演化成了空中交响曲。大群的、轻盈敏捷且善于缠斗的“野马”,对付带弹而笨重的“黑死神”无疑大占上风。精锐的苏联第10空军集团军,当日损失达143架之多。

开原战役以8月13日“坦4集”大突击为序曲;以黄昏时“霞飞”骚扰为过场;以午夜“猫头鹰”引领“麒麟貔貅”对苏坦克集群夜袭为高潮;以黎明时分地对空、空对空大战为尾声,奏响了一曲改变满洲战局的《威远堡交响诗》。

 

627)     我俩默契

交响诗中一个隐秘插曲是:作为秘密特邀观察员的小乔治·巴顿退役上将,违反了规定。他从那座为他特设的掩蔽观察所里跑了出来,并偷走1辆吉普车……急哭了的警卫班长,最终在威远堡“坦克坟地”上才找到他。老头子正在燃烧的残骸之间驾车驱驰梭巡、往来探视。时而还兴奋呐喊,并带着“明显的嫉妒”。

警卫班长最终得到了一份安慰性纪念品:巴顿那部“莱卡”照相机。俩人在燃烧的坦克背景下拍摄的合影,也成了久后广为流传、被多次转载引用的历史照片。

被班长“押解”回到指挥部,巴顿还私下愤愤,质问林彪:

为什么不给我辛苦送来的“霞飞式”也安装夜视仪?那75mm短炮威力不弱嘛!加上那160辆霞飞的话,会全歼这群苏式乌龟壳!怎么搞的……我一直想有机会~对比美苏坦克的优劣,你这小伙子,居然不给机会?真不够朋友!简直是一种歧视呀……你这与我们美国所提倡的“平等竞争”原则,可是格格不入!

林彪耐心解释:夜视仪刚拿到不久,与美式坦克没完成配套试验噢……毕竟霞飞白天也参战了嘛。

巴顿脸色见缓:“呵呵?那就敦促一下那位密斯特-顾!说起他我倒要感谢你把这等绝密都没瞒我~这点够朋友。不过放心,我绝不向盟军总部透露半个字……连对乔也不说!你让米斯特顾抓紧配套吧~我熟悉他。他居然也识破了我。但我俩真的很默契,彼此心照不宣……见鬼,这个人竟然窝藏在远东!哈哈!盟军到处搜索,却被我找到了!当然你别担心,我会让他躲到《国际大赦令》颁布那天!”

林彪默然半晌,面色凄然。提到了内部讣告。

巴顿闻言,两眼发直。喃喃道:

“上帝。3周前我还叮嘱他当心……见鬼,我还以为终于找了一个志同道合的老伙计。晚年我要和他住邻居~我们有很多该死的共同话题啊……他怎么能这样无情无义呢?”

林彪不愿老将军伤感,又说:“还有,你那160辆‘霞飞式’很受我们毛主席赞赏。被主席扣留了一多半!拿去组建了两栖纵队的坦克旅!就是那个以卡尔迅命名的纵队哟!现在它,已经是双胞胎,一个纵队变两个啰。”

巴顿眼中又恢复了光泽:“嗯哼?连毛主席都有兴趣?见鬼,那我就很快又给他送来几船~已经上路了。狗屎的重型M-26坦克也有一些。但我看都比不上德国佬密斯特-顾的那些破玩意儿!我们骑兵更喜欢轻快、越野强的小坦克~讨厌笨重的大家伙。”

最终,巴顿将军还得以乘坐他自己送给林彪的那架“阿尔罗尼卡”在整个战场上空巡视、拍照了足足1小时。

他还索要了这次威远堡战役的部署态势图纸。他说要把这些图纸资料赠送给西点军校现任校长~泰勒,收藏在图书馆。以便让下一代装甲兵“仔细研究这个著名战例”。

这一仗带给巴顿的乐趣和思考,确实不少。

 

628)     空城之计

另一个插曲更隐秘。只有林彪和极少数人明白:自己这边还有一出令人手心发汗的“空城计”。

所谓“铁岭西侧平原上预设的4道密集地雷阵”,完全是个纸上作业。实际上“陈士榘工兵纵队”主力都还在赤峰方向设防,来这边的只有一个工兵营,干不了那许多事。他们的工作除了制作那份图纸,就是在地面设置各种伪装物:

涂抹了乌黑锅灰的、用扁担为炮管、锅盖为轮子的反坦克炮;

简易土工作业、从空中看不出深浅的反坦克壕沟、陷阱;

隐藏在高粱地里、用三合板和帆布搭建的突击炮、歼击车;

以及稀稀拉拉、只埋了少量象征性地雷的前沿封锁线。

……以假目标欺敌,在欧洲和非洲,盟军早有使用先例。这个险冒得林彪自己心里也没底。万一被戳穿,他只好等待沈阳成为“围城”的命运。没办法,兵力实在不够。

开原战役的结局

次日,列柳申科上将就匆匆结束了沈阳攻势,并抛弃无险可守的四平,向公主岭设防地域迅速撤退……苏军对于中国,居然会突然失去装甲优势?他感到太不可思议。

林彪派出了装备夜视仪的“啸天犬”装甲旅,尾随追击,利用夜战扩大战果。累计又击毁几十辆坦克。收复公主岭后,林彪果断叫停。这里有条件设立防御阵地。

醉心追击的钟伟、丁盛几个旅长,奉命赶回兵团司令部。随即和众多将领一起发出质疑和不解:

“林总噢,巴顿将军那可是一直主张‘不停顿攻击’的哟!”

