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26期

(2021-09-10 04:58:00) 下一个

(作者:龙德施泰特)

 

605)     默念责任

金角湾东北侧。斯维特兰娜大街。红旗舰队军官俱乐部。

昨夜宿醉、彻夜未归的通讯联络官巴宁海军少校,被人用力推醒。来人向他传达命令~立即去司令部报到!

清醒后走到街上,看到四处浓烟,才感到事态严重。

他开始默念:我在休短假。没有我的责任。又不该我值班。喝点酒算不了什么吧,4周啦,只那么一点点……但越走越怕。他觉得,司令员同志一定是让他回去,等待枪毙。

不远处正对军港码头路边,那栋顶端密布天线、有些陈旧的灰楼,就是舰队司令部所在地。少校在大门口犹豫着,牙齿开始颤抖。夏日的阳光使他寒彻骨髓。

但极其意外的,在门廊侧影下,看到舰队司令~伊万·斯捷潘诺维奇·尤马舍夫上将本人!那个一向精神抖擞的第比利斯人,正在树丛阴影间漫步彷徨。过去挺拔的腰身完全松弛,变得驼背。他的眼神迷茫空洞,一夜之间好像变成了70岁……要知道,下个月才是他51岁生日啊,巴宁还为司令员准备了小礼物。

上将在向他招手。巴宁满腹狐疑地凑上前去,听到一个他只能摇头的问题:“少校,你是否知道,历史上,那位著名的~赫斯本德·金梅尔海军上将的下落?”

“对不起司令员同志,我,我甚至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司令员低下头系鞋带:“一个美国人。在珍珠港丧失了太平洋舰队。但他很幸运~只丢了两颗星。”

 

606)     太不过瘾

海参崴。夕阳中的彼得大帝湾。“井冈号”巡洋舰带领全队10艘大小炮舰,正在日本海上破浪前进。

39岁的陈锐霆准将,担任炮击舰队指挥官。他祖籍山东即墨,身高190公分~这种身材,骑兵工兵装甲兵都不愿接受。而步兵他又不喜欢。因此在南京军校学了炮术科※。他还听说卡尔迅首次当兵时也想报骑兵,但人家怕他个子大把马压坏。也因此被分去当炮兵。※史实中陈是炮击“紫石英号”和炮击金门操作人

这次任务是炮击海参崴3处高炮阵地、2处滨海机场。为明早的第2轮舰载机攻击扫清障碍。

高速航进5小时,瞭望塔报告:“进入目标海域!”

望远镜中狼烟四起之处,就是金角港了。从海图的精确程度上几乎找不到误差~小日本干活就是细致啊。为了减少损失,他要在安全距离内等待天黑~海参崴周边炮台,据说已名列世界前3位!自己的装甲顶不过它们。

炮击岸上目标,水兵们在地中海岛屿上实战操练过多次,毫不陌生。何况这次有白天侦察确定方位后在图上标明的位置,炮手们根据它,已装了定射击诸元。

但陈锐霆渴望的,是能有一场真正的海战~舰对舰!

这种情绪指导下的炮击,显得平淡无奇。黄昏中各舰枪炮长忠实贯彻了部署:近百门主炮按装定座标,打完15个齐射,消耗千余发炮弹,掉转舰艏撤离!全程仅30分钟。

太不过瘾了!陈锐霆涌起一股失落感:【探海针】名为海战,实际主攻任务却是由空中完成。舰艇只能为飞机扫扫场子、打打下手……失落感在舰桥、甲板上蔓延。

他们毕竟刚跨进现代战争的门槛。准将苦恼地抱怨自己,生得太早,或者太晚!尽管上次生日喝酒还赞叹自己命好:该赶上的都赶上了!~当了兵就赶上打仗;学炮科就赶上装备新式大炮;选拔进入海军就当上了舰长……可现在他想:早生10年,能赶上战舰火炮鱼雷对决的时代,而不必这样开着新船去拣飞机剩下的残羹剩饭;晚生10年,他就去报名飞行员,亲身去驾驶、投弹、射击,当个新时代军中骄子~海军航空兵。不过他也有担心:据说,航空兵也是以小个子为好?因为飞机讲究减重!少一斤是一斤呢。

 

