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27期

(2021-09-14 12:08:47)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611)     电报争吵

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正在这里视察损失情况的科涅夫元帅,十分破例地,与好脾气的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和坏脾气的朱可夫元帅,同时发生一场电报争吵。

他指出:正是因为配给他的力量不足以迅速冲垮辽东华军机场,才致使敌机偷袭了远东堡垒!

他要求:必须派两个集团军和相应航空兵力~加强满州攻势!否则难以在规定日期完成统帅部的规定任务。

朱可夫回电,批评他有急躁情绪。但答应给他加强两个航空兵师。月内还会有6个新补充师和3个高炮旅。

华西列夫斯基则婉转劝告:别为符拉迪沃斯托克而烦恼了。统帅部已派出了远东新舰队,你还会有新的海军航空兵……但却没满足他~借用第3坦克集团军的要求。

科涅夫已料到,肯定是这么个结果。

 

612)     战役分歧

8月上旬。长春。斯大林广场。

原来的中央大道已改名“斯大林大街”。原“满州国国防部”则改为苏联红军远东方面军司令部。科涅夫元帅去了海参崴视察。什捷缅科参谋长未陪同前往~他要主持司令部工作。

这期间参谋长把前线的列柳申科上将从四平召回~与他讨论若干紧要问题。他们之间彼此用“你”相称,而不用显得客气外道的“您”。这在俄语习惯中意味着信任、平等和无话不谈。

“喂喂谢廖沙,你发福了!”年长6岁的列柳申科调侃道。他脱帽后光头闪闪,越发彪悍。

“我也奇怪呢。夜以继日忙碌,怎么会胖?德米特里呀,这是人过了35岁以后的规律吗?”

什捷缅科纳闷着给对方拉椅子。

“啊哈,胖,或者关于人体规律的话题嘛,以后再说。我问你谢廖沙,为什么不同意我的方案?”

“认为你过于冒险。骄兵必败。”什捷缅科毫不留情。

列柳申科用手囫囵光头:“那是你的看法。元帅的意见不是这样。”

“我明白。”什捷缅科叹口气,“元帅的考虑角度是,统帅部给的作战期限所剩不多了。该尽快拿下沈阳。可我认为,恰恰是现在集中不到兵力,我们才需要另一种选择。”

“那么谢廖沙,你的高见?”

“德米特里,来看,”什捷缅科缓步走到地图前。“这个沈阳是敌人坚固设防的城市。铁岭一带是敌林彪集团9个纵队(军),估计残余35万兵力。这边,东翼牡丹江方向,具体就是镜泊湖、长白山一线,是敌徐向前集团。7个纵队只有20多万残余兵力。你呢想尽快攻克沈阳。但我认为该首先围歼东翼徐集团!打通哈尔滨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铁路以争取那边第1、第5两个集团军增援参战,然后再大举南下,粉碎沈阳之敌。”

 

613)     弄反了呀

列柳申科俯身地图睃巡一阵:“可我认为,必须趁林彪败退,一鼓作气直接打垮他,占领沈阳。这样几乎就赢得战争了。那么徐部只能进山当土匪。我不明白,干嘛舍近求远?”

“因为兵力。你的进攻兵力和每公里平均火力密度,不符合作战部的原则。再有两个集团军的话,我就不担心啦。”

“可你那些原则,是过去针对希特勒德国的。眼前这个敌人虽不能算是完全不堪一击,但3个月来,没有一次能够阻挡我们。制订作战计划,还是要看对手啊,谢廖沙。”

“那么你的对手~叫做林彪。他在苏联养过伤,相当了解我们;在欧洲打过仗,也有实地经验。华北联军目前总共6个装甲旅,有3个在他手上。他会是那么简单么?”

