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战争小说《另一种历史》第121期

(2021-08-24 05:34:20) 下一个

578)     宣布弃舰

潜望镜中,驱逐舰迎头驶来。黄廷枢奇怪~氧气鱼雷航迹十分隐蔽~对方指挥官不简单啊,对我艇位置判断这么准?看来训练有素。他下令迅速下潜、撤离!“伏波”隐入波涛之下。

僚艇“凌波”位置较好,欲罢不能地进行了再装填。不失时机、却也不顾危险地打出了第2轮齐射。

命中2雷的驱逐领舰“古比雪夫号”燃起大火,迅速蔓延。舰长尚未来得及发出“弃舰”命令,其主燃油柜骤然一阵惊天动地的狂啸!巨大火球从舯部裂开,舰体撕为两半。将分舰队司令和240名水兵,旋即带入了黑海深处。

后方远处,倾斜严重的旗舰上,弗拉基米尔斯基中将目睹这一场景,面色铁青。他明白追击中国舰队已无从实现。更明白回港是什么下场。前年他就因对克里木战役支援不利被降两级,去年才官复原职※史实。而今竟出了如此差错……

“天亮了。命令航空兵出动追击!”他指示道。“此外组织反潜。通知未受损舰只营救落水者。”

之后,中将平静地告诉舰长:

“你可以宣布弃舰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司令住舱。从保险柜里取出那支作为战利品收藏了两年的“鲁格”手枪。

 

579)     盲目断送

博斯普鲁斯海峡北口。趁夜高速行驶的林遵舰队,黎明时已抵达这里,正在整顿队列。因早起而不耐烦的土耳其海务局官员,尚不知昨夜发生过海战,默认了中国舰队以不合规定的混乱队形,匆匆进入海峡。在他们看来,这支来自远东的舰队越早离开黑海越好~这方面,土耳其人和桂永清不谋而合。

追踪而来的苏联海军航空兵,不敢进入土耳其领空。本想转头西北去袭击那些赔偿货船,但发现船队上空竟有“野马”战机护航!带弹的笨重攻击机显然不是对手,只得悻悻作罢。

中方,唯一损失是“凌波号”。为扩大战果和掩护主艇,它未能摆脱驱逐舰围剿,在深水炸弹的轰鸣中消失了。黄廷枢深感痛心:那艇长沈铎少校既是他同乡学弟,又是两代姻亲、是中国第一代船政大臣沈葆祯的后人。还有那么些辛苦训练的水手……

他尚不知,随“古比雪夫”沉没的,还有一位前途极其远大的未来海军元帅~谢尔盖·格奥尔吉耶维奇·戈尔什科夫少将。冒失的凌波号,盲目断送了一位来日的海洋主宰。

 

580)     有趣鼓噪

黑海大捷,果然激起国际反响。忙于清理自身战争废墟的欧洲,对此类消息还局限于新闻传播,和对故事悬念及曲折性的热衷等层面。人们颇感兴趣的是~猜测:

那可是黑海呀!怎么会有中国潜艇呢?土耳其人坚称:一定是从德国用火车运到保加利亚装配的,从多瑙河进入黑海~英国几位情报官也站出来证明:德军1942年这么干过!

遍布亚太的华侨聚居地,却是人声鼎沸。鞭炮锣鼓声响成一片,吵得当地原住民不停皱眉头。

黄廷枢、沈铎和林遵的照片刊登在华文报纸头版。催发了滨海城市的海军报名热。

几年后,日本也生出一轮有趣の鼓噪:当媒体披露~执行攻击的是“伊-201、203”艇时,日本退伍海军老兵协会激动地把这作为举办年会和发行会刊的主题,大加宣扬。收入了不少会费、稿费、模型制作费等,发了一笔小财。

 

581)     天上去见

纽约。第5大道。毗邻十字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脸,由于挂上了“史迪威基金会:招募飞行员”的招牌,最近热闹起来。

