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24期

(2021-09-03 05:19:47)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594)     压力甚大

哈尔滨。文庙街,极乐寺。

这里是满州苏维埃共和国“武装力量部”所在地。就任部长职务后,陈昌浩一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红军势如破竹,节节胜利。两个半月,满州领土收复达70%以上。兵锋所向直指奉天城下!如此乐观势头假以时日,大局当可底定!

忧的是自己职责~“满州人民军”组建工作遇到难题,始终不顺。目前关键是缺少有影响、有魅力的军界核心人物,为满洲人民军挂帅。

前些时好不容易,把徐向前哄骗来哈尔滨开会。趁机扣住,逼他出头领军,不料他死活不肯合作。

看在俩人10年前一起长征、西征,千辛万苦走过千山万水的份上,陈昌浩不忍加害。把他软禁在僻静之处,希望时间和实际态势的发展,能使他有所反省、回心转意。

结果?竟被那个“少林小子”许和尚给劫持了!

后悔呀,自己怎么就轻易上当,把那小子看成老部下,给他开了那封介绍信呢?记得那许和尚粗人一个,憨厚耿直,头脑简单,又跟过我红四方面军多年,感情不浅。这才让他去上门劝说顽固的徐向前……没成想他如今狡猾透顶、心眼多多!把我们老革命知识分子都给骗了!开介绍信那当口,许和尚多么信誓旦旦!又是苏联红军才是红军的正根儿、又是跟随陈政委、徐总指挥已多年,你们指哪儿我打到哪儿!又是他对老毛早有意见~在延安给了他一老拳等等……说得活灵活现呀,不由得你不信。

就凭那张亲笔介绍信,许和尚蒙蔽了警卫、打坍了看守、骗到了吉普车、闯过了城防……居然一溜烟跑到100华里外,才引起守备队警觉!追都没法追了,狗东西……

必须检讨自己的轻信和急迫。可是,不急迫交不了差呀!

前几天,共和国新政府会议上,人民委员陈绍禹同志再次批评:武装力量组建工作,进展太缓慢!~“难道,非要等苏联红军替我们解放全部国土么?太丢脸了吧!我们,就甘心无所作为?就物色不到哪怕至少一位有点影响的军事领袖?即便希特勒,也能从红军中,找到过弗拉索夫这样的人物嘛!我就不信……”

陈昌浩再次感到,压力甚大!

 

595)     文职部长

不过这两天他非常高兴。送上门来的一位~十几年前红四方面军老战友、老部下,一下子解决了难题。

武装力量部陈部长,仔细研读着眼前的审核文件。

徐海东。凡知道这个名字的人,都理解它对中国革命、对30年代鄂豫皖苏区,对整整一代工农红军将领的意义。

“中国的夏伯阳”不是白叫的。那颗项上人头,蒋介石开价一度和毛泽东、朱德同一水准:10万大洋。

还有诸多奇怪说法:例如老蒋把这徐将军叫做“文明的一大公害”。从另一面肯定了徐海东的不菲价值。

当年魁伟彪悍、抡着大刀片冲锋陷阵的“徐老虎”是10万工农红军的一个神话。他家族竟有66口被敌对势力杀害。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担得起“满门抄斩”这么夸张的罪行的唯此一人。苦大仇深、身先士卒、身经百战……这些词汇用在徐海东身上,恐怕红军中没人不同意,也没人敢和徐海东比~或许除了彭德怀。

毛泽东曾对徐评价道:“他对中国革命是有大功的。是一面旗帜!”此话老毛未作第二人评。

陈昌浩,因为当年与毛积怨而长期不得谅解、不得施展。算下来退出中共政治舞台已10年。虽然才40岁,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披斗篷骑骏马呼啸来去,带领鄂豫皖红军征战厮杀、缴获敌机后改名“列宁号”、在空中一手用枪逼着飞行员、一手向敌阵投掷炸弹的翩翩少年了……与张国焘关系密切,是他的路线错误。西路军惨败、喋血祁连,是他的军事错误。失败后不回延安、私自返乡,是他的立场错误……而滞留苏联以来,作为“28个半”之一与王明越走越近,就注定与延安、与毛氏渐行渐远。虽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并获得“卫国战争勋章”,但在中共那里,这不算政治资本。这也就是他今天只能成为“满洲共和国武装力量部长”的基本理由。

由于长期不在国内,他对这里已生疏。而这8年又恰是中国、中共都发生了巨变的8年。因此自己这面旗帜已经黯淡、缺少号召力,树不起来了。无论招兵买马、招降纳叛,都没几个人肯集结于麾下。只能当个文职军事部长。

而被士兵瞩目并拥戴的总司令,必须物色个叫得响的老军头!

 

596)     两个老徐

找到徐海东是在长春~原关东军疗养院就医。据徐老虎吐露:沈阳看他疾病缠身,不能上前线带兵打仗,且不是“嫡系”出身,结果就抛弃了他。典型例子如:以他资格论,堂堂“七大”连个候补委员都没有份。打入冷宫不少年头了。

抗日前半期他就因为伤病(肺结核)而不能坚持在一线杀敌。但很了解他往日的陈昌浩想:这并不影响他的威望和感召力!有这么个叫得响的人物,队伍才拉得起来。

老徐文化低。但现阶段实践证明,文化高未必就能带兵。我们这群书生文化高,可未必被士兵拥护。普遍没文化的士兵群体看的不是你的墨水,而是胆量、是战功、是冲锋陷阵的带头精神。没这些,就没人给你卖命……若时间充裕、组建任务没那么急、人选容得细细斟酌、那当然可以精挑细选。可形势进展如此之快~满洲共和国至今仍拉不起军队的话,那在世人眼里,我们就真成了一群汪精卫式的文人傀儡。即使作为过渡人物,也要把这头徐老虎抓住!所谓骑马找马,先把人民军架子稳住再说!若继续群龙无首、旗帜不彰,绍禹同志的脸色就真的不敢看了……自己也只有辞职。