“嗨嗨,这个人我见过。去年我们坦4集在下西里西亚包围舍尔纳的时候。他根本不敢来和我们争。林是个瘦弱、苍白、阴郁的人,除了眉毛,没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

“这种人往往狡猾。”

“哈?难道我不够狡猾?战争把每个军人都变得狡猾了~谢廖沙!不狡猾,你就没有胜利。”

“可你手上4个集团军仅26万人。我是说如果突破牡丹江徐兵团防线的话,那么沈阳就不只你从一个方向攻打。形势就完全不同了……而现在你数量不占优势啊。”

“打中国,我们数量从不占优势。甚至永远不会占优势!但质量~我们的火力、坦克优势,毫无疑问!你不相信么谢廖沙?……喂喂,想什么呢?你好像走神了?”

什捷缅科回过神来:“但愿你们是对的~你和元帅。我只是想起了……1941年秋天,当时的希特勒统帅部里,也产生了方向之争~有人就主张直取莫斯科,有人又主张南下,包围基辅……到底哪个主张,才算是正确选择呢?”

列柳申科摇头:“完全不能比。打掉沈阳就打垮了华北联军的根基!徐集团不攻自破。林的装甲兵已经溃散,那点美国货所剩无几。你想让我的坦克到长白山密林里去围剿徐的步兵么?”

“这也正是我动摇不决之处……我的直觉是:兵力不够。我们会在沈阳城下功亏一篑的,冒险啊。你看吧一个兰州,就消耗了崔可夫多少兵力?这难道不值得你警惕?”

“兰州不同啊。蒋调集了百万军队,当然要耽搁时日。林集团充其量30万人,我有信心冲垮他!”

“沈阳的巷战,将消耗我们不少坦克。”

“不会有什么巷战的谢廖沙。我将把他们截击在野外。所以必须迅速出击。事关全局胜利,时间也不等人。谢廖沙你不要犹豫。论兵力,我这个前线指挥员都没说不够,你这坐办公室的怎么反倒担心起来了?弄反了呀!倒过来才合理。”

一向干练的什捷缅科转动着手里铅笔。他明白难以说服这个科涅夫的老部下:“好吧不该我操心。是我过分了。元帅答应给你增加两个摩托化旅,方面军空军也出动配合。”

“这就是了!”对方喜形于色。“听说海参崴被偷袭了?损失怎样?这些可恶的小法西斯只会偷鸡摸狗。”

“战报还没来。元帅去检查现场了。尤马舍夫被撤职,海军总司令也降了职,发配来接管远东舰队。”

“斯大林同志历来果断。见鬼的海军真丢脸~居然黑海舰队也被偷袭了!我家乡就在黑海边上啊!”列柳申科嚷道。

 

614)     军纪问题

什捷缅科看看窗外渐暗的天色:

“虽然时至今日,我们取得了辉煌胜利,东西南3大战线歼敌数量远超50万目标,占领了400万平方公里土地……可实际上还是没看到终点。要警惕战争长期化呢。”

“我的办法就是冲。”列柳申科戴帽子打算走了。“这个笨蛋国家倒是经打,鼻青脸肿还不肯趴下。那就再冲!冲他个七零八落!”

什捷缅科起身:“好了德米特里,跟我去军官食堂吧。我偷了元帅1瓶上等伏特加,波士牌子的。”

“哈哈做的对!怪不得你胖了。可怜的是我呀,很久沾不到酒……”

“鬼才信。德米特里,说说你们军纪问题。满州共和国几次告状啦,发了不少牢骚。”

“这个么,你知道士兵辛苦,生命短暂。有些士兵还是劳改营出来的。我们人手并不多……”

“说说饲养场那件事吧!他们特别举例呢。据说很惨。”

“唔,那个养猪场吧。坦克兵们很久吃不到肉食……中国人又不配合。争吵,拉扯,结果开了枪,一个鲁莽的下士干的。”

“不止一个下士吧?一共死了多少华人?”

“6个。也许16个,说实话我没详细了解,几家人就是了。”

“怎么处理的?”

“元帅过问了。说:下士拉到中心广场枪毙。至于猪嘛……已经变肥料了,你打算赔偿吗,谢廖沙?”