607)     求战心切

心有不甘地指挥返航时,这份心态使他遭受了本次行动中的损失~也是中国海军成长中的重要教训。

从乌苏里湾底,驶过索泊湾时,湾口炮台突然打起3发照明弹。

一时间夜暗中的陈锐霆舰队暴露在光明之下。岸上各个海岸炮台登时开火了。但10分钟里,没有1发炮弹命中。使舰队上下的侥幸心理大增~敌人不过如此嘛!陈锐霆看着水兵们渴望的眼神,索性下了个命令:边撤离边还击!这给求战心切、心理训练不足的各舰舰长和水兵开了口子。他们甚至放慢航速,与海岸炮台对打起来。

20分钟后从南侧俄罗斯岛12号要塞,飞来一串老式炮弹,命中了突出阵列前方的“辽河号”(原“浜风”)驱逐舰。

火光中,舰速明显减慢。

一炮打醒了陈锐霆。急令全队撤离,不可恋战!同时命令“龙江”号上前拖带,而且按照我军传统,他还把自己旗舰,留下来担任掩护~这更是个错误……撤离到外海不久,红旗太平洋舰队6艘鱼雷艇高速追击上来。“井冈”和“龙江”两舰不够密集的炮火,没能阻止鱼雷发射。起火的“辽河号”目标明显,被2枚鱼雷击中,结果在“龙江号”紧急砍缆后迅速沉没。旗舰“井冈号”也挨了1枚鱼雷。万幸的是,或许存雷年深日久,或许苏联海军训练程度同样有限~鱼雷竟没有爆炸。才使陈锐霆逃过一劫。前主炮倒还击中1艘转身离去的鱼雷艇,总算给这场“舰对艇”的海战画上了个让他永远心疼的句号。

分舰队回到基地,陈锐霆立即申请处分。

司令员萧劲光考虑到下一轮作战,倒没有过分责备。但把这次指挥失当作为一个长久战例,以警醒后来者。

陈锐霆摸着新舰“井冈号”(原“酒匂号”)舯部凹下的大坑,把自己关了3天禁闭。

 

608)     第二舰队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远东第一堡垒”海参崴,连续3天遭海空突袭、红旗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的惊人消息,使休假中的斯大林元帅,立即返回了岗位。一系列对策和处罚决定迅速作出。

斯大林叫通了海军副人民委员的电话:“伊万·伊萨科夫同志吗?我在考虑,任命你为海军参谋长。”

伊萨科夫迟疑一下回答:“斯大林同志,我得向您报告:我有严重缺陷。我的一条腿在战争中被截掉了。我是个残废人。”

“这是您必须报告的唯一缺陷吗?”

“是的。”

“跟您相比,原来的参谋长连头脑都没有还在工作。您不过缺条腿。算不了什么。”统帅作出了决定。※伊萨科夫回忆录

另一项:原海军司令尼古拉·格拉西莫维奇·库兹涅佐夫上将降职为红旗太平洋舰队司令。※史实中该调整次年作出

最惊人的是,最高统帅决定:派出由红旗波罗地海舰队主力组成的“第2太平洋舰队”,绕过北冰洋和白令海峡,增援远东堡垒~符拉迪沃斯托克!

最高统帅有个坚定的理由:没有舰队的堡垒,将遭到来自海上的攻击而失去价值。而没有基地的舰队,也将无以立足。这些都将成为东方的噩梦!

他不会容忍那一切成为事实。

有人把这次远征,同40年前沙皇尼古拉二世派出波罗地海舰队绕过好望角的壮举相比。但两者最大不同是:北冰洋航线的路程要缩短近3倍~当然这是指通航季节。而40年代舰船航速又比世纪初沙皇时代提高近1倍。

同样从彼得堡/列宁格勒到达远东,1905年好望角航线要1年时间。1946年走北冰洋只需3个月。为了赶上夏秋季北冰洋尚可通航的短暂时间,新舰队刻不容缓地组成了。

世界各老牌海军帝国,通过各自来源获知该情报后,无不瞠目结舌。

 

609)     做啥子么

丹麦。哥本哈根,嘉士伯海员俱乐部酒店。会议堂。

1946年8月,“各国共产党、工人党情报局”全体成员会议在此召开。会议的两项中心议程是:

第一:研究筹备建立“第5国际”问题。

第二:将中共,开除出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组织。其原有席位由中华苏维埃满州社会主义共和国执政党~中共(马列)取代。这项动议由蒙古人民革命党、斯洛伐克工人党和罗马尼亚共产党联合提出。经过两天激烈辩论,以压倒多数票获得通过。