退役的约翰中校主持招募。

复员回来的小伙子们,很少找得到航空公司的理想位置,又不愿意屈就薪水较低、或别的不那么激动人心的岗位。

一时这里人满为患。首期名额很快就用完了,约翰主任正忙着对后来者说:抱歉抱歉,等下一批吧。

一个来自缅因州的前战斗机中尉,忿忿不平:

“那我去昆区的苏联招募站报名好了!他们也缺飞行员呢。凭我的技术,他们一定满意!”他转身走向门口。另一个幸运登记了的、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少尉,伸腿,拌了他一下。

“你干嘛?乡巴佬!”缅因小伙急了。

“是告诉你~别那么蠢,去当我们的敌人。”威斯康星小伙不示弱。俩人不由分说便拔拳相向。脸上身上很快血迹斑驳。

约翰咆哮着,用苏格兰人厚实的身躯挡在中间:

“你,还有你!”他指着双方鼻子:“你俩有本事,就到天上去较量!别把这儿搞得脏兮兮的……”

 

582)     罗罗·蚊子

1946年夏天。对那场战争的努力,在各个角落进行着。

英国。泰晤士河口,绍森德港。

继“潮州号”之后,中国民生公司的远航班轮“温州号”也靠泊了码头。又一支劳务工人队列走下舷梯。

岸边围观的华侨中,有一位温州籍人士。家乡的轮船引起他关注。看到长长的队列里竟有不少女子,他颇感惊奇。拦住其中一个问道:

“你们从温州来吗?来此地做什么?”

那是个单纯活泼的乡村女性,见生人问话,羞涩地咯咯笑着,脸上洋溢着新鲜好奇的光彩:“吾伲(我们)么?青田人喏!温州上船的!老板同吾伲讲,来这边清理废墟的。”

“清理废墟?你们?”一丝悲哀涌上华侨心头。

“喔呀先生!哪样是废墟呢?”听到乡音,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围上来,七嘴八舌问道。

“废墟?~喏,个堵就是。”华侨指指远近遍布的瓦砾。战争虽已结束1年,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

“要死哦!废墟,废墟哪能是(怎么是)……砖头哦?”

打工妹们惊奇,但并不沮丧。

探问了一通家乡、故国、生计、旅程,华侨仍是忧心忡忡。

分手时,华侨问起,她们的名字?

“名字么?名字哦……”女子们似乎不想告诉陌生人。但还是不断叽叽喳喳、欢声笑语。“名字么就是‘罗-罗’呀。侬只管喊吾伲‘罗罗’好了哦!”多嘴的女子还指指前边的男工人群:“伊拉么,侬要喊伊拉作‘蚊子’么也可以的,嘻嘻嘻。”

“罗罗?蚊子?什么意思?”华侨大惑不解。过了很久,在他顽强的好奇心追踪下,才弄清谜底:

原来所谓“蚊子”,就是战争期间英国广泛使用的那种大名鼎鼎的“蚊式”双引擎木质轻型轰炸机。曾取得优异战绩,且保有量在3000架以上,战后面临大批退役。精明节俭又缺乏资金的英国人,不想让它们在垃圾堆里烂掉。想到它的战争用途,于是派商团来到战火未熄的东方,分别寻找苏联和中国的买主。可惜~两家都没有足够的外汇。而苏联还缺乏兴趣,他们有的是自家的伊尔-2型。

有兴趣的中国,却缺少英国需要交换的资金或实物。最后聪明的谈判者们找到了成交办法~中国过剩的人口。包括女性劳动人口,都可以参与英国战后恢复工作,正好弥补不列颠岛上的劳动力短缺。这是一笔互惠交易。南京政府用数万名劳工3年的劳务,交换了1500架“蚊子”。