跟徐海东几次谈话,陈昌浩放心了。一个被遗忘在角落、病患缠身、对毛共失去作用的人;一个苦大仇深、与蒋不共戴天的昔日豪杰,没什么可怀疑的。他又不是自己找上门来投靠~他没有功利目的。也不像许和尚那样包藏祸心!是我们解放长春,在病房里发现他的。他根本没说一句类似许和尚那些花言巧语。一副听天由命、“你爱用不用”的漠然。全无所求,反而让陈部长心动。

陈部长也反躬自问过:这徐海东真的会跟你走么?但他很快就又找出若干合理性,说服了自己。

当前大势,七成满洲国土已然解放,凯歌不日将奏响~这不需要多复杂的判断。站队站哪边不是一目了然么?徐海东再没文化,也掂量得出孰轻孰重吧?这已不是从觉悟角度分析,而是实实在在的利害取舍,是从潜意识出发的低端推理。

跟谁走?最朴素的回答是:谁有希望跟谁走。不是吗?

我说徐向前老徐噢,要不了3个月,你就会后悔~苏联红军和满洲人民军胜利阅兵之日,站在主席台上的,不是你了!许和尚那不是救你,而是害了你哟。

呵呵!跑掉一个老徐,又来了一个老徐。这俩人还是同庚。

走了个“智多星”,来了个“黑旋风”!

 

597)     人民军啊

天无绝人之路。满州共和国人民军的建设,可以起步了。

武装力量部已起草了不下百斤重的相关文件。这下,那几个说闲话的部门该闭嘴了。

果然,启用徐海东的动议在满洲苏维埃主席团获一致认可。绍禹等领导同志还对武装力量部提出了表扬。

满洲人民军,46岁的徐老虎、徐司令,该登场了。

不过绍禹同志一再提醒:要加强司令部政治工作。建立有效监督。严加考核,对任何人不得轻信!特别嘱托:你作为红军“老政委”一定要把好关……这理所当然。陈部长已多方布置。许和尚的教训决不能重演。花言巧语不会再有市场。人事监控,自己并不陌生。司令部的组成,必须事事亲自经手。

这徐海东历来属于嘴上话不多,讲究做事在先的那类人。离开病房没几天,他就通过自己的渠道给“满洲武装力量部”献上一份宝贝~是林彪手下陈士榘纵队~那个有名的“工兵纵队”布防计划。8年前徐海东是115师344旅的旅长,那时他手下一个得力参谋小同乡,眼下就在这个陈纵队担任作战科长。

从该计划看出,在满州平原,四平市以南到铁岭100公里开阔地段上,工兵纵队密集埋设了4组大型反坦克地雷阵,和呈纵深布置的多组火力网。只有贴近东南丘陵那一线才有一条相对安全的通道。

这就是毛共沈阳的最后防线了!

陈昌浩命令属下:迅速把这份重要情报复制双份,一份送往陈绍禹同志办公室,另一份火速送四平,送给就要发起进攻的列柳申科上将前线司令部。不久经苏军空中侦察,证实情报有效!隐蔽在地面的火力点和工事,躲不过天上的眼睛。

陈部长拍拍“徐老虎”那原先敦厚结实、如今日见虚弱的肩膀,表示了赞许和感激。解放了沈阳和大连,满洲共和国就算奠定了。今后国境线要靠人民军~而不是苏军来保卫。那样我们才称得起独立和光荣。否则就有一股子汪伪的味道。

人民军啊。即使象征性,也是我们的基本支撑。老毛那句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还真是说到了点子上。这家伙抓枪杆子不就是不遗余力么?与老蒋一样!那个独夫口头没说,可他的政权完全靠枪杆子维护!我们也必须如此。积20年革命之教训,必须懂得这个真理。真理么放之四海而皆准~那就并非蒋毛所专有!

组建计划,已经下达:

满洲人民军在现有6个不满编陆军师的基础上,年内扩编15个师及火炮、装甲、空防部队,计30万人规模。

 

598)     智者乐水

北戴河。东山,鸽子窝。

像蒋介石喜欢庐山一样,毛泽东喜欢北戴河这个地方。

各种会议随之在此召开。这倒不是因为它远离战区的安全性~毛泽东并不害怕敌人:1943年冈村老鬼子进攻延安,他非要看清日本兵的面孔才肯撤离。而喜欢北戴河,是因为毛喜欢住宅旁边有个……游泳池。哪怕大一点,哪怕天然的也行。如同幼年时韶山故居门前的水塘就好。缺水的黄土高原,十几年委曲他了。

8月1号,北戴河召开了海军作战会议。

来势凶猛、席卷中国三北地区400万平方公里的苏军钢铁洪流,并未引起毛恐慌~“日本也曾吞了半个中国嘛!有么子大不了?”常年辗转于战火的这位农民领袖,在海滩月光下,谈笑自若。周边将士颇受感染,气氛活跃。自从乘坐“太行号”环球航行以后,毛便开始瞩目海军这个新军种。智者爱水,酷爱游泳的他突然感到,海军可以寄托他很多理想:那些战役构思和韬略,战术计谋和手段,在海阔天空中才能得以痛快淋漓的恣意发挥!

得知国军“西洋舰队”在黑海玩了一手让世人刮目的杂技,他颇感妒羡~更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近来他常说起:

“黑海之战,虽不能扭转战局,却可以扭转士气!并扭转世界看法。海洋,很可以使人出奇制胜哩!”

这成了他一个时期的作战指导思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