日丹诺夫同志主持了这次会议。会后发表了《新闻公报》。

中共正式代表缺席。但留守欧洲的陈毅上将,作为唯一观察员列席了会议,不享有表决权。

会议间歇时,在海员广场露天酒吧,一位塔斯社记者对陈毅进行了采访,请他谈谈:此行目的和感想。

陈毅用他的法语表达:没有特定目的哟。我得到的授权只是当好观察员。至于个人目的嘛倒是有~哥本哈根这里,可是童话之都、啤酒之乡啰。我来吃吃啤酒、听听童话。

记者坚持要他谈感想。并希望他最好用俄语表达。陈毅表示不会讲俄语。随即取出活页本,在上面写下一首五言四句诗,撕下来送给记者: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塔斯社记者摇头表示不懂,也不打算细听陈毅解释。坚持要他用俄语口头表达感想~在他看来,一个前中共派驻国际的高级代表,不会几句俄语?是不可能的。

陈毅认为这是俄国式的强制习惯。俩人越来越话不投机。陈毅终于不耐烦,顺口用对方更难懂的四川方言喝道:“感想?锤子!你们喊老子开会为的啥子?为的喊起一班喽啰开除老子!你搞少数服从多数那一套,老子吃啤酒,不同你争!还要爪子(作啥子)么?感想!”

陈毅当下起身就走。账也不结,行李也不拿~统统交给警卫员;自己去找安徒生故居。没找到,就跑到港口和美人鱼雕像合了一张影,便坐船离开了哥本哈根。

恼火的记者遂写了两篇花絮式报导:

一篇是《中国党的列席代表:喜欢童话、啤酒和女人》。

另一篇是《从诗人到兵痞~四川陈某人‘变脸’很快》。

 

610)     华美·工合

四川。广安县。在这些战争阴霾密布的时日里,邓小平显得悠哉游哉。而且收获不小。上个月他带领20名战士,开着3辆中吉普翻越秦岭和巴山蜀水,回了趟家乡。这是25年来他头一次“回家看看”。

时隔四分之一世纪,家乡已物是人非。

童年伙伴还喊他幼时学名“邓先圣”~这名儿曾令少年的他颇感得意,连老师要求改掉,他也不干。但几十年下来,他已深知世事险恶、必须韬光养晦。凡遇此场合他便连忙谦逊道:

“小平!喊我小平就好啰。”

乡亲们问起回乡意向,小平答:“就两件事撒。一是看看家,二一个咧,顺便打打猎哟。”

在家住3天,几辆车便向川北进发。由于事先有备,精干的小队伍半个月就把事情办妥了。木笼里装好2只大熊猫和足量的竹子山笋;小平亲自押运。

到西安复命时给熊猫取了名字。委座和经国命名那只叫做“华美”,小平取的一只叫做“工合”。

何应钦部长派了飞机,是委座访美时伴随飞行的同型C-54。还赠送给小平两套上等西装。

降落山海关机场。朱老总交他一封带给卡尔迅遗孀的亲笔信,还有画家徐悲鸿亲手雕刻的一尊卡尔迅铜像。

然后就是飞越太平洋的万里航程。经停东京、威克岛、夏威夷……“华美”与“工合”在空中生了病,不吃不喝。让小平好急一阵!这是“大使级外交官”哟,出不得差错。降落檀香山立马找兽医,打下几针盘尼西林等消炎药和大剂量维他命。眼看“华美、工合”恢复了活力,小平这才放心上路。

两名“亲善大使”落户在美国西海岸。与纽约的“潘弟、潘达”相映成趣。加州于是掀起一股中国热。连带的民间对华贸易和运输,也得以升温、提速。邓还专程来到潮湿多雨的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向住在这里的蓓姬,赠送卡尔迅铜像、转交了信件。

蓓姬饱含泪水:“谢谢你们仍然记得他……”

小平惆怅而答:“永志不忘哟!卡尔迅将军是我们两个民族伟大友谊的见证。可惜,我没能坐上他开的吉普车噢。”

……刚上任的马歇尔国务卿动用了一项小小权限:他建议加利福尼亚州立动物园聘任蓓姬为熊猫馆馆长。

加州议会,一致通过了这项动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