至于“罗罗”,业内人士知道那就是“罗尔斯-罗伊斯”品牌的代指,意味着用劳务交换的一批备用航空发动机。这是中国此时缺门的高端工业产品。那位华侨始终没搞清它们的换算比例,只是恍然大悟地明白:国家间还可以这么做生意。

……两年后,大伦敦郊区出现几座简易的、由废墟的碎砖烂瓦,废品利用而临时搭建起来的“温州村”。

聪慧、勤俭、韧性、能算、互助的温州人群体是天生的贸易、营建和理财好手。靠着自身努力打拼出起码的海外生存条件。成为后来的所谓“温州人遍布四海”的神话发端。

后来那华侨也忍不住娶了一位“清理废墟”起家的勤勉打工妹。婚礼时他们相视而笑,以乡音相约道:“居然,是罗罗和蚊子哦?……就让吾伲~白头偕老啵!”

这也是战争影响中国人命运、和生活轨迹的一个注脚。

 

583)     东方战区

伊尔库茨克。苏军东方战区指挥部。

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朱可夫元帅、内务人民委员贝利亚元帅等一行,在这里会见战区负责人华西列夫斯基元帅。

老战友们互致问候。并带来、又转回了对斯大林同志的问候:他近来身体偶感不适,正在莫斯科郊外短期疗养……随后将领们讨论了东方战场形势:季节进入盛夏。距斯大林的要求~100天结束战斗为期不远了。朱可夫关切询问:前线还有什么要求?

华西列夫斯基沉吟片刻据实提出:增加兵力和补给。他介绍说:中亚、后贝加尔两战区原有120万兵力,一线战斗部队占七成。5月初行动,两个月来歼敌60万,已达成战役目标。自身也损失25万。但目前两大突击方向~兰州和绥远都处于胶着状态。

兰州方向,华军在大量增兵。中亚方面军始终未能彻底肃清敌人。后勤补给线也出现了干扰和破坏。

绥远,苏军右翼集团已进入河套平原。只要渡过黄河突入鄂尔多斯高原,就到达了长城控制线。但左翼察哈尔方向在军都山脉受阻。华军凭险据守,比预想的要顽强。地形不利于坦克推进,必须组织大量炮火和有效空袭。或就地转入防御。

朱可夫经仔细考虑,决定:把按斯大林要求组织的第2轮补充部队~40万人,6个集团军和1个空军集团军,全部交给华西列夫斯基,以保证按时结束战斗。

“这不行吧。科涅夫的战区,也需要兵力!”贝利亚插言道。

“只有完成中亚、蒙古方向的任务,我们才能集中兵力解决满州。那边铁路发达,地势平坦,也利于部队机动~科涅夫的补给状况好的多。态势上也没有被动迹象。”

“干嘛不分配给远东一部分呢?要知道彻底占领满州,对我们意义更重大。”贝利亚仍质疑。

“可那样违反兵力集中原则。四处分兵,势必哪里都不够。一个人不能同时去抓几只兔子。”

“那干嘛不把兰州这只兔子暂时放弃呢?我看不出那里有什么重大战略意义。在那里展开鏖战?是荒唐的。蒋的妻子并不意味着战略价值。”贝利亚坚信自己是对的。

“是这样贝利亚同志~崔可夫方面军是个重兵集团。一旦撤退,很可能出现……崩溃。我们补给线实在太长了。敌人如果沿途追击,就会如同1812年库图佐夫追赶拿破仑的情景。我的直觉是,”华西列夫斯基解释着,在地图上兰州外缘用红蓝铅笔划了个大圈:“敌人正向这里集结,企图形成大包围态势。”

“因此不是要不要兰州的问题。而是若损失了中亚方面军~我们就可能被迫宣布失败!”朱可夫严肃指出。

贝利亚心有不甘地转问:“是否,再请示一下?”

朱可夫皱眉头:“这里只不过是东方战场……斯大林同志养病期间授权我对统帅部负责。我们不要事事都去麻烦老人家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