“还有喂,人家装甲战高手隆美尔说过,追杀不可中断哪!”

林彪只是摆手,不肯多做解释。

问烦了~“啪”!一本手抄书拍在桌面。人们看过去,瘦长的毛笔字在封面上工整写着:《坦克,不能总是前进!》

个中奥秘重大。林彪只偷偷告诉了巴顿本人:

油库见底了!当然他确信,巴顿不会把这消息捅给报界。

但巴顿还是夸张地一拍大腿:

“该死!我怎么把这事忘了?我的预算里……不!我马上就打电报给平可顿·多恩准将!”

 

629)     统战说辞

兰州五泉山。洞穴工事909掩蔽部。洞口新挂一块大匾,是委座那方正、遒劲又古板的手书:“西域美庐”。


在这个意义与庐山迥异的临时避难所,宋美龄终于召见了那个共党~陈赓中将。

打量一阵:不算魁梧的身躯,圆脸盘圆眼镜,仿佛书生的外表。纱布缠着僵硬的脖子,左臂吊在胸前,腿仍是一瘸一拐。衣装不整,军帽却颇端正。身上散发着硝烟气。

“陈赓将军?请坐。我近来听说是你,20年前把委员长背下了火线?真有这回事?”她没听达令说起过,倒是这次在大西北战火倥偬之间,灌了满耳传言。

“唔?东征那次。不过也只是劝说校长离开危险。他走不动时搀扶了几把而已。我要背,他不让。”

美龄点头。此人倒也诚实,并不夸张嘛。

“陈赓啊,你们为保护我,牺牲不少人噢。那位旅长,他姓……什么来着?比较少见的姓氏。”

“皮定均。那是我们毛主席的爱将,很年轻。”

“是啊,遗憾呐!战争如此残酷,”美龄想就此展开话头。

“所以,尊敬的委员长夫人,我们可不能在也许会发生的内战中,再去付出生命的宝贵代价啰。”

这句话倒是被他抢先说了?美龄谈兴锐减,只好应酬几句:“……那么陈赓,委座会奖赏你的。”

“奖赏过了~他送了我们上千发钨芯弹。这是对整个华北民主联军的谢意!我陈赓个人,是无力保卫夫人您的。”

“可你毕竟尽了大力。”美龄指陈赓脖子的弹片伤殷切关怀道。也习惯性地指望对方条件反射般立正回答:“愿为党国尽忠!”

“尊敬的夫人,请转告校长:只要能够海纳百川、包容我党,立国为公、谋福于民,那么陈赓,仍是他的学生。”

美龄无语了。

哼!陈赓哎。黄埔三杰之一?厉害嘛。成套的统战说辞竟拿到委座夫人、当代民族英雄的头上了!真真是有备而来。

 

630)     另种虚荣?

没人敢这样对蒋夫人说话。每天收音机广播中,她听到的都是令人陶醉的赞不绝口。现在她感到,自己的魅力与威望,甚至连委座的加在一起,也难以征服这些死硬的共产党人。

他们的哲学,是他们得以存在、发展的动力,这与委座雄心勃勃地打算削平、或已经削平的其它山头,具有最大的不同。

……

算了算了。那些主义之争,多么迂腐荒唐!跟我有何关系?

爱什么主义就什么主义去好了。女人不需要主义!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可感的日子;需要的是不必多、但要够用的钱;和一点点、一点点,只比任何别人“略多一层纸”的小小虚荣。

女人可以公开宣布:不需要主义!

但主义敢于宣布~不需要女人么?

77天,整整11周哦!她蹲在天天听见炮声的地洞里像土拨鼠一样生活着、忍耐着。撑持她的只有那台老式收音机。她从那里倾听丈夫和全国人民的问候和呼声;倾听世界各地、甚至敌国苏联的评价和赞美;倾听姐妹和晚辈们的思念与担心;也能倾听基督使者布道、感受宗教的庄严……这台收音机,成为她77天里唯一的精神支柱~也将成为皋兰诸峰的镇山之宝、“西域美庐”的传世福音。

可她毕竟是女人。饮食起居、沐浴更衣,甚至最简单的照镜子都有诸多不便、与习惯的生活形成巨大反差。都因为这场可恶的、把自己莫名其妙卷进来的战争!

美龄不喜欢战争。本来嘛,哪个女人愿意天天鲜血淋漓、心惊肉跳的?只有男人喜欢跑去那血里火里,去卖弄勇敢,使性子、逞风发彪……傻兮兮的!其实那是另一种虚荣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