“替你擦屁股?问题是赔给谁呀,受害者一个都没剩。我说你得约束部下德米特里!包庇对你没好处。”

“好啦,我把那个班发配到惩戒旅!第一批冲锋行了吧?可你的食堂,食堂在哪里呀谢廖沙?我肚子都咕咕叫啦。”

 

615)     百年也造!

北戴河,联峰山。毛泽东自家小园。

自从海军吹起反击号角,中国各个战场,大感振奋。终于有了几场胜仗~蒋和毛不约而同,在对手意想不到的地方着眼、落子,下了一步好棋。这有效地打破了国内、党内、军内的悲观失望情绪,遏制了潜在的投降主义苗头。

8月上旬罗瑞卿中将从日本长崎起飞,在山海关机场下飞机搭吉普车,急匆匆赶到北戴河联峰山下。刚进院门就见毛泽东恶狠狠地一拳砸在小木桌上。烟灰缸罐头盒跳起来,乒乒乓乓滚到地下。

“不就是个长条大铁盒子撒?有么子了不起?”毛质问不休。

院子里站着坐着不少人~朱德、任弼时、叶剑英、萧劲光、张爱萍……看来又是为了海军。

众人不吭。老毛怒气未消:“航空母舰,一百年也得造出来!”

※原话是“核潜艇一万年也得造出来!”60年代

罗瑞卿悄声问缘故。萧劲光拉他到一边扼要叙述:原来前几天航母战队又一次执行空袭海参崴作战。战果不错。残余苏联海军在金角湾几乎没有能行动的舰艇~连鱼雷艇都炸光了。

但返航时,由于缺乏防范意识,被苏潜艇K-56钻了空子,2条鱼雷将“旅顺号”航母击中。幸好靠近朝鲜海岸,人员、飞机还算来得及转移,减少些损失。但船,沉了!

“旅顺旅顺,旅途不顺嘛。舰长是哪个?该处分!”罗瑞卿摇头。

“处分就不必喽。舰长李作鹏表现倒勇敢。他教官讲海军传统~舰长荣誉和责任就是:与舰同在!这种情况舰长要以身殉职。结果他把水兵撤完,自己绑在舵轮上随船一起,沉海了。”

罗瑞卿双眉紧皱:“啥子?沉海了?乱弹琴嘛!那不是军委机要科那个机灵鬼小李子么?搞啥子不好搞!杀身成仁?啥子狗屁传统?我看小李傻蛋!我们比不得老牌海军国哟,党培养个舰长那么容易?说沉就沉也不向上级报告一哈儿?无组织无纪律!”

“哎呀老罗,人都没了,批不到啰。我也说沉的哪门子海嘛?愚不可及!游上来还能带新船哩。但那小子忒刚烈……唉!才32岁噻。”

“主席为这个事情发火?”

“那倒没有。主席没太在乎牺牲,毕竟每天都有嘛。他还肯定一句:李作鹏,负责到底,不错。尊重教官,不错!所以老罗你,就别再否定海军传统了。”

“我?嘿嘿我没有海军瘾。你老萧别傻乎乎沉海就是。保存自己才好消灭敌人嘛,讲传统还是咱老八路传统!那主席为啥子不开心?”

“为美国人呐。主席说,滨海区就是苏军软肋。他计划继续用海军、用航母打击敌人,但这回力量削减三分之一。他让我们联系伯克准将,想从美国买几艘。”

“买?花这冤枉钱作啥子么……”

“不说冤枉不冤枉。美国人答复是:买卖现役航母要经国会讨论。”

“肯定的。他们那套啰嗦的民主程序……”

“那就没个期限了。主席又说,自己造!我们到大连造船厂仔细打听、考察了几遍。即使自己将来能造,也得10来年时间……结果一汇报,主席就来了气。”

“原来如此!我以为啥子大不了,”罗以拳击掌:“正好,我带了消气良药。走走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